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重生炼气士 > 第十章:击杀精英
    葛洪的《抱朴子》有云:山精形如小儿,独足向后,夜喜犯人,名曰魈

    这大概也是《彼岸》中这魈鬼的来历了,魈类怪物中这初级的精英怪物算是比较麻烦的了,但也要看对手,《彼岸》等级越高升级越难,越级挑战已经是职业人士的常态。

    回光法剑击中将100%带来减益效果,目标一旦被破防便是破绽状态,受到的全系伤害五秒内提升了100%,绝佳的输出时间周易当然不会错过,立刻发动了两仪伏魔图。

    一抹红色印记出现在眉心,头顶一轮阴阳两仪阵图现出,五行流光刹那间爆发,每一道光芒更盛,蕴藏威能,法术攻击立刻翻倍。

    -457

    -489

    -467

    -542

    -523

    五行流光依相生顺序接二连三打出,每秒两点仙光贯射无一虚发,全都击中了魈鬼,一连打掉了魈鬼两千的血量,除100%的五行标记效果外。离火流光的焚烧效果也被触发,持续五秒,每秒-20的信息在魈鬼头顶飘起。

    周易却一脸严肃,头脑中不断演练着三十六式,竟赤手空拳向魈鬼冲去!,…,

    受到重创的魈鬼咆哮着站起,支起燃烧着的身躯奋不顾身冲来,眼看双方距离不过一丈,魈鬼已经伸出燃烧的双臂,咫尺间要一把将对手撕裂时,周易突然举起右手,手间范围一阵五色的光芒突然化作一尊五色巨拳砸下,如同天神之手一般,挟千钧不可挡之势砸下!

    -1008

    轰然一声巨响,惊人的伤害从魈鬼身上飘起,最后一声不甘地咆哮,魈鬼吐着血,最终伏法,同时周易头顶金光贯顶,越级挑战精英让他连升三级,到了11级。

    对于这个经验周易已经很满意,十级以后每级的经验倍增,能到11级他已经很满足了。

    五行神拳。上清小衍万象第三式、第九式衍化,发动前提为五行流光必须按相生顺序全部命中,目标有全五行标记才可,五行标记化为五行神拳,有效距离三丈,三息内必须发动,否则自行取消。

    由于是全五系攻击,加上两仪伏魔图的效果,这一击瞬间消耗掉周易100点法力值,法力槽瞬间清空,刚才这一击如果击杀不了魈鬼,那么死的就是周易。,…,

    也顾不上凝神静气恢复法力值,周易干净念动口诀,分解了魈鬼的尸体,15级精英的尸体,分解出的材料在市面上都算是极有价值的,这一分解,果然得到了个好东西:

    魈鬼心:魈鬼之心,炼药材料,炼制兽元丹必备材料。

    兽元丹这东西,可以提高骑宠、宠物的寿元,许多师门试炼也可能需要此物,必须有魈鬼心才能炼制。算是奢侈品之列,至于药引魈鬼心,爆率极低,也就是周易这般福源逆天,才偶然爆出这材料,等初期资金积累期一过,这材料也能值个十两银子。

    这一战算是小有收获,升到11级且不说,主要是从三十六式中,开发出了其中两个隐藏配合招式。

    凭借刚才一战,周易终于能确定,这《上清小衍五行炼气诀》在三阶道书中绝对可以排前三,凭这强大的爆发力,肯定不比《白阳图解》差,五阶之内能与之相比的,怕也少之又少。

    “这爆发虽强,但法力消耗也太厉害了些,看来得想办法提升法力上限,否则买药这开支可能就成承受不起。”,…,

    凝神聚气过后,周易爬上祥云,驾着云沿着山脉飞下去,看看能找到什么村子,将身上的材料全部卖掉,再买一些基础的恢复法力药物,至于再往深山挑战更强的怪物,他可没想过,做事还要稳妥些,自己现在已经过了10级,死亡后将面临死亡惩罚,还是别轻易尝试着好。…,

    升级也不急于一时,《彼岸》越往后越难,玩家到了一定等级还想在野区刷怪拿经验,就不得不越级挑战各种怪物,而那些内测的老鸟多数都在四处收集资源,又有千万新用户拖等级,他也不担心跟不上游戏进度。

    至于文始交代过的师门,周易更不着急,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谁都拿不走。

    沿着苍莽山脉飞下,看到山脚下错落的村子后,周易向着那方向飞去,随着祥云不断靠近,忽得看见山林上方,有两道黑点在空中徘徊,剑光横斩,驱赶着山林中练级的玩家下山,周易立刻飞进山林中,解除了爬云术,换成了步行。

    “若没猜错的话,那两个黑点应该是剑仙才是,能拿上飞剑那如何都10级以上了,他们在那儿驱赶新人做什么?八成不是好事,还是保险点好。”,…,

    从山林中一路穿行而下。有跑来攻击的怪物顺道解决后,周易终于靠近了山脚,还未走近便已经听到了上空传来的呼声:

    “各位新手听着,这山脚已经被我蜃楼封山,目前算是蜃楼的练级区,我们也不动粗,但每个在这儿练级的都要经过排查。”

    “蜃楼?正式组织?”

