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三十五章 江岸遇敌
    王华强停了下来,扶着自己的双膝,鼻孔里喷着重重的白气,这一路跑下来,他也很累,这一夜如同漫长的一年,让他尝遍了人间的酸甜苦辣,只有奔到这里,他才终于有时间停下来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调整一下自己的呼吸,一想到现在自己连去给大哥收尸都不行,他的眼泪又忍不住要往外涌。(百 度搜 7 书网 7qIsHu.Com )

    突然,前方传来一阵惊呼:“不好,江面有敌军战舰!”

    王华强闻言,浑身一震,连忙直起了身子,手搭凉蓬,向着江面看去,这时候寅时已经过了一大半,月亮也快要落到天边,浓雾有些消散了,能看到的距离比起昨夜刚渡江时要远了不少。

    只见两三里外的江面上,几百条火龙正沿江而上,半数是平时见到的双层金翅战船,还有一些是高达三四层的青龙战舰,正在自南向北地从采石一带的南朝水寨,划向新亭垒的方向。

    王华强连忙说道:“传令下去,所有人找路边草丛隐蔽,噤声,有大声喧哗者斩!”

    王华强的命令被这支不大的队伍从后到前很快传遍,所有人都迅速地奔到离自己最近的草丛里躲了起来,大气也不敢透一口。

    王华强正好和麦铁杖蹲在一起,他的心里飞快地在盘算:看来采石水寨的南陈水军也得到了隋军登陆的消息,看这架式,战舰足有六七百艘,比平时巡江的战船足足多了两三倍,这下子应该是倾巢出动了。

    可现在的问题是,他们又是从何得知隋军登陆的消息呢?从时间上算,就算是王华伟放走了陈军俘虏,陈朝的大军再派人通知采石的水师,然后到水师的战船全部出动,这时间也来不及呀。

    王华强心中越想越慌,会不会是混战的时候有陈军的小兵逃脱,奔到了采石呢?刘仪同带的部队足有三千,副将级别的应该也有五六个,能骑马的应该肯定不止两三个人。是的,一定是有某个陈军将领,见败局已定时趁乱直接冲向南边,向采石的水师报信了,这才会有这几百条战船的举火逆袭。

    渐渐地,那些高举火把的陈军战船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由于是顺江东下,战船的速度很快,根本没有注意这江岸的草丛。

    王华强正思量着,只听远处一阵沉重有力的脚步声“咔咔咔咔”,从南边一里处传了过来,甚至这声音里还伴随了几声马嘶。他的心猛地一沉:连守卫采石大营的水军陆战队看来也紧急出动了,听这脚步声,来者至少有两千人。

    陈军的步兵很快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里,由于天色已经开始微亮,透过薄薄的晨雾,王华强甚至可以看到为首骑马的陈军将领,四十出头,豹头环眼,唇上两抹钩须,穿着全套锁子甲,右手拿着一把大刀,跑跑停停,不断地催喝后面的步卒跟上。

    王华强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里,众人现在在的位置是路边的一块小高坡上,这里正好没有树林,是块开阔地,长满了及腰高的野草,而现在自己人都躲在草丛里,离着陈军士兵们行军的大道只有二三十步的距离。

    由于人人都穿着黑衣,在黑夜里自然是最好的保护色,可现在天色渐明,就反而会变得非常显眼了,要是陈军没这么急着赶往江边,而是仔细留意两边的道路,只怕风吹草动间,自己人就会暴露。

    看陈军的队列,仍然是排成标准的行军纵队,领头的那个人看起来象是主将,一脸的焦急,恨不得手下都能再长两只腿,好让他早一刻赶到王华强早先登陆的江岸,让他能建功立业。

    这时只听得远方传来一声叫喊:“徐将军,你且慢点!”

    那个被叫做徐将军的,一脸的不耐烦,他不情愿地停下了脚步,对着手下们喊着:“快,再快点,有延误不前者,军法从事!”

    训完手下后,徐将军扭头看向后面,只听一阵马蹄声响,一人飞快地赶到,王华强一见此人,惊得嘴都快合不上了,可不正是那个新亭垒主将刘仪同?!

