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重生炼气士 > 第三十一章:湖心结商盟
    渔船摇橹,周易与张世云二人坐在船篷里,船头那玩家一身青袍,指点沿岸山峦和湖中景色说道:“此处是梅梁湖区,水湾串联套合,岛渚风光极为秀美,人称太湖佳绝处。”

    周易放眼望过,湖上烟波浩淼,岸线蜿蜒,呈山环水抱之势,山长水阔,梅梁湖实在是好景,当真是尽显太湖山水之胜。

    张世云闷头啃着蟹腿,他也是很识眼色的人物,看得出来眼下那请客的玩家,找的是周易,也就没敢插话,怕坏了事,不过口中这美食,却真是鲜美无比,真是他生下来这二十七个年头,吃过最美味的珍馐。

    “此处风景却是不错,但比不上西洞庭山吧!”

    周易听之一笑,那玩家在船头坐下,微笑道:“在下一世狂名,拜师妙真观,太湖的巡察使。道友眼下要去西洞庭山的话,怕不方便,公子性格急躁,争强好胜。见得道友这番本事,怕是要出神雷了。”

    周易淡然点点头,这太湖是谁的地盘,他本就能猜个十之**,现在听这位巡察使一说,心下自然明了,便谦虚道:“纳兰公子是妙真观瑛姆大师亲传弟子,右手掌心神雷威能莫大,左手捏着三大团队命脉,周易不过是小小天梁一个普通打杂的,有什么本事,哪敢和纳兰公子比。”,…,

    二人这一番对话,轻描淡写的将自己来路托出,又将对方恭维一番,张世云也算一根老油条,一听这对话立刻竖起了耳朵,细细听了起来。

    一世狂名哈哈大笑起来,这人长的剑眉星目,十分俊朗,谈笑中虽含蓄内敛,但也不免张扬出一丝豪放之气。

    “你就别谦虚了,我家公子真要对上你,怕也讨不上好。以我对你的数据评估。你爆出李静吾那把飞雪剑物理伤害280~300,却叫你打出了五六百的伤害,身剑合一的话,那伤害怎么都破千了,妙真观能和你动手的,怕是不过五指之数。妙真观能与你动手的,怕也不过五指之数。”

    周易也不惊讶,他自走上神亭岭时,便察觉到自己已被窥视,神亭岭向来就是太湖势力圈的后花园,对方能从他动手看出些东西,也算正常。当下也不否认,只是说道:

    “五指之数也不少了,周易不敢冒犯纳兰公子,只是想将一些兄弟安排于此,讨些生活而已。听闻纳兰先生崇奉儒道,乐善好施,广积善功,想必不会为难我们这些讨生活的。”,…,

    张世云听着这二人的对话,不禁心中揣度起来。什么纳兰公子、纳兰先生,听他们说像是既有权势的人物。

    “天梁我不熟,但你说只是天梁随便挂个职,想必心也不在他们那儿,我也就不提了,可不久前你刚在中原挂了李静吾,现在又到我们太湖行商道……不是我不愿信你,你总得说出些叫人相信的。李静吾算什么东西,我们太湖自然不放在眼里,但把祸水引这么远,只怕不好蒙混过关。”

    看来要说到正事上了,看见一世狂名说话时站起身来,周易请他坐下,开口说道了正经事上,首先是撇开了他和张世云等人的关系,把张世云这些人定成一个组织,而他则在组织外,没有瓜葛。

    一来二去,便到了商业组织和生意上,两个人细细交谈间,听得张世云瞪圆了眼睛,心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些做饭捕鱼的事竟然如此挣钱,眼下这生活职业还没开,这两位已经扯起正式组织了,这两人交谈虽是含蓄,却都是绵里藏针,却已经扯到了利益归属上,谁都不肯退步。…,

    ,…,

    “你这些兄弟要在太湖建立正式商业组织,必须要归我们组织名下,如此一来受到庇护,是理所应当的。”

    一世狂名说出了条件,周易一听微微摇头,心中不耻道:“开玩笑,你一句话把我和天梁拉开距离,又坚持要我和商业组织划清界限,真当我是好糊弄的?我还怕你们纳兰家那狂人惹事,影响了我的财路!”

