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家仙田 > 第29章 冲突缘由
    除了孩子,李青云一个也没放过。( 百 度搜 7 书 网 7qiSHu.Com )不打女人,是没那必要,要有必要,必须得收拾。当然,不能太猥琐,在脚踝、后腰上打几拳头就成了,谁让她们不修口德,殴打自己时竟然骂娘骂奶奶,此事不能轻饶。

    李青云下手很有分寸,除口恶气就行了。那边孙老头已把人家胳膊打断了,这边再搞残几个,今天也不用回家了,直接进拘留所算了。

    最主要的,当许靖守捂着小**惨叫倒地时,李青云胸口恶气莫名的消失了,似乎能让许靖守倒霉,他就出奇的兴奋和高兴。

    这种情况一发生时,脑中闪过秦瑶的身影,李青云顿时释然,明白了很多事情。许靖守看到自己就恼恨,自己何尝不是?

    “这小子还敢还手,揍死他!”几个男人神秘受伤之后,女人们以为是李青云偷袭,叫骂声更大更急。只是看到孙老头像拖死狗一样拖着尹奇星出现时,她们才木雕似的愣在当场。

    “你们几个住手!今天都是误会,解释清楚了就好。”尹奇星焦急的大喊大叫,一激动,嘴角竟然溢出一丝鲜血。

    “爸,您怎么了……?”

    “外公,你受伤了,你的胳膊断了?”

    “快报警,敢打尹老爷子,这外乡老头死定了!”

    这群家属终于丢下李青云,关注受伤的尹奇星。刚想围过去,却被孙老头冷哼一声打断。捏着尹奇星的手晃了晃,顿时把那老头晃得咳嗽不止,更多的鲜血从嘴里溢出。

    一个脸肿了半边,缺了几颗牙齿的中年男子不知从哪个角落钻出来,满脸惊怒的吼道:“你打了我就算了,为什么连我老岳父都打?我许成仁在(灵)山县这么久,还没见过你们这样野蛮不讲道理的外乡人!”

    一提起这个,孙老头就怒:“我呸!老子还没见过你们这样不要脸的人呢!老子就弯腰系个鞋带的功夫,你就撞倒我老伴,连个道歉都没有就想逃,老子不打你打谁?然后这个自以为是的老混蛋就冲过来和我打,屁的八卦门功夫,连敢和老子硬碰一招的胆量都没有!最后被逼着碰了一招,就成这怂样!”

    说着,孙大旗还晃了晃手中的尹奇星,被他这么一晃,尹奇星身上的骨头咔咔乱响,显然,孙大旗还不解恨,又用了其它手段折磨人家。

    许成仁面色不变,但心虚的表现十分明显:“我没看见……当时急着接站,哪留意撞到人了?就算我不小心撞人了,我可以道歉,可以赔偿,你为什么二话不说,一巴掌把我牙齿抽落几颗?”

    “不敢承认的孬种,要在我年轻那会,一巴掌拍死你都是轻的。”然后鼻子哼了一声,晃了晃手中的尹奇星,说道,“现在你明白事情始末了吧?这里是你们的地盘,你划个道道!”

    李青云听出了事发缘由,已把受伤付婆婆扶起来。怪不得孙老头会发疯,原来他连大声都不敢训斥的老伴被人家撞倒了,还不道歉。嗯,该打,这许家父子果然没有一个好鸟,打得好!

    尹奇星涨得老脸通红,恨恨的瞪了许成仁一眼,才摆低了姿态:“对不起,是我眼拙,没看到先前一幕,只看到你打人,然后就猪油蒙心,和你打了起来。你老伴的医药费我出,其它误会就一笔勾销,你看如何?”

    孙大旗还没回答,许家亲属却愤怒的喊道:“凭什么啊?凭什么给他们出医药费?老许的牙都被打掉了,你的胳膊也被他打断了,不把他送到警察局,我们还有什么脸皮在(灵)山县生活?”

    尹奇星气得快要发疯,同时也吓得冷汗直流,怒吼道:“闭嘴!你们这群畜生翅膀硬了是吧?都滚一边去,老夫还没死就轮不到你们作主!”

    真要是把暗劲高手惹怒了,人家杀人放火灭满门,普通警察连线索都找不到,你往哪说理去?再说,一个暗劲高手,怎么可能没有点能量?这样的高手,搁在京城都有人抢着要,怎会默默无名?

