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红包万岁 > 第六十八章 神佛妖三极帝君集聚万里长城
    太浩秩序位面,西,帝祀“斗兜庙”,一道流光冲庙而出朝遥远的方向坠落。
    流光看似雷霆万钧,落地时却是风清云淡,“神帝玉清”皱眉打量四周,此处地界名为“黑杀界”,正是黑杀位面座落在太浩秩序位面里的坐标。但玉清却是品感到此界的异常,凭他的实力与地位,利用坐标前往位面是轻而易举之事,只是“黑杀界”却有一股熟悉而陌生的力量隔绝“降临”。
    熟悉是指“秩序气息”,陌生是指这股秩序气息是第一次碰到。
    身为太浩帝君,玉清神对“太浩魔御秩序、乾坤神御秩序、天干巫御秩序、地支妖御秩序、鸿蒙仙御秩序、混鲲佛御秩序”都不陌生。但“黑杀界”的秩序显然都不属于六极御秩序里的一御。
    “新的秩序!!”
    玉清神帝的嘴角不断的扩大,他若是用品感操作则能剥离“新消息”带来的兴奋,但玉清神帝显然产想失去品尝这种兴奋的感觉,最终,一道饱含“兴奋”的长啸震荡方圆数十上百个“坐标界”。
    玉清神帝虽然跟魏贤有过多次互动,但实际上两人并没有碰过面,而根据盘娲将魏贤改造成信号,就是要与所有绑定者重新联接。换个意思说,玉清神帝虽然仍在“盘娲绑定者”群里,却并未与盘娲重新联接,盘娲也因此并没有激活设置在玉清神帝身上的“后门”。
    玉清神帝与金蝉氏佛帝曾经有过几次沟通,两人一致认为盘娲应该是出了问题,否则,两人的真名、生辰八字等等信息资料,盘娲都是了如指掌的。但根据他们与数位绑定者接触后,都发现只有遇到“信号”后才会重新接收到盘娲的“降临”。
    两位帝君原本也是不知道其余绑定者的,毕竟虽然都是在“盘娲绑定者群”里,但实际上所有人都没有在盘娲核位面空间里碰过面。群也不是真正的群,可以查看群成员头像、名字什么的,两位帝君的其余绑定者名单自然是从魏贤那里得知,正确的说,是神帝从魏贤手中得到的。
    紧挨着“黑杀界”的共有五个“坐标界”,玉清神帝也没有随便选,而是通过品感找到最佳的方向后降临,然后通过这个“由河位面坐标”去降临。由河位面属于72个一代信碑里“黄河信碑”,玉清神帝也没有降临到位面内,而是在位面外出现。
    玉清神帝的信碑核形状是“权杖”,杖头是六角星,杖身则盘旋着诸多龙、鹰、雕等等兽,杖尾为剑尖。玉清神帝自然不会象魏贤那么捉襟见肘,他一共拥有10个固定群,每个群上限皆是1万群成员,而他此次出动自然不会带上所有人,也不可能带上所有人。
    “斗神群”属于玉清神帝的近卫军,基本上都是8部阶等级,偶尔也有些差的,但也不会低于6部阶,而这些等级差的能入选也必然拥有其余的能力。另外也有相当数量的阵阶斗神,基本上都是1阵阶的。
    在太浩秩序区域里,玉清神帝自然是可以横着走,沿途就算遇到零星的混沌力量,不等帝君出手,思绪混乱的混沌力量就逃了,这是本能品感到危险的。在太浩秩序位面里,“由河位面”与“黑杀位面”的坐标是紧邻的,但这不意味着两个位面真的很近,玉清神帝驾着“胜神权杖”足足飞了13天才抵达黑杀位面。
    胜神权杖最早是“胜神信碑”,出自“东胜州一代信碑”,玉清神帝没有烛阴妖帝那么牛逼的把信碑核融炼到4代,胜神信碑核只是9代。信碑核的重点就是“位面空间”,辈份越高,位面空间也越大,而位面空间不单单是只能创建群的,群上面还有“圈”,圈上面还有“微”,微上面还有“道”。
