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来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人间无趣,不如不来
    第十一拳,极快。
    神人擂鼓式的拳意,真正的强大之处,就在于只要出拳之人,体魄神魂能够承受体内那份气机流转,带来的剧烈痛苦,成功递出新的一拳,那就能够拳拳累加,撼山摧城,绝非痴人说梦!
    陈平安一拳打得那座大如屋舍的“玲珑”山岳倒退回去数丈。
    二话不说,又是轰然一跺脚,一拳向上。
    高冠老人脸色凝重几分,不再心存戏弄之心,默念法诀,并拢双指接连在五岳冠附近,四次划下。
    哪怕会耗去不少灵气,头上这顶五岳冠也会暂时失去神通,他执意要一鼓作气宰掉这个碍手碍脚的少年。
    身为万事不求人、也无靠山可以依靠的山泽散修,这是高冠老人唯一一件法宝,是秘境之中获得,为了独占此物,分赃之时,暴起杀人,做掉了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后者死时,哀求他照顾好自己的子嗣,保证他们享受俗世百年荣华,老人点头答应,只是回头就将一座府邸百余口人,用了点小手段,悄无声息地全部斩草除根。
    当初被太平山年轻金丹追杀万里,这顶价值连城的五岳冠,依然保存完好,破损并不严重,而且经过百年修缮,已经恢复巅峰品相,只可惜老人查看翻阅典籍无数,依然没有找到五岳冠上所绘五岳真形图的根本,使得老人至多只能发挥出法宝一半的功效,实为天大憾事,不然当初与那位太平山小王八蛋狭路相逢,到底是谁追杀谁还两说。
    两座山岳上下叠加,下坠势头,快若奔雷。
    陈平安迅猛出手的第十三拳,只打得底下那座东岳上浮丈余高度。
    很快又有一座山岳压下。
    是山岳之重,占据优势,还是拳法之高,更加无敌?
    老人头顶上的五岳冠,已经黯淡无光,再无悠扬的鹤鸣松涛之声。
    陈平安气血翻涌,尚未出现衰竭迹象,但是陈平安并不想自己被这三座山岳困住,天晓得高冠老人还有什么山上秘法,趁着神人擂鼓式的拳意牵引,暂时能够藕断丝连,于是就准备撤离校武场,转移战场,然后赶紧递出第十四拳。
    但是早早准备好方寸符的陈平安,惊讶发现在山岳压顶的阴影之中,如同置身于一座陆台所谓的“无法之地”,数次大战都立下奇功的方寸符,竟是没了丝毫反应。
    不得已,养剑葫内初一十五两把飞剑,一左一右散开,高高掠入云海。
    陈平安则只好递出新一拳,打得山岳下坠势头微微凝滞,然后前冲,试图离开山岳阴影笼罩之地。
    高冠老人哈哈大笑,“想跑?!”
    一掌向下压去,第四座山岳砸下。
    四岳相叠,轰隆隆砸向陈平安头顶,而且“山脚”的校武场,被磅礴灵气镇压,使得陈平安前掠身形慢了几分。
    那个拳法惊人的金袍少年,总算被山岳成功镇压。
    得逞之后,高冠老人微微错愕,“什么时候纯粹武夫也能使唤本命飞剑了?”
    高山往往与流水相伴。
    老人感知到两柄飞剑的破空而至,又从五岳冠上“摘下”两条江水,显化之后,最终如女子腰肢纤细,一条浑浊泛黄,一条碧绿清澈,围绕老人蒲团四周,滚滚而流,一次次挡下两把飞剑的凌厉攻势,水花四溅,江水的分量不断减少。
    高冠老人更多注意力还是放在那座校武场。
    此刻云海相距地面已经不过二十丈。
    老人所坐的蒲团几乎就要触及第四座山岳之巅,视野被遮掩,高冠老人便伸出一指,在眉心处一敲,默念一声开,眼帘之中,先是漆黑一片,然后如同夜幕的云雾散去,露出明月真容,天地清晰,高冠老人视线成功透过四座叠加大山,看到了那个金袍少年的身影。
    好家伙,跟条泥鳅似的,还想溜走!
    那少年先是低头弯腰,以肩膀力扛山岳,向前奔走,随着四座大山的下沉,少年然后就干脆猫腰前冲,以背后顶住山岳,他身上那件金色法袍,发挥出令老人感到惊艳的成果,硬生生帮助少年赢得千钧一发的宝贵时间,使得少年能够在山岳距离校武场大地只有四尺之际,一个翻滚,堪堪躲过了被大山碾压成肉泥的下场。
    高冠老人心中冷笑不已,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等你小子误以为逃出生天的这一刻了。
    一直蓄势待发的第五座山岳,正是地位最为尊崇的中岳,依稀可见本体真身的山势险峻。
    少年能够抵住四座大山,已经出乎高冠老者的意料,本以为三山叠加,就能够压死这个小家伙。
    那种仿佛威势递增就没有一个止境的拳法,委实古怪!
