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四十五章 擒虎大将
    新书期,需要大家的支持,求收藏,点击,推荐,您的支持是天道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谢谢。(百度搜 7书网 7QiShu.Com)

    ...........................................................................

    姑孰并不大,一个城墙周长不过两千多步的小县城而已,城墙高也不过两丈多,居民只有几百户。

    其实这里本不是最早的当涂县所在,当涂故地乃是在江北的九江郡一带。当年五胡乱华,神州陆沉的时候,江北的居民纷纷渡江南迁,当年的东晋政府就把从当涂过江投奔的移民迁在这里集中居住,重新设了一个名叫当涂的侨置县。

    现在江北的当涂故城早已经废弃,而江南的这个侨置当涂县却是渐渐地兴旺了起来,由于地处长江要冲采石附近,从东晋时代就筑城防守,时间长了,原先的军事要塞也渐渐地变成了一个县治所。

    自从南朝一步步地丢掉江北两淮一带的故地后,在江南设的侨置群县也越来越多,如京口就成了南徐州,当涂这一块也成了南豫州,这座姑孰城也跟着升格成了南豫州的治所。

    王华强一边在脑海里回忆着有关姑孰城的资料,一边跟着司马德勘一路行走,一路之上,城中居民家家关门闭户,街面上看不到行人。

    而一些来回巡城的隋军士兵则一边敲锣打鼓地宣读着诸如天兵压境,吊民伐罪,救南朝百姓于水火之类的口号,一边在每家每户的大门上贴着安民告示。只是即使如此,仍然没有一个南朝百姓敢开门相迎的,整个城市犹如一座死城,透着一丝诡异。

    不知不觉间,两人走到了位于城中心的南豫州刺史大堂,这里也不过就是一个两进的院子,跟王华强在新丰的家差不多大小,前面是大堂,后院则是刺史的家。

    由于南陈只有天下三分之一的地盘,却把另三分之二的郡县都在本土内建了侨置州郡,因此南陈的州也只有隋朝的县一样的大小,在隋朝连个县都很难算上的当涂也就成了南陈的南豫州,需要一个四品的刺史来管理,只是从这个大堂就可以看出,再怎么变,这里也就只不过是一个县衙。

    而现在的这个州衙大堂外,两队骁果壮士持槊扶刀而立,这些传说中的皇家禁卫军,个个都是勇力绝伦的关中壮士,号称臂上走马,拳上站人。

    想要加入骁果军,都得先在各地的府军中出类拔萃,才有一年一度的番上选拔大会,从番上的壮士里精选出体格雄壮,弓马超群的勇士,在左臂上还要刺上滴血雄鹰的刺青,加入骁果是每个隋军的梦想,这支部队就是隋朝的特种兵。

    这里的每一个骁果军,都是身长八尺以上的壮汉,一个个威风凛凛,二十来个人在两边一站,隐隐的就有一种不可侵犯的凛然气势,让任何陈朝的刺客和散兵,都不敢对大堂之上那些人有任何刺杀的想法。

    韩擒虎就正襟危坐在大堂上,他年约五十,虎目含威,面色黝黑,浓眉如刀,一脸的络腮胡子,两鬓的胡子是向外张扬着的硬髯,而下颌的胡须则是虬髯,卷曲着连在了一起,王华强第一眼见到他,就想到了地府里的阎王,那种可怕的气场和冲天的气势,就是韩擒虎大将军的将威所在。

    而大堂之上左右立着两班将官,左边的虽然也穿着军装,但多数看起来是白面书生似的文官,王颁也在此列,而右边则是清一色顶盔贯甲,身着将袍的武将,韩世谔则忝陪末位。

    王华强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从昨天夜里他下令轻装逃命开始,就把自己的甲胄和头盔都扔掉了,这会儿只剩下了里面穿着的黑色布衣,由于一整夜都在不停地奔跑,浑身冒汗,也不觉得冷,这会儿静了下来,被风一吹,才觉得寒风入骨,尤其是做手术的三个箭伤处,更是又痒又疼。

    王华强深呼吸了一下,向堂上走去,一名骁果卫士本想伸手阻挡,一看身边的司马德勘,便明白来人一定是王华强,于是挥手放行。

    韩擒虎的声音在大堂上回荡着,不算很高,但透着一股威严:“王开府,你刚才说那陈军大将樊毅,他的家人现在此处?”