    这名字周易似是有些耳熟,好像前世时听过这个组织,但映象却不深,就算听说过,大约那时不是混一个地方的,映象不深也是常事,更让周易在意的是正式组织。

    这才大半个月就有人建立了正式组织?周易心头这个疑问升起,随即又摇摇头,打消了这个疑问,十之**是非法组织吧,现在《彼岸》中非法组织多的是,大多是由工作室团队建立。说起来天梁团队也肯定有非法组织,只是他还没接到组织传来的消息而已。

    周易再度靠近后,终于看见了一群人围在练级区外,便悄悄跳进一处草丛后面,借着草树暂且藏了起来,先搞清楚什么事情在说。

    山脚旷野被划出大片的练级区,成群的新人被这两位剑仙驱赶下山,天上两位驾驭剑云的剑仙剑芒横斩,不消多少工夫便将野区清理完毕。,…,

    野区周围被包围起来,一杆制作粗糙的大旗挂起,黄布上书写蜃楼二字,不止如此,周易四望之下,发现这大旗沿着山脚不出一里便有一展,这样多的人手封山,饶是早有准备,周易也不免吃惊。

    野区内的新人玩家大声骂着。看样子是群情激奋,刷怪练级好好的,突然就被赶了出来,但凡有点血性的,哪个能不生气。

    扛旗的一众蜃楼成员散开,一个玩家拿了把木椅跑上前,将椅子放下后又退开,人群后走出一背剑之人,神情冷漠,青色的双鬓甚是引人注目。

    “青发双鬓,这人倒是眼熟。”

    这显著的外貌特征,周易颇有几分眼熟,但还真一时想不起来是谁,前世他是在《彼岸》运营两年后才入驻,那时天下纷争,群雄并列,称霸一方的强者,换个地方立刻不好使,强者那么多,哪能全部认识。

    “在下西崆峒李静吾,算是蜃楼一个主事者。”完全无视了叫骂的新人们,李静吾开口说话道,声音虽不大,单凭法力的扩散,倒也传进了每一人的耳中,“今日来此得罪各位,说起来只为一件小事,不过也无妨,反正这崤山本就是蜃楼选定的组织驻地,提前来巡视一番也是应该的。”…,

    ,…,

    “西崆峒了不起?蜃楼了不起?你开驻地与我们升级有何关系?狗东西,有种你杀我啊!”

    不等李静吾说完,讽刺喝骂之声潮水般响起,也不怪他们敢这么骂,毕竟大多还不到10级,就算死了也没严重的死亡惩罚,也就象征性地遗落些铜板,新人身上钱也不多,谁怕这个。

    李静吾的面目转冷,冷冷地扫视了一眼叫骂的人群,阴沉道:“真以为我拿你们没办法?”回首向后使了个眼色,一个相貌普通的玩家站出来,脚下腾地升起剑云,飞到了人群头顶,拔出飞剑便开始轰杀。

    剑芒乱轰之下,人群开始退避散开,周易不由得眉头一皱,这可不是简单的屠杀。此人每一剑都未斩到人,却驱使着那几个叫声最响的玩家往一处钻,显然是有预谋。

    他猜得果然不错,见得将那几个叫声最响的玩家驱赶到了一起,驾云那家伙一伸手,一张白色的巨网放下,将那六人摄进了网中,伸手一提,提在了空中。

    “把他们随处找个山崖挂起来,就那么晾在那儿,让他们骂个高兴。”,…,

    听到李静吾的指令,驾云那剑仙带着这六人便向山中飞去,李静吾冷笑地看着狼狈不堪地新人们,继续道:

    这网是蜃楼开发的一阶法宝,没什么大作用,却是专门治你们这些新人的。你们要是乐意,我还能再叫人带些过来。正好送你们去看风景。反正等级低,大不了删除角色重来,你们说是也不是?”

    这话不轻不重,但却叫新人们都闭上了嘴,这个不是重选属性耗费每月创建角色的机会,第一个角色不到10级是没办法创建第二人物的,删角色的话还得等两天后才能创建新角色,花费时间和眼前的凶神抬杠,确实不是第一选择。

    “道友拜师西崆峒,想必是得天残地缺亲睐,你那飞剑我认识,虽是厉害,但北方那龙虎争雄之地,还请道友慎重些,毕竟这里是中原,可不是你蜃楼一手遮天的。”

    新人中,一直沉默的一个玩家突然走出来,不卑不亢地说了这么番话。李静吾有些惊讶地侧目看了眼,只听那玩家继续道:“道友有什么事还需明说才是,如若能帮忙的,在下定然奉献绵薄之力,但请不必这般折辱我等新人。”,…,

    新人?新人你与我说道友?又是个装逼的!李静吾冷冷一笑,问道:“那你可曾见过,一个与你们一般,俱是新人打扮之人,用爬云术自西边过来,落入了这山中?”

    “爬云术?那是四天师道统才有的手段,道场都在南方,怎么会有弟子到这……”

    那玩家还未说完,李静吾背后一道银白剑芒忽得飞出,瞬息之间,便将那人的头颅斩下来,白光一闪,送去重生。

    “妈的,原来是那青鬓杀神,这家伙不是混西北吗?怎么跑这儿来了,还他妈在打探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