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娇术 > 第三百八十章 炊饼
    “臣子差遣,朝中自有安排,臣敢不从命尽心。”

    口中虽然说着谢恩的话,可脸上露出的却是惊讶的神情,口气也带着莫名的意味,顾延章的反应,让赵芮暗自点头。

    如果说最开始时,他还怀疑过顾延章是杨党中人,可后来对方不受陈灏举荐,而是选择了自行科举的行为,已经表明了态度,后来去了赣州,更是勉力勤干,并不参与半点朝中纷争。

    而今虽然不能判断他与杨奎一众私下有无干连,可至少从目前表现出来的看,这是一个一心干事的臣子。

    赵芮想了想,又道:“曾闻韩卿在赣州之时,长于刑狱,巧判奇案,让州中百姓心服口服,不知可有此事?”

    对着赵芮的明知故问,顾延章回道:“臣不过按律办事,赣州民风淳朴,州中并无邪风诡事,乃是陛下教化之功,才有如今清明之态。”

    随着赵芮一个又一个地发问,两人的问答竟是又接了下去。

    郑莱站在后头,索性已经放弃了再说话。

    左右已经耽搁了这样久,自家没能把好时间,耽搁了接下来的安排,必然是挨骂定了,既如此,他也破罐子破摔,不再理会了。

    ***

    从宫中出来,刚刚过了午时正。

    松节牵着马等候在宫门外,见顾延章出来了,连忙迎上前去。

    “官人怎的今次这般早?”

    进宫之前,松节早已问过顾延章觐见的时间,如果按着正常的安排,应当要午时末才能出来,谁成想还这样早,竟已是觐见完毕了。

    松节不由得暗叫一声侥幸。

    其余轮着后头几回觐见的官人的仆从们,见着头一批面圣的官员迟迟不出来,早去旁边的茶楼中坐着了,好几个还邀着他一同过去听书。

    幸而自家把得稳,不然等人出得来,却发现人、马都不见了,那当真是孟姜女把长城哭倒,也保不住自己这一棵松了。

    把缰绳双手递到顾延章手中,松节自己也翻身上了马。

    见隔壁坐在随身带着小几子上的数个小厮仆从,个个都用羡慕跟焦急的眼神看着自己,松节不由得露出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抱歉了诸位,小弟也不晓得为甚我家官人明明排在最后,却又是第一个出来。

    压着心中的得意,松节抬手挥鞭,一面催着胯下的驽马尽量走得快些,一面掉转过头,留下一个马屁股对着方才同他说了半日闲话的同道们,这便随着顾延章扬长而去了。

    “小子这运道!”一个小厮啐了一口,才抬起头,却已是远远见着自家官人从宫门里头走了出来。

    他“啊”了一声,连忙把小几子收了起来,自己则是牵着马迎了上去。

    “官人!”那小厮正要奉承几句,却见由远而近的主家脸色竟是黑如锅底,难看得吓人,登时连话都不敢多说了,只得小心翼翼道,“官人,可是要回府?”

    才出来的官员扯过缰绳,不耐烦地点了点头,踩着脚蹬上了马,也不说话,用力一夹马腹,把那马蹄好似都压出了“蹬蹬蹬”的声音,一声不吭地去了。

    顾延章并不晓得因为自己的缘故,今日陛见的官员们,泰半都被草草打发了,他回到家中,寻了一圈,不见季清菱,又不见秋月秋爽等人,只得招了个守屋子的小丫头来问道:“夫人呢?”

    “夫人早间去了柳府,说是过了午时才回来。”

    听得丫头答话,顾延章心下了然。

    估计是去找柳沐禾了。

    他坐在椅子上,想了想,招了松香过来道:“送个帖子去杜府,看看杜檀之明日有无空闲,就说我约他去松鹤楼坐一坐。”

    松香自是领命而去。

    顾延章也不要人伺候,自己去隔间换了家常衣服,坐在桌边随手翻起了季清菱得闲时写的文稿。

    都是些零零散散的小文,有不知从哪里听来的奇谈怪志,有往日在赣州、延州、蓟县等地的见闻,有对某个官员判案的看法,也有对朝中某些章程律令的斟酌。

    季清菱的文才一惯出挑,写闲事活泼有趣,偶尔还有些词句似口语,写正事则是常常另辟蹊径,别有一番见解。

    顾延章本是想拿来打发时间,好等人回来,不想看着看着,果然又是看了进去。

    两人从来同行同住,季清菱去的地方,他都去过,季清菱经的事情,他许多也经过,此时见得文稿当中明明有些是写了些眼熟的事情、人物,偏偏笔调简直可爱到了极处,叫他一面看一面忍不住微笑。

    正看得起劲,却听得外头一阵脚步声走了进来。

    顾延章才抬起头,便见季清菱拨开上头挡着一半的帘子过得来,口中笑问道:“五哥怎的这样早?”

    又道:“今次累不累?吃了午食未曾?难得回来得早,不好好休息一会,偏还在这里看书。”

    顾延章只一笑,扬了扬手中的几页纸,回问道:“我怎的不知道,延州有一处卖的炊饼,‘大如人面,形肖五哥之脸’?”

    季清菱登时上前几步,去抢那纸,却被顾延章抽了回去。

    她只得挨得近了,矮下身子,自上而下地环着顾延章的胸,难得乖巧地求情道:“五哥,我写着玩的。”

    顾延章把头偏到一边去,道:“一句写着玩的就打发了?”

    季清菱只好道:“那要怎的才行?”

    一面说,一面趁着顾延章不备,将其捏在手里头的文稿一把抢了过来。

    季清菱还未来得及得意,便被整个环着腰抱了起来,她双脚离地,心中一惊,只叫了一声,已是给直直举抱着走了一路,放平压到了床上。

    “胆子倒是养肥了!”顾延章做一副恶狠狠的样子,低下头去,张嘴去轻轻咬她的耳垂,又伸手去挠下头的腰。

    季清菱一面躲一面笑,被闹得直痒痒,求饶了半日。

    两人笑闹了一阵,季清菱把文稿收了,又去换了衣衫,复又重新躺回床上。

    “五哥饿不饿的,要不要吃一点?”季清菱轻声问道,“今日觐见,想必十分耗脑伤神。”

    她犹记得长兄头几回面圣的时候,次次回来都要同她抱怨,说什么觐见皇帝,又要担心自己礼仪不够得当,又要担心自己说话声音太大或太小,还要担心说错了什么,或是哪一点明明是知道的,却因为太过紧张,说得不够出彩,倒比去校场跑上十圈还要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