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孔方世界 > 天上白玉京17
    额上青筋跳动的越发频繁了。

    丹师挥挥手,想要让周霜霜出去。

    虽然他头疼的毛病整个玄天宗都知道,可在他防御最弱的时候,是不可能接受身边有人在的。

    初期的疼痛并不怎么明显,丹师的表情也还能端的住,周霜霜稀里糊涂的,是没发现他的异常的。

    她只是对于打工的认知还不那么明确,此刻见丹师挥手,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忙不迭又出去了。

    ——所以,叫她跟过来,到底是干嘛呢?

    ……………………

    屋子里,丹师已经一手撑着小几,一手扶住额头,慢慢的倚在了榻边。

    他努力让自己放松,并竭力平复自己心中的怨怼,试图说服自己接受这日复一日从未断绝的痛楚与折磨。

    但是……

    但是这一切,怎么可能呢!

    丹师眼神中涌动着强烈的恨意——那个东西,从最开始到现在,目的就是想让他灵识受损,心境动摇…

    他能感觉到,但凡自己有一丝松懈,对方就会毫不留情的占据他的识海!

    虽然这个感觉有些不太合理——

    毕竟,它都能无声无息、不让任何人察觉的停留在它识海那么多年,每天不断的给他施以折磨——这么强大的能力,哪怕杀了他,也是易如反掌。

     这么强大的不知名物体,丹师毫不怀疑,倘若它不想要命,只想李代桃僵的话,那么要用蛮力冲破他的识海防御,也不是不可以的!

    可是这么多年了,他不仅活的好好的,就连神识,也在这日复一日的淬炼中,变得更加强大了。

    ………………

    所以,它究竟想要做什么?还是被什么限制着?

    还有,上次那种特殊情况,这次会不会也是同样如此?他还没找到原因,也还没确定是哪种灵材对他有干扰……

    这些问题,一个接一个。

    但丹师已经无力再多想了,疼痛加剧,他此刻冷汗涔涔,浑身控制不住的抽搐着,俨然又一次被痛苦吞没。

    而就在他已经再次绷紧身体时,修炼室的门却突然被打开了。

    ——他在这种剧烈的痛苦中,是没办法维持神识外放的,而四周都有禁制,哪怕玄天宗的长老入内,也依旧要得到他的允许……

    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在这里自由来去的人,除了周霜霜外,不做他想。

    ……………

    这是非常危险的局面。

    丹师心中不由升起一个念头——她这样身有怪力的凡人,就算能力再出众,凭借他能动用的灵法,也根本不用担心周霜霜心怀不轨吧?

    丹师心中艰难转过的想法,周霜霜是一概不知。

    她这头才刚出门,那头廊下就有外门弟子过来禀告说,丹室已经重新安排好了。

    这么快?!

    周霜霜不由有些纳闷,不过再看此刻身边这两位膀大腰圆的外门弟子,想来他们几个人合力,效率自然比之前明鹊一个人要高得多。

    既然丹室修好了,那么她也要重新烧火了——

    周霜霜倒没有半点拖延偷懒的心思,此刻理所当然的重新回到修炼室,试图得到一个答案。

    只是……

    只是,丹师为什么此刻会伏在榻上,衣衫凌乱?

    …………………

    周霜霜的疑惑一闪而过。

    只见眨眼之间,房间里的丹师,已经又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即,神情淡然的盘膝坐在榻上,眉目舒展,情绪内敛。

    只一眨眼的功夫,丹师就已经变成了如今这个淡然放松的模样……难道,是她眼花了?

    周霜霜纳闷的摸了摸额头。

    殊不知,此刻丹师心中,也同样翻起了滔天巨浪!

    疼痛……消失了?

    ……………………

    这疼痛跟着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自他迈入筑基的那一刻起,就从未消失过。不管是有什么样的情况,他身体好或是不好,重伤亦或是突破……该来的,永远不会少半分!

    反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耐受度的增强,疼痛一直都只有加剧的份。

    可如今,这疼痛居然又一次消失了?!

    消失了……

    一直关注这些的丹师,已经第一时间强迫自己冷静了。

    ——疼痛消失绝不是偶然,他既然有幸再一次碰到,那么就无论如何,都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他,再也不想每天都被迫接受这种痛苦了!

    ………………

    至于原因……

    丹师只能说:时机恰巧到,让他不得不怀疑周霜霜与此有关。

    包括上次的疼痛,此刻细细想来,似乎也是在她说话后突然消失的。

    这次,当她迈进修炼室的那一刻,身上的痛楚便如潮水退去,半点痕迹都不留了。

    若再强行把这特殊情况拉到什么灵材身上,就连丹师自己,恐怕也是不会信的。

    此刻,已经让一切都恢复如常的丹师维持住自己的身形,只静静地看着周霜霜疑惑的眼神,突然挥了挥手——

    “你先退下,在廊下静候半炷香的功夫,再进来。”

    啊?

    周霜霜一懵。

    ——这个要求来的莫名其妙。

    不过,只是在外头等一等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她扭头便麻溜儿的应下了。

    此刻,周霜霜和近日打算进来的外门弟子一起,原本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包括倚着柱子什么的……

    然而大家都是一个姿势,巍然不动,慢慢的,她原本惬意的肢体,也有些僵硬了——

    等到半炷香后,周霜霜已经跟着众人一起乖巧的微微躬身,等在外头了。

     o(╯□╰)o

    半炷香到了。

    看不太懂日晷和滴漏上头关于什么“半柱香”

    、“一盏茶”等具体的表现,周霜霜看着自己点燃的玄天宗的宗门祭拜香,硬生生烧出来了半柱香的时间。

    好在,这么做,应该是没错的。

    毕竟香都是日常统一规格的。

    此刻看准时间,她便按照之前的吩咐,掐准时机,又一次回到修炼室——

    “丹师,请问还有什么吩咐?”

    因为刚才发生的事,她这次特意站在修炼室门外说了这句话后,才跨步进去。

    而此刻,房间里的丹师已经微微闭目,安静的盘坐在那里。

    仿佛之前周霜霜所见,都只是一场幻觉。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