    温和的口吻拒绝后,周易继续和巡察使大人商谈。

    交谈大半天没有结果,渔船在湖心随意飘着,一世狂名面色有些疲倦,倒了一盅酒,说道:

    “总之想要做大,你们不成正式组织绝无可能,到时候参股,必有我太湖一份。要在这太湖讨生活,受太湖的庇护,不拿出点诚意,恐怕不行。”

    看出了对方的底限,周易也明白。这位巡察使毕竟不是一言九鼎的人物,有些事自己做不了主,便也说出了自己的底限:

    “参股什么的好说,只要不将商业组织归到你们组织名下,其他事情都好商量。”

    各自的底限摆出,冲突又不是很大,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很多,周易和一世狂名互相敬酒,再次展现出相谈甚欢的状态来。,…,

    张世云在一旁静静听着,大概也听出了两个人争论的焦点,就是这个组织的归属权,一世狂名的意思就是,只要太湖势力范围内的,所有正式组织都要经过程序手段,归道他们组织名下进行直属管理,而这正是周易坚决不接受的。

    不过现在大致谈妥,双方都有了意向,事情就好办多的多,按巡察使的意思,反正他们这边没什么可担心的。只要张世云有能力创建正式组织,就按现在的说法再详谈,如果到时候连这点小事都干不了,那就乖乖当个普通生活玩家,混个温饱,也就没现在谈的这些个事儿了,周易亦是深以为然,机遇在天,打拼在己,没什么可解释的。

    渔船靠岸,周易和张世云先后下到岸上,站定后向一世狂名告辞,这位巡察使忽然想起些事情来,便从怀中取出了一个乾坤袋,说道:

    “我看你灭杀那帮炮灰时,爆出那些东西也没卷多少,想必那行囊不大,我这有个乾坤袋,200格,反正已经换新,正好赠送于你,当是见面礼了。”,…,

    “这怎么好意思。”

    周易一脸微笑,说话的同时却将乾坤袋接了下来。收进了腰包,一世狂名也不嫌他脸皮厚,只是笑道:“无妨,反正巡查组最近在做一份《游客入太湖地界行为须知》,正好将能把你那视频挂上去,叫那些垃圾在太湖生事时掂量一下,估摸着现在已经挂在各大论坛了。”

    周易呵呵笑着,也是毫不在意的样子,却是心道:你前面还说不想祸水东引,现在却把视频挂出来,不知底细会被骗了,难道那青鬓垃圾看不出来?

    双方好聚好散,一声“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周易告辞了太湖巡察使,与张世云再回岸上。

    “周老总,咱们这是不是太早了,这职业还没开就讨论正式组织了。”

    柳岸,张世云也是一脸高兴,听刚才二人的商议,当真像那高层议事一般,回头叫周易的称呼都不一样了,但还是有些担心,趁着步行这功夫就提出来了。

    “别太小看自己的能量。这事肯定能成,你就踏踏实实带着他们一步步去做吧!”…,

    ,…,

    周易激励张世云道,话也没说透,像太湖这种大好山水,组织也如此好打交道的,就是个傻子也能干出点成绩来,你张世云闯荡这些年,连这点事都做不好?

    “哎!你别说,他那螃蟹确实美味,那酒倒是不好尝出味来。”

    张世云还有些意犹未尽,周易却把刚才那乾坤袋拿出来,说道:“你知道这一个200格乾坤袋多少钱?”

    “多少?”

    “十两白银,是大块的白银。不是普通的碎银两,换成联盟币得拿一百。你知道刚才那螃蟹和酒,又值多少钱?”

    “还能比这玩意贵了?”

    张世云眼睛瞪的溜圆,心说这一小袋子就能值一百?

    “但凡能吃得起的,你拿一百个乾坤袋去换,人家都看不起。”

    周易长叹一声,将乾坤袋收起,感慨颇多,张世云还有些呆愣,这么我刚才也吃了个成百上千的大餐?

    “你就带他们在这儿好好发展吧!稳扎稳打地来。少惹祸端多想些心思赚钱。我要在去鲁地找位老朋友,有事给我传书,嫌太慢的话用邮箱也行。”,…,

    “周益!**来了怎么不说一声。”

    周易正和张世云说着话,那边渔村里王军友满手是泥的大步走过来,看着老友这满手泥巴,忽然开口笑道:“快去把手洗洗,我要去一趟鲁地。正好先带你去升升级。”

    王军友有些发愣道:“升级?韩猛那些人走了吗?”

    “早收拾了。快去吧!反正你马上要去市里开店,快走快走!”张世云这边也赶起人来,王军友有些吃惊,赶紧转身跑回村子洗手去了,也就这一会儿工夫,周易小声和张世云说道:

    “说实话云哥,管理是个学问,虽然你也有手段,这些人也不多,但想管好的话,还得和张伯父多请教请教才是。”

    “那是自然的,我可不是连这点见地都没有。”张世云点点头。

    这档子功夫,王军友已经从村里出来,周易最后向张世云点点头,算作示意,带着王军友驾云北上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