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二十一章 移镇浦口
    对于王世积来说,一方面是万一出了差池,就要掉脑袋的结果,一方面是攻击敌都,破国擒王的不赏之功,矛盾的心态在他内心中交锋的结果,就是他脸上那忽阴忽晴的表情。(百度 搜 7qishU )

    王华强和王颁,还有王华师都没有说话,三人的眼光全落在了王世积的身上,言尽于此,剩下的决断需要他来做,而无论这个人作出何种决定,现在身为军人的三人也只能服从。

    王世积终于停下了脚步,咬了咬牙:“华强,这件事我们绕不开贺总管。实话跟你说吧,贺总管跟我确实有约定,我负责在新亭这里登陆,拖住陈军主力。但情况没你说的那么危险,韩将军是会以最快的速度支援我们的,不为别的,就是冲了攻进建康的首功,他也会一路狂奔。

    只要我们在新亭登陆成功,那韩总管渡江的和州一带敌军战舰一定会赶来新亭封锁江面,那样总管强渡长江就不会有什么阻挠,一定可以一举攻克当涂。

    当涂离新亭也不过百余里,韩总管的骑兵只要三个时辰就能驰到,所以我们是不用担心自身安危的。

    到时候韩总管和我们合兵一处,如果机会足够好的话,我们就跟着韩总管一起攻进建康,反之要是贺总管占了先手,那我们也有吸引敌军主力的大功,再怎么算,封赏也是亏不了咱们的。”

    王华师开口问道:“那这样一来,你不是违反了与贺若弼的约定了吗?现在你是调归他指挥,他的将令你不听,坏了他抢占建康的大事,他岂能容你?”

    王世积停住了脚步,双目炯炯,目光如炬:“贺总管要是连我给他吸引了防守后,自己的速度还赶不上韩总管的话,那也别怪我王世积了。

    别忘了,我可不是他贺若弼的属下,现在跟他也是平级的上大将军,只不过是晋王临时调我过来罢了,过江前我听他的安排,过了江后,就是大家看谁能先攻进建康。

    贺总管有机会,韩总管有机会,哼哼,我王世积也有机会。各位放心,只要跟定了我,那大家都会有建功立业,拜将封候的可能!”

    王世积这些话说得铿锵有力,透出一股霸气与自负,帐蓬里没有风,但是火盆里的火却随着他说话的这股气势,一阵子火苗乱舞。

    王华强虽然心里还是觉得有哪个地方不对劲,但是王世积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自己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沉默不语。

    王颁哈哈一笑,站起身来,向着王世积拱手行礼:“王将军这样说,我等也就放心了,与贺总管的约定不变,十天之内,我们一定想办法过江。

    如果这十天内江上起雾,我们就夜渡长江,要是不起雾,我王颁就是游也会游过去,现在我和江南联系的信使还没走,我这就让他过江去,约定旧部赶来新亭那里会合。”

    王华强突然想到了什么,也站了起来:“景彦兄,先别急着让麦壮士回去,我看这几天湿气渐重,早晨起来的时候岸边的水草上都有露珠,过几天必会起雾,不如等到起雾的前一两天,再让麦壮士游过江去,召集人手赶过来会合。”

    王世积哈哈一笑:“这些细节方面的事情,由你们来定,我们只管大的方面,现在军情紧急,我的一万铁骑还在来的路上。

    按照约定,他们就不直接来广陵这里了,而是在浦口镇那隐蔽集结,我这就要先赶过去,而你们这里准备好之后,也尽快来浦口和我会合吧。”

    王世积说完后,也不多话,向着众人点了点头,便昂首出帐。

    王华强看了一眼身边正在沉吟的王颁,叹了口气:“景彦兄真的准备按他说的办吗?”

    王颁的脸上笑容自从刚才王世积转身出帐后便消失不见,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些大将们都想着自己建功立业,我们在他们的眼里只不过是一枚棋子,谁让他们手下是六万兵,我们只有六百人呢?

    刚才王世积说话的时候,你的担心和他的意思我也听明白了,但那又如何,无论是在贺若弼,还是韩擒虎,或是王世积的手下,就算是高熲高仆射亲临,我们还是只有偷渡,为大军开辟出一块登陆点的命。

    华强,对我王颁来说,此战建不建功倒在其次,只要能亲手把陈朝埋葬掉,报了先考之仇,我就满意了,至于谁是头功,其实对我并没有什么区别。

    我知道,你们几位这次跟过来就是想搏个功名,如果你们觉得跟着我王颁没有太大前途的话,现在也可以到贺若弼或者是王世积的军中,一样可以建功立业的。”

    王华强摇了摇头:“景彦兄,你想到哪儿去了呀,要说建功立业,肯定是在你这里最有把握。而且刚才我也仔细想过,贺若弼不可能给王世积派后援,更不可能调几万兵跟他这个时候去浦口镇。

    而且从刚才王世积的话里听,他之所以最后还是不敢和贺若弼翻脸,恐怕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渡船。

    王世积自己这次从蕲州那里带骑兵过来,但不可能在陈朝战舰封锁江面的情况下,把渡船也带过来,只怕是贺若弼肯分出一部分原打算自己渡江的船只给他。

    一万骑兵,一匹马可以占三个人的位置,算起来就是四万步兵,我们那些可载五十人的大肚渡船,只怕也需要八百艘以上,才能把他的这些兵一次性都渡过去。”

    王颁笑了笑:“用不了那么多,渡江的时候,人可以骑在马上,那三个人都可以骑在一匹马上面过江,这样算来,有个五百条左右的渡船,挤一挤也能把这一万大军给渡过去了。”

    王华强点了点头:“是小弟刚才考虑不周,但即使如此,贺若弼现在总共不过两千条船,一下子给王世积这么多,他自己就不用了吗?再说这五百条船现在都藏在芦苇荡里,想要几天内转移到新亭,只要一进长江,就会给敌军发现。

    景彦兄,你要知道,现在贺若弼为了迷惑敌军,在江面上放的那几百条都是小渔船,而他的那些渡船都藏在江北的芦苇荡里,要是这五百条船都从江上转移,陈朝人一看到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定会重兵防守新亭那一带的。”

    王颁想了想,说道:“只怕未必,王世积走得如此急,恐怕也是为了这事,我料想他们准备不少大车,把船直接先弄上岸,然后用大车运到新亭一带,接着再趁夜里把船放下水。

    这个准备工作有个三四天时间足够了,若是这几天江上提前起雾,那就更好了。”

    王华强双眼一亮:“那我们也这就动身,赶往新亭吧,对了,那个信使麦铁杖,让他跟我们去了新亭后再回去,反正他说景彦兄的旧部已经做好准备了,两天内就可以集结一千多人。

    至于那个羊翔和裴蕴,其实来不来都无所谓,我们又不是去攻打建康城,如果只是为了接应王世积渡江的话,靠两千人足够了。”

    王颁用力地点了点头,对着王华强说道:“就按贤弟说的办,我们分头准备,对了,上次令兄在淮南采购,最后剩下的那批上等米粮,到了浦口后抓紧做成白面干粮,渡江后的那一两天总不能还让大家再去吃贺若弼给的猪食。”

    二人商议既定后,又叫来王华伟,分头布置了各自的任务,然后各行其事。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