    烛阴妖帝的4代信碑核就具备创建“圈”的能力,用魏贤的理解就是,圈就是朋友圈,微就是微信,道就是手机。如此也就能简单明了信碑核的作用,9代到7代则只能创群、6代到4代则能创“圈”,3代到1代则能创“微”,只有源始巨碑才能创“道”。
    当然,辈份越高所创建群的数量也会越多,如此也就能知道,魏贤的天朝居民身份证天生就是9代或更高的辈份,否则,魏贤也不可能创群。
    俯瞰着“刀剑”交叉形状的“黑杀位面”,玉清神帝人在“胜神权杖核”内也能品感到扑而而来的“杀意”。斗神群里有数位斗部正神曾经游历过黑杀位面,最近的也是7000年前,但他们都能肯定“黑杀位面”在当时并没有这样凌厉的“杀意”。
    玉清神帝知道佛极一直关注着黑杀位面,就给老基友金蝉氏佛帝去了一个留言,收到回复后也就知道几个斗神所言非虚。黑杀位面“杀意凛然”的情况是出现在14天前的,刨去花在前来黑杀位面的13天,玉清神帝也就知道黑杀位面的杀意出现时间,正是毒龙极君脱群的时间。
    玉清神帝也不会想到自己破解黑杀位面居然会花了大半年的时间,而且还没有破解成功。但玉清神帝却是没有任何失望或沮丧,相反,他更加的兴奋,他已然确定“黑杀位面”是一个新秩序,而能够静静的研究一个“秩序”又岂能不兴奋?
    魏贤在地球时只是一个穷吊,到了雍位面时倒也做过生意,但不是开工厂做企业,言而总之,魏贤最大能力也就是管个小铺面。且不谈“长城秩序”以后会有多少位面加入,单是如今一个位面的管理,魏贤就有些懵逼,好在也不用事事亲自上阵,把握大方向即可。
    雍资料库是魏贤最大的金手指也是依靠之一,如何当一个“秩序之主”,魏贤可以从雍资料库里学习。忙于秩序事务的魏贤,这大半年以来并不知道位面外有位帝君在研究“长城秩序”。
    秩序之主对于世俗是万知万能的,修炼者虽然跳出“秩序命运之手”,但他们一旦飞升就必然需要将所有信息资料透明化。因此,魏贤虽然不能安排修炼者的命运,却是能干扰他们的命运,也可以一个指头摁死不听话的修炼者。
    雄伟的城墙上竖立着七座城楼,城楼上空悬挂着五颗绽放赤红色光芒的五角星,一颗居于中,其余四颗错落有致的拱托着它。刀与剑交叉拱托着城墙,湖水以半圆之形悬挂于五星之上,半圆末端又与刀柄、剑柄相接壤,形成了魏贤命名的“国徽信碑核”。
    万里长城隐形的存在于国徽信碑核上方,它就是秩序;“雍资料库”就存在于隐形的万里长城中,它也是秩序。黑杀位面世俗的一切资料都被储存在万里长城中,所有飞升的黑杀位面修炼者资料同样储存在万里长城中,斗、雷、火等等八部,地狱、众生等等72司,都储存在万里长城中。
    依照“国徽核”内的城墙、城楼而建造的“长城总祀”座落在黑杀位面一个风景秀丽,节脉众多、地脉相伴,且人烟稀少的地方。只有长城秩序的正祀们知道它在何处且进出外,将近10万个黑杀修炼者成为长城秩序的第一批正祀,通过正祀培训后,他们就祀入职正式上班。
    生老病死,荣华富贵,权倾天下,美女成群,等等等等,世俗万物的命运在长城秩序渐入轨道后出现了变化。
    “品士与修养”学校也在这大半年里遍布整个位面,说遍布也是有些夸张,按照黑杀位面之前的“市王”设定,每一市皆有初中,每一州设高中,大国设大学,小国什么的就不设了,师资有限啊!