    若是少年死后能够留下拳法秘籍,未必比那件金色法袍逊色。
    老人轻喝一声,“去!”
    中岳刚好砸向在地上翻滚的陈平安。
    与此同时,先前四座山岳开始陆续飞散,围绕中岳,纷纷向下“落地生根”,有碾压校武场的房屋,有压垮高墙,还有落在校武场之外的街道,有砸在校武场隔壁的一座私人庭院。
    一旦四方山岳屹立地面,加上中岳居中坐镇,就会形成一座天然大阵。
    云海上方的两把飞剑,似乎与身陷死地的少年心意相通,愈发拼了命攻击那两条江水真意。
    高冠老人爽朗大笑,“怕了你们两个小东西了,好好好,老夫与你们玩一玩捉迷臧便是,回头你们主人一死,看你俩怎么办。”
    老人双手左右一探,抓起两股黑色云雾,然后双手重重一拍掌,云遮雾绕,老人身形消逝不见。
    被五岳围困的陈平安,已是生死一线。
    初一十五虽然剑气凛然,可是面对一个躲藏起来的高冠老者,亦是无可奈何,只能尽量消减黑色云海。
    哪怕陈平安祭出了那条以老蛟两根长须制成的缚妖索,金光灿灿,蓦然变大,如一条金色蛟龙盘踞那座中岳,硬生生将其拔高数丈,不至于一压而下,与大地接壤,使得五岳大阵暂时没有成形,可是即便缚妖索不断收缩,挤得中岳山势不断有碎石崩裂而落,可这座中岳始终在缓缓下沉。
    而飞鹰堡上空的云海,离地不过十丈。
    若是有人站在主楼的那座观景露台眺望四方,宛如置身于高出大地千百丈的大山之巅,波澜壮阔,风起云涌,惊涛拍岸。
    ————
    飞鹰堡主楼内,画地为牢的拂尘男子,被那一大一小两把本命飞剑,追逐得疲于奔命。
    那些飞鹰堡桓氏成员,真正亲眼领教了山上神仙的炫目手段。
    人人庆幸之余,有难免心生绝望,我辈江湖武夫,面对这些神通广大的山上仙师,实在不值一提。
    陆台没有静观其变,并未由着针尖麦芒两柄品相极高的飞剑,慢慢耗死那个观海境练气士,而是一件件从那条彩带之中,取出了从四处搜刮而来的法宝器物,借着飞剑劈斩而出的牢笼缝隙,一穿而入,对那位将拂尘丝绳化作白蛇的家伙,阴险袭击,对于那位练气士而言,这无异于雪上加霜,苦不堪言。
    高大男子先是百般求饶,苦劝陆台万事好商量,只要陆台收手,他愿意交出一切家当,并且任由陆台在他的神魂上动手脚。
    眼见着陆台无动于衷,手中只余下一枝拂尘铁柄的男子,便开始厉色威胁,扬言要与陆台的两把本命飞剑来一个玉石俱焚,一定要陆台神魂受损,此生再难修为精进。
    陆台斜靠在堡主夫人椅子旁边,手摇折扇,根本不理睬捉襟见肘的观海境修士,厅堂大门已经被他强行打开,所以外边飞鹰堡的景象,一览无余。
    天昏地暗。
    想必飞鹰堡数百人,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今天的场景,那种无力感,深深刻在了骨头上。
    而这种影响,注定极其深远,只要这些人能够活下来,那么今日之事,有关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就会代代相传下去。
    一座浩然天下的九大洲,如果都是这般百无禁忌,早就乱得不能再乱了。
    所以才有了儒家三大学宫和七十二书院的出现。
    为的就是防止山上神仙,动辄一拳打烂山峰江河,一件法宝随意砸烂人间城池。
    毕竟山上人,终究来自人间。
    人间都没了,还有什么山上?
    于是以此作为界线,有了正邪之分,善恶之别。
    有些练气士,我求长生大道的自在逍遥,既然已经站在山上,还管你人间是死是活。
    有些修士,要么清心寡欲,不问世事,要么恪守规矩,愿意为了人间的太平,让自己活得没那么痛快,不去追求绝对的自由。
    世间百态,各有所求,是非对错,一团浆糊。
    因为有太多人,道理只是说给别人听的,而不是用来约束自己的本心。
    山上山下皆如此。
    陆台是一个陆氏阴阳家子弟,对于人之本性,见解更深。
    而且他无论是家族身份,还是自身,都很特殊,不止是并非剑修,却随手养育出两把本命飞剑,甚至不是年幼时在家族祠堂游玩,就获得了那根奇怪的彩色腰带。
    陆台的存在,在中土神洲的陆氏,有些禁制意味,对于那些沉默寡言、暮气沉沉的陆氏老祖而言,这个晚辈,太让人感到“别扭”了,同时又让人倍感惊艳,仿佛契道而生,在历史上几乎没有先例,所以对于陆台的态度,庞大的陆氏一直很含糊不清。
    圣贤有言:大人虎变,小人革面,君子豹变。
    陆台的那付身躯皮囊,本身就像是一件法宝,甚至比起陈平安的那个“学生”,少年崔瀺早年谋夺窃据的那付遗蜕躯壳,更加妙不可言。
    陆台关注着楼外的云海,在寻找出手的最佳时机。
    主楼大堂此处景象,早已遮蔽起来,拂尘男子想要传递信息出去,难如登天。
    那位堡主夫人轻声道:“仙师,我想好了。”
    陆台有些疑惑,低头望去,“怎么说?”