    今天踢到铁板了,先把人家的毛理顺再说,回头再收拾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

    孙老头只把目光投向老伴,只有老伴同意,他才会同意。如果老伴觉得不解气,他不介意再疯一回,折腾几个畜生,跟玩一样。

    “双方都有损伤,也都有不对的地方,这事就算了吧。至于医药费,大家都不缺钱,提这个太小家子气,丢脸!”付婆婆被人打得冤枉,但自家老头子伤人在先,这事搁在哪都说不清。再说,李青云也算帮自己出了气,虽然不知道李青云用了什么手段,但在混乱中,一切都不好说。只要看到那几个恶婆娘揉腰跳脚的痛苦模样,心中什么气都消了。

    李青云暗暗咋舌,看看,什么叫气度?看人家付婆婆就明白了!比尹老头高出几个层次啊!人家付婆婆说了,打就打过了,提钱丢脸,同时也点明了,人家不缺钱,非富即贵,你们那些小手段就别用了,我们不找你麻烦就烧高香吧!

    许靖守和许成仁父子一听,算是明白过来了,今天踢到铁板了。打又打不过,连自认为高手的岳父都怂得脑袋耷拉着,论势力,人家敢当场伤人,根本不怕警察将至,说明人家底气足。这还闹腾什么,直接散了吧,自己家认倒霉!

    警察很快就到了,但一听双方都没追究的意思,很快就离开。领队的警察不傻,人家打了许成仁父子,还能让许家父子不追究,这能量更大,不离开才是傻瓜。

    见没有热门可看,众人也散去。也有人不停的报怨着,说什么两老头掐架没意思,还不如年轻人打得火热。什么花架子摆得好看,打得却不好看。这些没眼力的人却不知道,这打得并不好看的俩老头,都是真正高手。

    孙大旗拍着李青云的肩膀,一个劲的赞叹:“小伙子,今天多亏了你!要不是你帮我老伴,我急怒之下,怕是会杀人!”

    李青云身体一僵,不自然的笑了笑。并不是不相信孙老头所说,他身上连小空间都有了,什么样的稀奇事不可能发生?只是从小接受爱党爱国守法律的洗脑式教育,突然听到有人不把杀人当回事,一时无法接受而已。

    付婆婆长叹一声:“先别显摆,找个地方清理一下身体吧。今天这事闹得,莫名其妙就挨了一顿打。记得某个老头子经常在我面前显摆,说是天大地大,绝不允许我被人欺负。现在倒好,到了(灵)山县小城,被一群人殴打一顿,这张老脸算是丢光了。唉,幸好有小云在,不然,这把身子骨已经交待在这里了。”

    任谁无辜挨打,心里都不好受,虽然她已非常大度的解决了表面纷争。李青云也从她嘴里的小李,变成了小云,简直把他当成了直系晚辈来看,拉着他的手不丢,亲热得不行。

    孙大旗老脸一红,支吾半天,也没想到一句完整的话。突地愤然一跺脚,吼道:“昭文,你等着,我不灭他满门就没脸见你!”

    尹奇星一家子还没走远,听到孙大旗这一嗓子,吓得脚下一软,差点摔下十几层的台阶。他看得清楚,孙大旗眼中的凶光,并不是说说那么简单。

    付婆婆忙喝止孙大旗的暴力倾向:“行了,都把人家的胳膊打断了,还想怎么着?走,小云,扶我出站,先找家酒店先住下,把脏衣服换掉。唉,双拳难敌四手,要是小云也会些功夫,我就能少挨些拳脚了。”

    孙大旗哪会听不出老伴的意思,嘟哝道:“都二十多岁了,早过了习武年龄,教他也是白费力气。”

    “就你能耐!哼!”付婆婆这回真生气了,和李青云在前面走,连头也不回。

    李青云有一摊子事呢,急着回李家寨,但看付婆婆对自己的照顾,真不忍心说出离开的话。至于学功夫,他还真不想和孙大旗这样的老小孩学,什么人嘛,跟他在一起,还不天天虐心啊!

    心中胡思乱想,已扶着付婆婆到了车站旁边的交通酒店,开了个房间。孙大旗紧跟在后,不停的说着道歉话,翻来覆去就那两句话,言语贫瘠得让人着急。

    付婆婆洗完澡,换了衣服,身上有几块淤青,孙大旗给她按摩活血。李青云借着接电话的功夫,出去提一方便袋空间番茄回来,给付婆婆尝一尝。

    一进门,付婆婆就闻到了奇特的番茄香味,顿时抬起头问道:“小云,给奶奶买的啥这么香?”

    李青云笑道:“呵呵,(灵)山县小,没什么好东西。这不,刚出门就遇到一老农,说是自家种的番茄好,我尝了一个,味道确实非常特别,就买了一点,给您老尝尝鲜。”

    付婆婆喜道:“好好,奶奶最喜欢吃番茄,还记得下乡那阵子,闹喜病,啥都不想吃,就想吃番茄。问孙大旗要,他傻愣,只会打猎,哪里能找到番茄。最后还是李老二想办法,给我找来两个青番茄,算是给我解了馋。”

    孙大旗没好气的说道:“那时节已是秋天,哪来的番茄啊?李老二邪气,鬼知道他从哪里找来的番茄!哼,我也没让他吃亏,回头就进山给他打了一头獐子!”