    受师资有限的影响,所有的正祀在成为第一批长城正祀时,也成为了第一批老师。品修学校是不设小学的,只有在小学阶段产生“果进核”才会入读品中。当然,6岁到16岁阶段都有可能“果进化”,就依当时年龄而选择读初中或高中,大学就不可能插班读了。
    长城秩序说到底就是“人君秩序”,如果是“源秩序或星核秩序”,他们是最为排斥“扰序”的,他们希望世俗能够千秋万载的一成不变。这样的话,世俗之人就会产生大量的品果,等死了,这些品果就会转为信力,压缩混沌力量的生活空间。
    星核不是不需要品果而是他们自己不需要品果,他们没有扼杀第一代修炼者显然是个错误的决定。修炼者其实就是在抢食,他们需要品果才能获得感悟积累,他们获得的越多,星空中的信力积累就会越慢。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星核设立了“五方五极帝君”的职位,由五方五极帝君管辖修炼者,然后再派修炼者降临位面,以“祀奉”方式催熟品果。所谓的“祀奉催熟品果”就是安排命运,改变命运,如此就能知道,“秩序预设命运”其实是“人君秩序”。
    国徽此时已然收回真身内,魏贤抬头望着天空,只有他才能看到巍峨的万城长城横贯整个位面,这个横贯并不是说在天空,而是指万里长城将整个位面包围起来。就算魏贤有事离开,长城秩序依然存在于黑杀位面,而若是位面扩张,万里长城同样也会扩张。
    关于人君秩序、星核秩序的资料就是从万里长城降临的,魏贤知道这其实是雍资料库反馈给他的,他就笑着对天说“是想引导我走星核秩序的路线吗?”说是这样说,魏贤却是知道这不可能的,人就是人,虽然也在抗击混沌力量,但人是不可能站在星核立场行事的。
    隐形的万里长城突然投放了影像,巨大的权杖信碑核,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看似普通打扮实则威势极重的中年人正站在权杖边缘。魏贤虽然没有见过玉清神帝,却也是知道如此形状的信碑核属于谁。
    魏贤稍一琢磨就明白玉清神帝为何而来,他做为前“盘娲信号”对于绑定者来说是“不可侵犯”的,他代表着盘娲嘛!但如今他已经脱群,那绑定者们就不可能再对他保有恭敬,相反,发现魏贤掌握建立“秩序”的秘密后,这些绑定者会如同鲨鱼闻到血腥般涌过来。
    万里长城秩序一阵震荡后重新投影另一个场景,又一个场景,魏贤顿时头皮发麻,佛帝与妖帝居然也来了。三位帝君分立于黑杀位面的三个位置,看似互不干扰,实则互相监视,谁若是第一个破解了,其余两个估计就会过来一起杀进位面。
    当万里长城秩序将三个投影放给魏贤看时,三个在星空的帝君却也有感应,魏贤也因此能看到投影中三位帝君的嘴巴都在启合,显然是在说话。可惜投影是无声的,魏贤也不懂得唇语,再说,就算懂得唇语,帝君的话也不可能被破解。
    魏贤盘算了一下自己的实力。
    姓名:魏贤。
    伪序:毒龙游荡极君。
    真名:魏仲贤。
    真序号:万里长城秩序之主、黑杀位面之主、无极御帝。
    全序号:万里长城五星长耀七杀无极御帝。
    等级:4阵阶。
    核:国徽信碑核(辈份不明)。
    国徽核源法术:入水、钉头七箭、五行大遁。
    力空间:40亿点。
    感悟空间:混沌感悟16300。
    法术空间:法诀:盘娲六阵诀。源法术:降龙伏虎术。乙瑛碑术、隐踪术、月卦术、云中飞虎术。
