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三十二章 杀人立威
    马老三呛啷一声抽出了刀,指向王华强,咬牙切齿地吼道:“姓王的,你什么意思!说杀人就杀人?”

    王华强毫不退缩地回瞪着他,喝道:“马三爷,这不是在你的金云寨,而是在军队,军队就要有军队的规矩,个个不遵号令,仗还怎么打?!就是在你的寨子里,你的兄弟如果不听你这当家的话,你也不管吗?”

    马老三放下了刀,仍然不服气地鼓着眼睛,高声叫道:“李全兄弟是条好汉,今天打仗没半点含糊,全是冲在最前面。(百度搜 7qisHu )他是因为自己的弟弟死了,才会这样的。你是头儿,下的命令是军令,当然该听,但责打他一顿也就是了,何必直接动手杀人?”

    王华强大声说道:“死了兄弟的不止他一个李全,就是我的大哥王华师,也在江边战死了,冤有头债有主,拿无辜的俘虏撒气,算什么好汉!”

    王华伟还不知道王华师战死的事,脸色大变,上前两步抓住了王华强的手,两行眼泪夺眶而出,声音都在发抖:“二哥,你说什么?大哥到底怎么了!”

    王华强的眼泪也不自觉地流了下来,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点着头:“大哥为了救我,被矛槊射中,就在江边,就在江边……”说到这里时,王华强心中一阵悲伤袭来,声音变得哽咽,竟是说不下去了。

    王华伟悲号一声,呼天抢地地吼了一声“大哥”,扔掉手中的火把,就要冲下小高地,被身边的两个护卫死死地拉住:“王三爷,不能去啊,那里危险!”

    王华伟已经势如疯虎,哪听得住劝,一脚把左边拉他的一个护卫踢了个跟头,又对着右边拉他的人大吼道:“放手,不放手我宰了你!”

    王华强飞快地走到王华伟的前面,抬手一个耳光,重重地打在他脸上,声音清脆,王华伟的脸上顿时象是肿起了一个小馒头。

    王华伟捂着自己的脸,对着王华强吼道:“二哥,你做什么!”

    王华强已经抹干了脸上的泪水,一把抓住王华伟的衣领,他的个子和三弟相仿,这一下把王华伟整个人都拉到了自己的面前,直视着王华伟的眼睛,厉声道:“你想大哥了是不是,那好,你现在就滚去陪大哥。大哥豁了命就是要保护我们,你他娘的自己不要命就去!”

    王华强说完,重重地把王华伟的向着坡下一推,吼道:“去啊,想死就去!”

    王华伟刚才一时情绪失控,这会儿被一个巴掌加上这顿臭骂,也醒了七八分,他也知道坡下很不安全,在敌人的射程范围内,现在连过去运伤员都不可能,更不用说收尸了。

    但王华伟一想到从小一起相依为命,处处呵护自己的大哥就这么没了,不免悲从心来,跪倒在地,撕心裂肺地哭喊着,不停地捶着膝下的草地,声声泣血,众人都被他这情绪所感染,想到了自己也刚刚死去的亲朋,无不垂泪痛哭。

    王华强背过身去,擦干了脸上的眼泪,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可以软弱,都可以为了死去的亲人放声大哭,而他不行,因为他是指挥官,不能因为自己的情绪而影响几千人的生命。

    王华强狠了狠心,转过身,对着虎目含泪的马老三说道:“马三爷,你刚才冲着我拔刀相向,念在你是一时情绪失控,我暂且不跟你计较,本大都督赏罚分明,这位李全兄弟的赏钱,我一个大子儿也不会少,向朝廷报功的时候,一定会把他列在前面。

    但他犯了军法,无视我的禁令,杀俘在先,对着上前阻拦他的上官动刀在后,如果这样的人我也可以网开一面,那部队也不用打仗了。我这样一刀杀了他,你可服气?”

    马老三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向着王华强拱手行了个礼,算是应答。

    王华强看了一眼坡下,所有人现在都盯着他看,他心中一动,对着那些陈军俘虏们沉声喝道:“俘虏中哪个是军官,站出来。站得迟了,可别怪我不客气!”

    几个穿着锁甲的军官慢吞吞地站了出来,相视摇头苦笑,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地方以这种身份重逢,其中的一个披着白色披风,身着明光铠,四十多岁的军官站到了前面,对着王华强拱手道:“败将萧文强,见过将军。”

    王华强看了一眼这个萧文强,他的头盔已经不见,满脸都是汗水,披风上也撕了几个口子,须发散乱,垂头丧气地站在自己面前,典型一副不敢言勇的败军之将模样。

    王华强心中有数,此人的自信已经完全被摧毁,现在只不过一具行尸走肉,根本不用什么手段,他就会把所知道的事情通通招供。

    王华强沉声问道:“报出你的职务。”

    萧文强回道:“败将原来是刘仪同的副将。刘仪同刚才战死了,这里数我的军阶最高,所以大家推我来答将军的话。”

    王华强点了点头:“你们这三千人可是新亭垒的守军倾巢而出?有没有去报给别的部队听?”

    萧文强道:“是的,除了留下五十多人看家外,全都出来了。北军登陆这是天大的事,我们出来前,刘仪同已经派人去建康城急报,而我们这三千人就是逆袭你们的先头部队。”

    王华强心中一动,沉声道:“离你们最近的部队是哪支?为何刘仪同没有去直接让这支部队出兵,而是要进建康城的皇宫调兵?”

    萧文强摇了摇头:“屯在建康城西南聚宝山那里的,是任忠任将军的三万大军,但是刘仪同是被施仆射提拔起来的,两年前施仆射曾找了任将军一个罪名,夺了他的部曲给自己和其他几位文官用,从此两人结了仇。

    任将军连着刘仪同一起恨上了,我们这支部队本来是隶属他的麾下,但他一直有事没事地找碴,克扣给我们的粮饷,害得大家一直只能喝稀粥。

    这种十万火急的军情,万一任将军再跟我们闹情绪,那会误了大事的,所以刘仪同直接派亲信去建康城找施仆射求救。”

    王华强心中松了一口气,南陈这种文武离心的情况看来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居然视军国大事如儿戏,隋军都过江了,还不能做到齐心协力,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但王华强还是有些不放心,问道:“那个刘仪同就不能向任忠那里也派个使者报信?你们也不缺一个报信的人吧。”

    萧文强无奈地叹了口气:“败将曾经劝过刘仪同,要他看在皇上的面子上,先通知任将军,到时候任将军是否会跟进,那是任将军的事,但我们总是尽到责任了。

    可是刘仪同却说,从李都督报回来的情况看,敌人只是先头部队过了江,人数也就一两千,靠我们这支部队足够抵挡了,最好是等隋军大举过江,然后我们的水师中途截杀,再靠着大军在陆地上反击背水一战的隋军,必可大胜。

    刘仪同还说了,这样的大功不能落在那任将军的手里,一定要让施仆射派亲信的大将过来,比如萧老将军和施仆射的关系就不错,这也是能讨好他的一个好机会,所以叫谁也不能叫任将军。”

    王华强哈哈一笑,他知道这萧文强说的一定是实话,但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事,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急忙问道:“你刚才说刘仪同准备派人通知水军去截杀?怎么通知的?你们的水军不是在南边的采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