    李青云不懂他们上一辈的恩怨,去了洗手间,给他们洗了几个大番茄,装在果盘里,红艳艳的惹人垂涎。给付婆婆递了一个,至于孙大旗,李青云看他不顺眼,根本不搭理他。

    付婆婆吃了一口,顿时“嗯”了一声,两眼放光,惊叹道:“这个真好吃!”说完,再也不多言,一口气把这个一斤多的番茄吃完。

    “有这么邪乎?”孙大旗将信将疑的拿起一个番茄,试探性的吃了一口,然后二话不说,几口下去,就把手中番茄吞个干净,根本停不下来。

    “小李,这东西好,那卖番茄的老农在哪里,他有多少这样的番茄,我全买下。”

    孙大旗是个果断人,也不缺钱,知道老伴喜欢吃,当场定购。

    “人家只是路过,我哪知道在哪?不过你去菜市场找找,说不定找到类似的蔬菜水果。”看这老头不顺眼,连回答都是敷衍。

    “……”孙大旗讪讪的瞪了他一眼,也听出这小子对自己不顺眼,却不知道啥时候得罪他了。

    为了表示对李青云的感谢,付婆婆中午请他吃饭。早就向酒店服务员打听(灵)山县最好的饭店是一品楼,三人打车前往。李青云也不客气,也是为了减轻付婆婆心中的负担吧,答应之后,并提出饭后就坐车回家。

    饭后,李青云送走两位老人,他正准备打车去车站,却见一辆黑色长城越野悄无声息的停在他身边。车窗打开,吴筱雨精致的面孔从里面探出:“小学弟,好巧啊,到县城做嘛?”

    “村里没法上网,到县城网吧过过瘾。镇长大人,你得关注青龙镇的信息化建设进程了,不但要公路通,还得网路通。”李青云开了句玩笑。

    吴筱雨笑道:“少贫嘴,为了你们村的公路经费,我跑断了腿,还好有点眉目,你又要求网路通,你当学姐是神仙啊?”

    李青云打趣道:“说学姐是神仙,倒也没错。当年港版《天龙八部》流行时,学姐没少被人称作神仙姐姐吧?”

    吴筱雨娇嗔的瞪他一眼:“要你管!回不回青龙镇?免费的顺风车,错过这班,可没有下趟!”

    “求之不得!”李青云上了车,才发现镇长助理楚娟也在,晃着肥硕的**给他打招呼,并主动腾出座位,要坐副驾驶位置,把后座留给李青云和镇长。

    “不用麻烦了,挤挤就好。”李青云忙说道。

    后排是三人座,比较宽敞,三人坐上也不挤。只是把镇长搁在中间,那位置不太舒服,楚娟可不会没眼色。

    楚娟给了他一个白眼,扭着浑圆的屁股上了副驾驶位。心说你挤挤没事,但挤到了镇长,谁负责?

    司机张哲年纪不大,但车技很好,长城h6性能不咋样,却被他开得非常平稳,噪音也非常小。

    一路上,李青云东编西扯,尽力说话,不让车内冷场。说起大学的朋友,又提到胡大海的事,说他家里的建筑公司有修路的经验,如果镇上资金短缺,可以找他试试,这几公里的山路,让胡大海家的公司垫付一下,也不成问题。

    这是抛诱饵呢,李家寨的路修好了,经济收入提高了,下面再修通其它村的道路时,吴筱雨的话语权就大了,再镇里,甚至是县里,都能直起腰说话。而胡大海的建筑公司,也能顺势进入青龙镇,凭借良好的政府关系,能做的事情太多了。

    吴筱雨不置可否的笑道:“在川大我听说过你,可没听说过胡大海,没见到他们公司的资料和报价之前,我不做任何承诺。修路的事,你就别替我操心了,真有功夫,帮我想想怎么样帮李家寨脱贫致富,有哪些项目适合在山村发展。”

    李青云听她拒绝的语气不甚坚决,觉得还有希望,也不气馁,又道:“行,等几天胡大海帮我设计房屋时,让他去镇上拜访你,成不成你们见面再谈。至于致富问题,我想了很多,但暂时还没具体执行方案。等把公路修通了,我写个简易计划书,给你过目。”

    “那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吴筱雨对此并不报太大希望,毕竟李青云是计算机系的,和农业类、经济类不沾边。和他这么说,只是聊胜于无,给他找点事干,别整天想着拉同学关系,免得到时候自己不好办,连朋友都做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