    灵魂空间:记忆储量17800。
    储物空间:物品量1070万。
    位面空间:长城秩序五方帝君群、长城秩序八部部首群、长城秩序八部正君群、黑杀军团群。
    融炼空间:汉鼎(1阵阶法宝,由天朝居民身份证上汉字构成)。
    魏贤其实以“降龙伏虎术”创新出最少2000个法术,但创新出来后并没有拓印到法术空间,法术空间也不可能拓印下这么多的法术。当然,魏贤想的话,他的法术空间还是可以拓印100个左右。
    法术不存在完全的无用,特殊环境下施展某个法术能发挥出巨大的效果,但也不需要把这些法术都拓印到法术空间。可以变通为符术、咒术、阵术等等,威力是不会减少的,无非就是需要消耗材料。
    当然,法术空间里的法术同样也是需要消耗材料,只是消耗量会少很多。
    “法术材料消耗是个坑,降龙伏虎术若是没有法术材料的增补,空有一身信力也是徒呼奈何的”,魏贤整理完自己的实力后,很是伤心,因为他降龙伏虎术的材料快要消耗空了,就目前来说,他还能动用三次降龙伏虎术。
    入水、五行大遁及钉头七箭同样也需要补充法术材料,打仗果然打得是后勤,源法术确实牛逼,可它消耗的法术材料也很贵啊!如此也就难怪很多极君都只拥有一个源法术,甚至一个也没有,用不起的说。
    魏贤觉得自己倾尽整个位面估计也能跟一个帝君撕个逼,但三个帝君的话就只能是被撕了。就他自己的核位面空间里就有那么多个群,他不相信帝君们的位面空间里会少于他的群数量,不踏入对方的位面空间,也就不可能知道对方藏有多少的兵力。
    “打是不可能打的,但也不是一辈子不能打,我种个田先”,魏贤嘀咕道,他也不知道三个帝君究竟能否破掉长城秩序形成的防御,但目前来说,他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只能先去种田。
    降龙伏虎术的法术材料共376种,其中龙与虎是法术主材料,其余的也都是狮虎牛等等拥有大力出奇迹的兽族。这些兽自然不是凡兽,必须是品兽,品兽不是拥有品果的兽而是踏入修炼的兽,而黑杀位面恰巧就拥有丰富的品兽资源。
    斗部、火部、雷部是专职于战斗的三部,此三部是不涉及基层事务的,只专注于“违序”业务。黑杀位面的违序之罚都被韩毒龙等维序小分队给做完了,可以说,黑杀位面目前是没有违序事件,这三部也就被魏贤派出去捕捉品兽。
    世俗自然是要配合三部的行动,做为“主位面”,黑杀位面是不可能再有世俗战争出现的。当然,黑杀位面若是能扩张到象太浩位面那样庞大,世俗战争出现也是难免的。
    但黑杀位面在没有成为“主位面”前,也就是四线水准的位面,位面面积约是地球的两倍,在六极宇宙中,这样面积的位面比比皆是。
    魏贤也摸索出如何让万里长城将位面外星空的情景进行投影,这也就方便他观察三位帝君的动静。在种田的第三天,魏贤就看到神帝玉清的“胜神权杖信碑核”里冲出数千上万的身影,这些人有的驾信碑核,有的驾器核。
    信碑核在星空是可以远航的,器核的话只能是近航,长城秩序“南方帝君”游郁就是器核,当上帝君后曾自嘲是水份很多的帝君。
    魏贤顿时就吓了一跳,以为玉清神帝要攻打黑杀位面,但长城秩序并无任何异状,魏贤也就淡定下来,然后切换到金蝉子佛帝,金蝉子佛帝也是大军出动。
    魏贤赶紧又切到妖帝烛阴那里,然后就乐了,“神与佛联手要灭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