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四十八章 唇枪舌剑(二)
    鲁广达正待反驳,只听到后门处一阵脚步声,一个太监急匆匆地从后门走出,走上台座,宣道:“皇上早晨起床后,吸了这些又辣又呛的雾,龙体不适,又睡过去了。( 百 度 搜 7书网 7qiShu.Com )皇上在睡前说了,今天的朝会暂时作罢,众位大臣且先回去吧。”

    在场的朝臣都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连施文庆也脸色发白,这时候他也急着想让陈叔宝来作决定,否则千斤的重担都压在他的肩上,让他喘不过气。

    施文庆深知自己根本不是可以定国安邦的中流砥柱,让自己拍拍马屁,吟个诗,作个对,找些美女,弄点靡靡之音,那他在行,但要他调兵遣将,决胜千里,那可就要了亲命。

    施文庆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昨天晚上为什么不让鲁广达和萧摩诃这些人来决定反击的事情?他自己只是单纯出于看任忠不爽,不想让他立功的原因,才让跟自己关系不冷不热的樊猛去领兵攻打隋军,没想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传来,肯定是反击不成。

    现在自己那点军事才能在别人眼里都一清二楚,只有找陈叔宝赶紧把这担子接过去,才能免了自己的这个责任。

    也正是因为施文庆很清楚,现在打仗还要靠任忠、鲁广达和萧摩诃这些老将,他才一再地对任忠如此忍让。刚才施文庆的心里就一直在计划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回等任忠打退了隋军,说什么也要想办法以后罢他的官,要他的命。

    可现在最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陈叔宝居然给这带着烟味儿的雾霾弄晕了过去,居然不理今天的大朝会,施文庆虽然这些年唯一的任务就是给陈叔宝找各种乐子玩儿,但这回也是真急了:祖宗啊,你要玩儿也别在这时候啊,大伙都快给你玩儿完了啊。

    施文庆突然发现殿上绝大多数人都在看着自己,目光中一大半都是愤怒和鄙夷,以前这些对自己敢怒不敢言,甚至是惟惟诺诺,曲意逢迎的家伙们,今天也都转了性,即使是站在殿门口处的七八品小官,也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了,那表情一个个怪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

    施文庆咽了一泡口水,对着堂上前来传信的太监李善度说道:“李公公,请问太医去皇上那里了吗?”

    李善度点了点头:“已经去了,太医现在也是束手无策,针施过了,也不知道皇上什么时候会醒。施中书,皇上在睡过去前有旨意,让各位大人们先回府,还有,皇上说了,有什么急事,请施中书会同沈中书紧急处理。”

    施文庆的脑袋“嗡”地一声,这该死的千斤重担还是落到了自己的肩头。他定了定神,看着一个个对自己怒目而视的武将们,干笑两声:“各位将军,现在国难当头,我们要团结一心才行,施某不才,行军作战之事还要有劳各位将军们出力,大家有什么好的意见尽管提吧。”

    沈客卿这回也换上了一副笑脸:“萧将军,鲁将军,任将军,我和施中书都是文官,对作战之事不在行,这些事还要由你们来定才行。”

    任忠冷冷地说道:“施中书和沈中书这会儿怎么能说自己对作战不在行了呢?昨天你们挥斥方遒的时候,可是决胜千里的诸葛亮啊。”

    鲁广达转头对着任忠说道:“任将军,现在军情紧急,你我就不要作这种口舌之争了,先好好想个办法,打退了登陆的隋军再说。”

    任忠重重地“哼”了一声,头扭向了一边,也不理会施文庆和沈客卿二人。

    一直不说话的萧摩诃突然开口道:“如果是讨论紧急军务的话,今天朝会上三品以下的文武官员就先散了吧。人多嘴杂,一口一个主意,时间也全浪费了。”