    只见刘仪同满头大汗,他的脖子上缠着厚厚的几圈绷带,而身上的甲胄也遍是血污,盔歪甲斜,上次见到时穿着的披风更是已经无影无踪。

    王华强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这个刘仪同,在江上的王世积战船射箭时,中箭落马,但伤不致死。后来他眼见本方败局已定,不敢回建康,而是趁着万均神弩对着江岸纵深一阵乱射的时候,抢了自己的马,向南逃向了采石的水军营寨搬救兵,希望可以将功折罪。

    王华强自幼就耳聪目明,听力视力远胜于常人,隔了二十多步,仍然可以依稀地听到两人顺着江风飘过来的的谈话声。

    只听徐将军不满地说道:“军情如火,刘将军为何老是拖延本将出兵?”

    刘仪同陪着笑脸,他这会儿已经输光了所有的赌本,而徐将军的这些手下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哪敢再开罪呢?只听他说道:“徐将军,贼人狡猾,我就是冲得太急,才会着了他们的道儿,现在反正水师已经出动了,我们这支陆军也不必走这么急,稳扎稳打的好。”

    那徐将军不屑地“哼”了一声:“刘将军,你是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你自己也说了,敌军的战船已经不分敌我地一通乱射,他们上岸的部队也损失大半,我现在过去,不就是手拿把攥地扫荡残敌嘛!要是去晚了,建康城出来的大军把隋狗们收拾了,那我岂不是白忙活?”

    刘仪同耐着性子说道:“不可轻敌啊,要料敌以宽,我去的时候,敌人确实不多,但是这帮贼人心狠手辣,也非常狡猾,先是在林中设伏,然后又对我军斩头去尾,还会穿了我军的衣服引我军自相残杀,最后水军乱射只怕是想尽快清出登陆场来,方便他们的大军上岸。

    现在离我来报信的时候已经过了两三个时辰,只怕隋军已经上来两万多人了,就是建康城的大军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们,所以我说只要水师战舰出去,截敌后援就行了,只要掐断他们的补给和后援,上岸的部队也撑不了几天的。”

    徐将军冷冷地回道:“刘将军,这里不是你的新亭垒,所谓败军之将,不可以言勇,我徐子健也曾跟着吴大帅和萧大将军几次北伐,身经百战,用不着别人来教我怎么打仗。现在兵贵神速,敌人两三个时辰内也不可能在江岸上扎起牢固的营地,我军战舰先封锁江面,然后陆军趁雾突击,一定可以大获全胜。”

    刘仪同急得一拍大腿:“徐将军,就算你要去抢功,起码吸取一下我的教训,派些斥候吧,你想趁雾突击敌军,可是敌军也可以在雾里伏击我们,我老刘已经吃了这亏了,你怎么就不长点记性呢?”

    徐子健哈哈一笑,语气中带了几分嘲讽:“刘将军,所以说你根本不懂兵机。也难怪,施仆射只会找你这样的无能之辈来领军,要是换了我老徐,现在早就把隋军给赶下江了。

    人家隋军就是料定了你的心理,才会对你打伏击,因为那个李都督是向你那里跑的,最快能赶过来的肯定也只有你的部队,所以人家就预设战场,在江边的小高地和树林里两地设伏。

    可现在隋军根本顾不得做这些事,他们的大军要抢时间上岸,不然为啥要不分敌我地一通乱射,连自己人的命也不顾了呢。而且人家即使防守,也肯定是防着建康那里的大军,哪会料到我采石的部队敢主动出击?

    我的这支部队,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两千多人趁着大雾,有江上水军的弓箭协助,足以在立足未稳的隋军后方制造麻烦了,这样才能让正面的大军有一举消息他们的机会,懂不懂?”

    刘仪同不服气地说道:“你就这么有把握,隋军不会在这里分出一小股部队再打打伏击?”

    徐子健轻蔑地摇了摇手指头:“他们有战船的,如果要伏击,肯定早就先在江上伏击我们的水军了。可是我们的水军都一路无阻,那陆地之上更不可能有敌人,刘将军,我已经在你身上浪费了太多时间了,失陪!”他说着就一拍马臀,作势欲走。

    王华强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时候,只听到王颁那大嗓门的怒吼声响了起来:“王华强在哪里,快叫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