    王颁的声音在平静中透着一丝兴奋:“是的,末将之前听人说起过此事,来这里后又向以前的老部下福全叔求证,得知樊毅的弟弟樊猛,也是陈朝大将,现在正在建康的秦淮河口那里统领水师战船,他是名义上的南豫州刺史,但现在在军中,就让自己的儿子樊巡代他在这里理事。

    今天韩总管攻城的时候,这樊巡组织城中丁壮上城防守,结果没有挡住我天兵半天的攻势,而樊巡则是化妆潜逃未果,被堵在城里,现在回了家,韩总管,这可是一个极好的人质啊,也许可以逼樊猛和樊毅兄弟就范,倒向我军呢。”

    站在王颁边上的一名四十多岁,神色阴冷的中年文士说道:“还有陈朝大将鲁广达的两个儿子,鲁世真和鲁世雄,本来驻守采石,被我军击败后率残部退到了这姑孰城,结果我军马不停蹄地攻城,他们两人抵挡不住我军的猛烈攻势,也开城投降了。”

    韩擒虎的脸上没有半分喜色,摇了摇头:“这些南朝大将的子侄怎么都一个个这么不成器,把老子的脸都丢了个一干二净。看来鲁广达,樊氏兄弟等辈也是徒有虚名,连儿子都管不好,还怎么管军队呢。”

    那名中年文士问道:“韩总管,您看现在是不是要把樊巡给抓起来?”

    韩擒虎神色平静,突然把眼光投向了站在门外的王华强,沉声道:“堂外站的是王华强王都督吧,你也听到了,王参军说把樊巡抓起来,这些人在姑孰的情报是你提供的,现在你来说说,要不要这么做?”

    随着韩擒虎的话,所有人都扭头看向了门外的王华强,王华强走上堂去,先是向韩擒虎行了个军礼:“小的王华强,见过韩总管。”

    韩擒虎点了点头,抚须说道:“王华强,你虽然官职不高,但昨天一战中你立了大功,即使本帅在你的位置上,也不一定能做得更好,所以这件事上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王华强看了一眼那个叫王参军的中年文士,此人瘦高个子,三角眼,吊角眉,嘴角微微向上撇,高颧骨,模样和王颁有七八分相似,但是整个人的气质阴郁,给人一股不舒服的感觉,一定是那王颁的兄弟,现任韩擒虎幕府参军的王頍。

    王华强从王頍那冷冷看着自己的眼神中感觉到了一丝敌意,但他还是开口说道:“韩总管,依我看来,对樊巡需要以礼相待,不仅不能抓,还要保护好他的家人,至于鲁氏兄弟,最好仍让他们统领自己的部下,负责这城内的巡防和治安。”

    韩擒虎“哦”了一声,脸上仍然看不出端倪:“说说理由。”

    王华强清了清嗓子,说道:“樊巡和鲁氏兄弟都是南陈大将之子,现在他们的父亲都是陈朝重臣,手握重兵,但还不至于因为儿子被俘就投降我军,卖主求荣。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忠义,而是因为他们手下并不是完全忠于他们个人的私兵,这些兵都是陈朝征调的各郡县丁壮,即使他们想反,这些人也不会听们的。

    但是我们善待安抚这几个人,可以让陈朝皇帝心生猜忌,鲁广达和樊氏兄弟毕竟是多年宿将,在军中也有威望,在这个我大军过江,建康内外人心惶惶的时候,如果陈叔宝不用这几个老将,那我们打败陈军,攻破建康的把握就会大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