    江总连忙点了点头:“萧将军所言极是,我看,现在就留我,沈中书,施中书,袁宪袁仆射,萧将军,鲁将军,任将军在这里讨论吧。另外还请负责城防的樊毅樊将军速速过来。”

    众人听了后都点了点头,除了这些人外,所有的文武官员全部退出了大殿,偌大的宫殿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

    身形干瘦,三缕花白长须,手握笏板的右仆射袁宪开了口:“诸公,刚才任将军和鲁将军指责施中书的时候,我一言不发,不是因为任将军他们说得不对,而是这时候,我不想再看到我们南陈的重臣还在这里不分主次地内斗。现在敌军已经过了江,情况很严重,我们首先需要的,就是团结。”

    袁宪在朝中一向刚正不阿,直言进谏,多次上书弹劾过施文庆等人,所以一直不被陈叔宝喜欢,这些年也被渐渐地排挤出了权力中心,顶着个右仆射的虚衔,很少理事。但他今天看到国难当头,也顾不得许多,开口就向武将们问起战守之道来。

    鲁广达沉吟了一下,说道:“现在最要命的就是敌情不明,建康城内外的守军现在除去樊猛将军带走的那三万人外,还有七万多人,任将军的三万人已经进城守卫,城北还有萧将军的四万大军,此外水军在秦淮河口的那三百多艘金翅战舰,也已经悉数开往新亭垒那里,去截断隋军后援了。”

    萧摩诃问道:“那采石一带的水军战船,此刻可有消息?还有当涂那里,现在是否安全?”

    施文庆连忙说道:“跟采石一整夜都没有联系上,南徐州刺史黄恪和南豫州代樊将军行刺史职的樊巡也没有来,我现在有点担心这两个地方出事。”

    萧摩诃叹了口气:“今天早晨老夫回城朝会的时候,就看到江北处处狼烟,几十里的江岸上,到处是他们的军士在焚烧草堆和麦桔杆,这几天一直在刮北风,我们现在闻到的这股怪烟味,就是他们烧这些东西的味道,想不到还把皇上给弄晕了。”

    施文庆也跟着叹了口气:“皇上昨天晚上兴致高了些,睡得晚,我也不知道他醒了后还会给烟呛晕。”

    任忠气得一跺脚:“皇上就是给你们这几个家伙弄成这样的,施文庆,你现在倒装得跟没事人一样,还想把责任推给皇上,要不要脸?”

    施文庆给骂得一阵脸红,只好闭嘴不说话。

    鲁广达一看又要闹僵,连忙开口转移了话题:“我看南徐州和南豫州都可能有麻烦了。从施中书说的最近那份战报上看,隋军先在新亭南边五里处的江岸登陆,吸引了新亭垒的守军,然后又派军袭取了新亭垒,守军三千人还被江岸上的隋军先头部队击败。

    这证明隋军的行动是精心策划的,用的是声东击西之计,现在我们江防的战船已经全部调往新亭,别的地方已经处于不设防状态,他们又点起这么大的烟雾,我看就是想瞒天过海,从京口和采石两个地方过江。”

    任忠叹了口气:“只怕京口那里已经来不及阻止他们了,采石那里也很难说。萧将军,我看敌军大部队已经渡江,而淮南一带应该会很空虚,当年我率军北伐淮南时,当地的士民都叹服于我的威名,不少人主动来我军门投效。

    只要给我三万精兵,三百条战船,我从秦淮河口出发,反过来登陆浦口,进军淮南,尽占隋军江北之地,就可逼得他们过江的部队不战自乱。”

    任忠的这个方案让所有人脸色一变,鲁广达正待开口说话,却听到外面有一个由远及近的声音:“紧急军报,紧急军报!”

    众人的眼光看向了殿外,两名卫士拥着一个披头散发,满身血污的人奔了进来,正是那采石戍主徐子健,他一见到堂上的众人就跪倒在地,哭道:“各位大人,采石沦陷,当涂危急!隋军铁骑已从南边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