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以嫡为贵 > 第七百四十五章 威胁
    在幽兰院待了一会儿,明澜就打算走了,走之前道,“娘,寒玉瓶呢?”

    沐氏把安哥儿抱给奶娘,去把寒玉瓶拿来给明澜,一般寒玉瓶是随身带的。

    两只空玉瓶交给明澜,明澜咬破自己的手指往玉瓶里滴血,看的顾涉和沐氏眼睛都睁圆了。

    北凉国师都到京都了,她的血能解百毒的事迟早瞒不住,也就没有瞒着顾涉的必要了。

    顾涉呐呐道,“那是你的血?”

    明澜点头,“解百毒的药就是我的血。”

    这一刻,顾涉总算明白为什么楚离宁愿选择弹劾太后,也不把解百毒的药给她了。

    他不是舍不得解百毒的药,他是在护着明澜。

    有那么一瞬间,顾涉觉得老夫人中风不是坏事,要是让她知道明澜的血能解毒,就能知道当初明澜是故意下毒,顾绍业不论救谁,亦或者是他自己服用都难逃一死。

    留了解毒药,明澜就同爹娘告辞。

    出了靖宁伯府,坐上马车后,明澜吩咐道,“去行宫。”

    褚风怔住,“真的要去行宫?”

    “去吧。”

    这一回,是楚离回的话。

    褚风坐上马车,调转车头,朝行宫奔去。

    马车内,楚离抱着明澜,道,“之前在宫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明澜一直在走神,楚离都看在眼里,他以为她会主动说的,但是她没有。

    一次次被北凉国师杀,就算死不了,也做不到真的当什么都没发生。

    明澜故作轻松道,“相公都猜到了,还要我说的那么清楚做什么?”

    “嗯?”楚离绵长的应了一声。

    明澜听不得他这声音,回道,“你废了北凉国师唯一的儿子,打的他倒地不起,北凉国师心疼儿子,就杀了我。”

    “那你还送上门?”紫色面具下,楚离眉头皱拢。

    “反正我又死不掉,怕什么?”

    “……。”

    褚风坐在车辕上,听着明澜的话,嘴角都快抽筋了,世子妃真是奇人。

    很快,马车就到行宫前了。

    楚离下了马车后,将明澜扶下来,行宫守卫见礼道,“世子爷、世子妃,里面请。”

    都不用通报,看来是吩咐过了。

    两人并肩前行,一路畅通无阻,当初王爷还在北凉国师门外等了片刻,他们直接就进屋了。

    北凉国师在屋子里喝茶,一副闲情逸致的模样。

    听到脚步声,他道,“比我预料的晚了许多。”

    明澜直奔主题,“国师给我送信,不能让玉阙杀人,为什么?”

    北凉国师看着明澜,道,“难道离王世子妃没有发现,你死后重生一次比一次时间短吗?”

    明澜死了好几回了,第一次被火烧死,在靖宁伯府佛堂醒来,第二次她糊里糊涂压根就不知道,第三次是被玉阙杀,前后有大半个时辰。

    之后是在宫里被她杀害,小半个时辰。

    这一次,满打满算,也不过一刻钟。

    明澜在心中计较,北凉国师道,“离王世子妃是不是以为自己能无限制的死而复活?”

    明澜心咯噔一下跳了,“不能吗?”

    北凉国师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神女有六十年不死之身,而从你和玉阙沾上鲜血的那一刻起,你就失去了不死之身,下一次你再死,只能在半刻钟以前醒过来,时间一次比一次缩短一半,如果你最后你是被人穿胸毙命,你重生在别人朝你刺剑的时候,神仙也救不了你。”

    因为那时候明澜重生回来,别人一剑刺过来,她就会死去,然后无限循环,直到她生命耗尽。

    见明澜脸色难看,楚离冷道,“国师不要危言耸听!”

    明知道明澜不能无限制死而复活,他还杀了她两回!

    北凉国师笑了一声,“是不是危言耸听,世子妃不会一点数都没有,我想上一任神女沐太夫人临死前应该叮嘱过你手上不要沾血吧?”

    明澜背脊一凉。

    曾外祖母提醒过她,可是重生而来,背负着前世的血海深仇,她能不杀人吗?

    况且她并没有真正动手杀过人,玉阙救晋王妃,她事后才知道,又不是她吩咐的。

    但神玉是她的,玉阙做什么,都会算在明澜头上。

    不过要说失落,明澜也没有,大家都只有一条命,她能重活一世,已经是上天眷顾,她手上造了杀戮,上天收回恩赐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没什么好可惜的。

    况且六十岁后,新一任神女诞生,她就是普普通通的人,现在也只不过这件事提前了而已。

    明澜望着北凉国师道,“你知道是谁抓走了老王爷,请告诉我们。”

    “离王府不是怀疑是本国师抓的吗,三番五次派人进国师府查探,”北凉国师端茶喝道。

    明澜两眼一翻,“国师是不愿告知,还是压根就不知道?”

    北凉国师看了她一眼,道,“激将法对我没用。”

    楚离一把抓过明澜的手,道,“告辞。”

    北凉国师眼睛一缩,门砰的一声关上,哐当之声,惊的人心口猛的一跳。

    明澜回头,就听北凉国师道,“你是本国师见过最懵懂无知的神女。”

    你才无知!

    明澜气的脸涨红,没人告诉过她神女的事,她怎么知道,唯一留给她的遗物,还被沐婧华给扔了,至今都没有找回来。

    明澜没好气道,“国师见过几个神女,除了我,最多不过见过我曾外祖母一个,我自然比不过她。”

    还有点自知之明,北凉国师道,“想救老王爷,就随我去清州,在到清州之前,你和玉阙胆敢再杀人,我会杀光离王府所有人,包括你。”

    他的声音徒然凌厉了起来。

    可他越凌厉,明澜就越不怕他,“顾绍业是不是随着国师来大周了?”

    北凉国师看着明澜,明澜道,“国师最好出手杀了他,否则叫我见到他,我会不顾一切使唤玉阙杀他,国师这么了解神女,应该知道我有没有本事使唤的动玉阙。”

    她能被动传召玉阙回来,她心里实在渴望玉阙杀人。

    玉阙只会照做。

    “你在威胁本国师?”北凉国师眸光冰冷。

    “难道只许国师威胁别人?”明澜翻白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