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坐忘长生 > 第七百一十一章 圣体之用
    长夜漫漫,今夜尤其漫长,凄风裹着冷雨降临在东荒大陆上,却浇不熄席卷整个千页山地域的滔天战火。

    一马当先的首先到达高筑的防御工事下,一脚踩下,山倒墙塌;一拳挥出,粉身碎骨。刚刚从千页山冲出的黯月境修士无不惊惶躲避,绕道而行。

    而那些被云梦泽修士护在人堆里的大型灵具也终于发威,一道道灼热的光束冲天而起,犹若万千雷霆齐发,一时轰然的爆炸声响彻寰宇,黑夜也变作了白昼。

    两界的修士终于厮杀到了一起,激烈的杀伐之音汇成一条残酷的大河,殷红的热血刚刚抛洒,便被雨水冲刷得惨淡无色,无人看顾的死亡在各处不断上演着。

    一位人高马大的云梦泽男修奋勇冲在前列,手中两把重逾千斤的大斧挥舞得如那翩花蝴蝶,颇有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凶悍气势。

    突然,斜刺里锐芒一闪,一把雪亮长剑从他后背贯入,又从右胸穿出!

    杀红了眼的男修睚眦欲裂,却猛地爆发出一股战力,一斧劈死了身前纠缠的敌人。斧势未懈,斜拉而过,将持剑的那人逼得只能暂退。

    而对方撤走之时,剑锋一转,剑气炸开,硬生生将他的伤口炸成一个碗口粗的血洞。

    鲜血喷溅至三尺之外,男修挥舞着大斧毫不停歇地继续进攻,对方却采取了避其锋芒的拖延战术,身法灵动地快速游走,却时不时刺出一剑,显然是想将他耗死。

    “即使是死,我也要拉你垫背!”

    男修大吼一声,身形猛地扑出,已是拼命的架势,一丝惨笑却爬上了他的嘴角,仿佛已经看到了即将到来的死亡。

    就在这时,一缕带着淡淡绿意的雨水悄然间从天而降,落到他的身上,便见那对穿对过的骇人血洞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弥合,破损的内脏和经脉也快速修复,片刻功夫便已收了口!

    男修和持剑的黯月境修士齐齐怔住,目光呆愣地看向其恢复如初的右胸,都不由得怀疑刚刚经历的袭杀是他们做了一场共同的梦,但对方犹带着血迹的残破衣袍却还历历在目。

    男修不敢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身体,不仅仅是胸上和腰上的伤,连他之前受过的伤也都好了。又像是喝了一口九天甘霖般,久战的疲惫全数退去,全身法力澎湃,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儿似的!

    他心中狂喜不已,也来不及多想,两把大斧猛然砍出,将还没回过神的黯月境修士立毙当场!

    ……

    战场的另一个角落,一声惨叫传出,身形纤弱的女子仰面而倒,冰冷的雨洗刷着她苍白的脸庞,大睁的双眼中光芒越来越微弱。

    “我就要死了吗?我就要死了啊……”

    女子在进入永恒的宁静前怔怔想到,原来死亡是这种滋味……她渐渐感觉不到冰冷和疼痛,反而有一种犹如回到了母亲怀抱中的安然与祥和,周身更是升起了一股暖意。

    过往的人生开始在眼前快速流转,那山花烂漫中温柔看过来的眼眸怕是再也见不到了……但愿他不要因她的死而伤心,不!还是伤心一下吧,就伤心几天就够了,从此之后便只剩下平安喜乐吧……

    躺了半天,女子回忆完了自己的一生,突然感到怪异!

    “咦,我怎么还没死!”

    她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发现自己的伤竟然全都好了,眼角余光却瞥见一个敌对修士冲了过来,连忙挥剑抵挡。

    ……

    这样的事不断发生在战场上的各个地方,濒临死亡的云梦泽修士一个个突然奇迹般地活了过来,惊异与狂喜之后便又生龙活虎地投入到热火朝天的战斗中。

    很快,便有人发现了端倪,每当有云梦泽修士身受重伤,便会有一丝青意从天而降,快速修复他们的身躯,将他们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

    “是文始派的青木真君,是他救了我们!”

    “哇,这是什么法术,为什么比最好的疗伤丹药还要有效千百倍?”

    “这哪是法术,明明就是仙术!”

    “快看,青木前辈又洒出了一片青霖!”

    听到这声叫喊,陷在激烈厮杀中的双方修士都忍不住抬起头来,便见一片绿云从头顶飞过,落到了前方的山坡上。

    那里刚刚发生了一场激烈的爆炸,被炸飞的数个云梦泽修士大叫着飞上天空,落地一滚,就如鲤鱼打挺一般站了起来,惊奇地在身上寻摸。

    柳清欢随手喝了一口猴儿酒,向下方看了一眼。

    虽然一直知道自己的青木圣体具有极其强大的疗伤和恢复之效,但他还是第一次在战场上如此大范围地使用青木之气。

    如果说以前他还会有一丝顾虑,担心暴露之后会有人觊觎他堪比灵丹妙药的体质,但以他今时今日的修为、名声和地位,却是已能抛开那些顾虑随心所欲了。

    下方传来了一片道谢声,知道是他在出手救人的修士越来越多,不管他飞到哪里,都有人大声叫喊着他的名字,然后便如打了鸡血一般冲向了敌方。

    而那些阴月血界的修士自然也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一见他便神情灰暗,恨不得掉头就走!

    奶奶的,我累死累活地打半天,好不容易要杀死对方了,你一弹指就把人救了回来,这还打什么打!

    于是此消彼涨之下,云梦泽一方士气大振,战意高昂得仿佛都要燃烧起来,势如破竹般冲破了阴月血界铸起的防线。

    “原来是你在搞鬼!”

    一声大喝突然传来,柳清欢转过头,就见一道火光滚滚而来,如瓢泼一般的大雨被冲击的热浪分向两边,蒸腾成茫茫的白色雾气。

    看来,阴月血界的高阶修士终于察觉到了不对,派出元婴修士过来狙击他了。

    面对气势汹汹倾压而来的灼目火焰,柳清欢身形一转,剑意冲体而出,一剑斩出!

    如同狂风巨浪一般的剑气席卷而过,两相激烈地撞到一起,只听“呯”的一声大响,顿时火光四溅,沸沸然铺开一片火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