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四十四章 兄弟重逢
    王颁长叹一声,不再言语。(百度 搜 7qishU )

    王华强对着众人说道:“这里并非久留之地,司马都督,我们赶快回当涂吧。”

    司马德勘的脸上还带着没有消散的笑容,这一下每个人平白多了两个人头的功劳,让被留下听人调遣,本来一肚子不情愿的他乐开了花,而其他的所有骑士们,也是欢声笑语一片。

    一听到王华强的话,司马德勘便拱手称是,所有的骁果骑士们迅速上马,王华强一行还剩下两百多人,便让骁果骑士们带着老弱和伤员,以及王颁先行回当涂,王华强自己虽然受了伤,但行动却无大碍,向着司马德勘要了一匹马,坚持领着一百多年轻力壮的汉子一路向南行军。

    两个多时辰后,天已经全亮,王华强一行终于赶到了当涂县的县治姑孰城,这座不大的城池的北门城楼上,已经高高飘扬着大隋的旗号,而一面绣着硕大“韩”字的帅旗,则和隋军大旗并立着,在强劲的北风中,猎猎作响。

    司马德勘正守在北门外,一看到王华强,则大老远地笑脸相迎,行了个军礼:“王都督,你可来了,韩大帅急着见你呢,请你一来就过去。”

    王华强赶了一夜的路,早就又累又饿,刚才一直怕敌军追杀,连停下来吃干粮都顾不上,这会儿终于到达安全地带了,他跳下马,一阵头晕目眩,险些要晕倒,听到这话后,突然来了精神:“韩总管想见我?”

    司马德勘笑道:“正是,韩大帅听到了王都督昨夜的表现后,马上就差小人出来迎你,大帅本来还想再派人去接应你们的,只是因为现在所有的部队都撒了出去,实在抽不出人来,这才作罢。”

    王华强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除了麦铁杖以外个个跑得面无人色的部下们,说道:“我先吃个饼就和你去见韩总管,对了,有水吗?这一夜下来饿死我了。”

    司马德勘连忙转头对着看守城门的兵士们叫道:“快拿点水来,快!”

    王华强对后面的人高声说道:“大家都进城吃饭。”说着便走进了城门,在城门内侧的城墙根儿处一屁股坐了下来。

    王华强的部下们也都进来坐下,这一百来人里,庄稼汉们占了一半左右,还有四五十个白胡子老兵,王华强这一路下来对这些老家伙们也都是刮目相看,本来初见面时觉得他们连走路都困难,可是这一路跑下来,竟然不比小伙子们差,实在是让自己汗颜。

    司马德勘递过来一个盛满了水的竹筒,满脸堆着笑,在王华强身边坐下:“王都督,你可真厉害,昨天晚上的事情王开府刚才都在韩大帅面前说了,连我们这些小角色听得都是瞠目结舌,看你这年纪也就二十上下,怎么就这么有本事哪。”

    王华强喝了两口水,啃了两口饼,这才感觉稍微好了一点,他摇了摇头:“我哪有什么本事啊,给人耍得团团转,这一路下来也是损失惨重,要不是你们来救,这会儿我早成刀下鬼了,还会拖累这两千兄弟。”

    王华强想到自己从关中带来的六百多壮士,现在活下来的不到五十,连大哥也战死江岸,心里一阵难过,突然又想到三弟下落不明,连忙问起司马德勘:“除了我们两批人以外,还有没有别人来历阳?”

    司马德勘笑了笑:“王都督,你的弟弟也来了,这会儿正在堂上向韩总管复命呢。”

    王华强闻言浑身一震:“他怎么会来这里?不是让他到牛首山会合的吗?”

    司马德勘哈哈一笑:“听说他和别人押送俘虏时,遇到了迎面而来的敌军,那些俘虏一下子全跑向了敌军,他们人少,没法守住,于是就趁着混乱逃了回来,只跑回来了两个骑马的,一个是你弟弟,还有个好象是个山贼头子。

    那山贼头子就是这一带附近的,跟你弟弟跑回之前我们见到的那个战场时,知道有过战斗,于是就沿小路向着这历阳跑,正好看到此城被我军夺取,就进来啦。”

    王华强一颗心总算放回了肚子里,咬了两口大饼,只要知道弟弟是安全的,他就没什么顾虑了,大哥的死让他心如刀绞,把弟弟安全地带回家,已经超过了此战中积功求官,成为他现在最大的愿望。

    王华伟那粗浑的声音由远而近:“二哥,二哥在哪里?”

    王华强站起了身,只见王华伟正在城门一带见人就拉着询问自己,心中一热,喊道:“华伟,华伟,我在这里!”

    王华伟一下子看向了王华强所在的位置,热泪盈满了眼眶,八尺高的汉子飞身扑进了王华强的怀里,兄弟两人抱头痛哭,王华强想到大哥的死,也心中一阵悲伤,轻抚着王华伟的后背,默默流泪。

    城墙下这些劫后余生的汉子们亲自经历了昨夜的连番恶战,大家在一夜之间都或多或少地失去了亲朋好友,这一下感同身受,也一个个跟着放声大哭起来。

    良久,王华伟才抬起了头,对着王华强说道:“大哥的尸体这回我带了回来,韩总管特地下令打一副上好的棺材,将大哥收敛。”

    王华强微微一愣,擦干了脸上的泪痕:“你是怎么带回大哥尸体的?”

    王华伟道:“我和马老三押按你的命令向新亭垒押运俘虏,走了没半个时辰,就迎头撞上了陈军的主力,他们光先头部队看起来就有五六千人,那些俘虏一看这情况,那个萧文强领头发了声喊,全都跑过去了,我们根本没办法控制,想着要向你报信,就和马三爷一起骑马向回跑,马三爷的那些手下们也都跑散了。

    到了江岸那里的时候,追兵还离我们有一段距离,我仿佛听到大哥在叫我,转头一看,正好看到大哥的尸体还站在那里,当时整个战场尸横遍野,只有大哥一个人是被矛槊穿过,站在原地的,我马上就下马把大哥的尸体抬上了马,这才一路奔回。二哥,这一定是大哥的在天之灵指引小弟的。”

    王华强激动地点了点头:“是的,一定是的,老天也不忍让我们兄弟分离,所以才指引你找到了大哥,把他带了回来,三弟,这真的是天意啊!”

    王华伟抹干净自己脸上的泪痕,平复了一下情绪,说道:“二哥,我们在江边耽搁了一些时间,把大哥放上马鞍时,南人的追兵已经近了,我和马三爷一路狂奔,因为我们骑着马,加上马三爷对地形很熟,这才甩掉了他们。

    本来我们是一路奔向牛首山的,但是当我们沿着小路跑了一阵以后,碰到一个陈军的溃兵,抓住他询问后才知道,大哥你们和这帮陈军打了一仗,后来援军赶到,大败陈军,连陈军的主将都逃了,而他们这些小兵也一哄而散。

    于是我们就放了那个小兵,马三爷料想你们会去采石,结果我们奔到那里的时候,虽然发现采石已经被我军控制,但没见到你,听守军说韩总管来当涂了,我们就到了这里,苍天有眼,总算让我们兄弟在这里重逢。”

    王华强笑了起来,拍着王华伟的肩头:“是的,苍天有眼,三弟,我现在去见韩总管,你陪陪兄弟们,这仗大家都辛苦,相比他们,我们算是够幸运了。别亏待了大家。”

    说完,王华强站起身,对司马德勘说道:“劳驾,现在请带我去见韩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