    妇人面容凄然却眼神坚毅,伸手捂住心口,道:“他能活下来吗?”
    女子虽然不是修行中人,可是心脏处的异样,已经持续数年时光,她又不是痴儿,联系飞鹰堡的飞来横祸,以及拂尘男子与陆台的对话,当然已经猜出个七七八八。
    陆台摇头道:“小家伙先天就背离大道,天性暴戾,残忍嗜血,就算你死它活,以后还是祸害,到时候一座小小的飞鹰堡,给它陪葬都没资格,极可能是整个沉香国……”
    妇人哀伤哭泣道:“可是我想它活下来,我能感觉到它的存在,它毕竟就像是我的子女……”
    陆台既没有感动,也没有鄙夷,只是淡然而笑,为可怜妇人陈述了一个事实:“那你知不知道小家伙早已开了灵智,所以会故意传递给你虚假的情绪,它甚至会凭借本能,潜移默化地影响你这位寄主的心智,不然你为何明知道自己身体异样,始终不曾开口跟丈夫说清楚此事?”
    妇人一手使劲捂住心口,一手抬起,赶紧抵住嘴巴,满脸痛苦之色,她茫然失措,只是对着陆台摇头。
    妇人默默承受那份揪心之痛,望着陆台,眼神充满了哀求。
    陆台叹息一声,“你这是何苦来哉?难道真要对飞鹰堡几百条人命弃之不顾?你想想看,丈夫桓阳,子女桓常桓淑,还有生你养你的这座城堡,都不管了?就为了这个尚未出身、就位列歪门邪道的脏东西?”
    妇人只是含泪摇头,放下胳膊,满嘴血污立即涌出,漆黑如墨,极为渗人可怕,妇人顾不得什么主妇仪容,已经有些神智涣散,眼神恍惚,开口向陆台祈求道:“让它活下来吧,求求仙师了,它有什么错?如今不过是害死了它娘亲一个人,我不怪它,一点都不怪它啊,所以仙师你以后多教教它,劝它向善,不要误入歧途,仙师你道法通天,无所不能,一定可以做到的,我的这个孩子一定会做个好人……”
    妇人就像一件千疮百孔的瓷片,随着心脏的剧烈颤动,不堪重负,终于彻底碎了。
    可她始终死死盯住陆台的那张脸庞。
    陆台微笑点头,“好吧,它可以活。”
    妇人这才嘴角抽动,缓缓闭上眼睛,触目惊心的黑色鲜血,犹然从她的眼眶中潺潺而流,原来是她的眼睑都破碎了,两粒眼珠子也坠落在身前,再从衣裙上滑落地面,滚动到了椅子后方。
    大堂上,死寂一片,没有任何人胆敢出声,唯独被封禁五感的飞鹰堡堡主桓阳,束缚在椅子上,男人眼眶通红,对那个朝夕相处的枕边人,充满了刻骨铭心的怒气。
    她怎么可以如此自私!
    她一定是鬼迷心窍,走火入魔了!
    她死了一点都不冤枉,就应该跟那个小杂种、心中怪胎一起去死!
    陆台来到已死妇人的身前,弯下腰,凝视着她被鲜血浸透的心口处,喃喃道:“你娘亲为了你,付出了这么多,什么都给你了,连为人的良心都不要了,你呢?怎么还在疯狂汲取尸体的灵气和魂魄,她活着的时候,你已经足够折腾她了,现在她死了,就不能让她死后有片刻的安宁吗?”
    妇人起伏不定的心口,骤然静止,似乎有细细微微的哀嚎哭泣声,来到人间,一如世上所有的婴儿。
    哭着来到。
    “晚了。”
    陆台手中竹扇猛然一戳,穿透妇人心脏,钉入椅背,面无表情道:“人间很无趣的,来不如不来。”
    刺破耳膜的一声尖叫,蓦然响彻大堂,烛光熄灭,一根根大柱同时响起碎裂的声响。
    众人肝胆欲裂。
    唯有桓阳如释重负,继而失落,眼神空洞,怔怔望着旁边的那张椅子。
    那个青梅竹马的温婉女子,死得很丑。
    这个男子,自己都不知道,心中愤愤难平的他,其实早已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