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十八章 王世积上门
    王华师失声道:“你是说庐州的韩总管?”

    王华强所说的,正是另一位隋朝名将,现任庐江(今合肥)总管的韩擒虎。( 百度 搜 7 书 网 7qiSHu.Com )

    韩擒虎的父亲韩雄,是西魏到北周时代的大将,曾经抛妻弃子地投奔过西魏权臣,北周的创始人宇文泰,累功做到上大将军,勇武之名传遍天下。

    韩擒虎继承了老父优秀的武将基因,从小就精于骑射,武艺高强,他本名韩擒豹,十三岁的那年,他亲手打死了一只老虎,从此改名韩擒虎。

    宇文泰曾在韩擒虎幼年时见过他一面,当时年幼的韩擒虎就已经身板强出同龄孩子一大截,而容貌也是瑰伟异常,蓄了一把成年人才有的大胡子,于是宇文泰便特地让年幼的韩擒虎进宫,陪太子读书习武。

    和一般陪太子读书只是为了陪太子玩耍的贵胄之子不同,韩擒虎利用这机会熟读各种兵书战册,尤其是对孙吴之道有了很深的心得体会,不仅勇力绝伦,还修炼成一位兵法大师。

    韩擒虎长大后,长年镇守合州一带,屡次击退陈军趁着北周灭北齐,尉迟迥起兵等一系列变故时的趁火打劫,陈朝大将任忠(小名蛮奴),萧摩诃等都是他的手下败将。

    这次隋朝兴兵灭陈,庐江总管韩擒虎和贺若弼就是直指建康的两把尖刀。而这两人一向关系平平,韩擒虎在庐江呆的时间比贺若弼还要长,更不可能把这灭国大功拱手相让。

    所以这样一来一去,作为友军的韩擒虎,比起对面的陈军,现在还让贺若弼头疼。

    王华强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正在沉思的兄弟,微微一笑:“所以为了能让同样老资格的王世积出力挡住韩擒虎,让自己独揽破国擒君的大功,只怕贺若弼会答应王世积的这个请求,让他第一批过江。只怕这会儿王世积已经找到我们这里了。”

    王华师正要开口,只听到外面传来了王世积那粗浑威严的声音:“王家兄弟可在此帐?”

    王华师和王华伟的脸色同时大变,只有王华强仍然镇定自若,又喝了一碗水,才长身而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大踏步走出了帐蓬,王华师和王华伟对视一眼,都跟在他的身后,也一起走了出去。

    只见王世积带着二十多个盔明甲亮的护卫,站在帐外,铁塔般的身材配合着明光大铠,大红战袍,更是不怒自威。

    上次跟他一起来的那个红脸黑须护卫这回也穿了一身甲胄,站在王世积的身后,这人个头比王世积还要高出一些,壮得如同一只狗熊,须如乱草,一脸的凶悍,可是在王世积的身后,这会儿却乖得象只绵羊,头都不敢抬。

    王世积一见王华强,哈哈一笑:“贤弟,别来无羌?”

    王华强回了个军礼,淡淡地说道:“王将军好,军营之中,请恕小的不能谈及家事。不知王将军千里来此,有何吩咐?”

    王世积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快,转而又是笑容上脸:“你我虽然军职有高下,但现在你并非我的部属,因此不用如此拘谨,这次我来,是为了和你们兄弟叙叙亲情的。”

    王世积说完,对着后面的护卫们沉声下令:“都守好了,任何人不许进入五十步内。”

    以那壮汉为首的护卫齐声喝了声是,迅速散开,面朝外地树起了一道警卫线。而王世积则直接钻进了帐蓬里。

    王华强心中有数,脑子里飞快地想了一些应对的手段,低头对王华伟说道:“去请景彦兄来。”

    王华伟心领神会,马上匆匆地离去,而王华强则和王华师一起走进了帐蓬,却发现王世积已经盘膝坐地,脱下头盔,拿着王华强刚用过的碗喝着水。

    王华强微微一笑:“王将军,这碗我刚才用过,给您换一个吧。”

    王世积摆了摆手:“不必,我们都是军人,不用那么讲究,平时我也经常和士卒们一个锅一个碗吃饭的,再说了我们是亲戚,是兄弟嘛。”

    王华强点了点头,也在王世积对面坐下,看着王世积,说道:“王将军今天应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不知我们兄弟能为您做些什么?”

    王世积哈哈一笑:“痛快,我就是喜欢你这种性格。华强,今天我们不要分军中职务的高下,只说我们王氏一门的亲谊,可好?”

    王华强心中冷笑,明明是要利用自己,还非要找这么冠冕堂皇的借口,但他的脸上还是摆出一副惊喜的表情,说道:“难得堂兄这么费心,说实在的,大战在即,我们兄弟这是第一次真正上战场,心里也是慌得很,有你来,我们就安心多了。”

    王世积看了一眼王华强,叹了口气:“也难怪你们心慌,你们这回跟的人不太好,贺将军好象对你们不太够意思啊。他拨给你们的粮食我看过了,喂猪都不一定会吃,今天为这个事,我还特地跟他理论了一番呢。”

    王华强听他这样一说,心中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王世积这次来一定是想把自己这支偷渡分队收归帐下,为他所用。

    于是王华强也跟着叹了口气:“这事小弟也百思不得其解,我们一来这里的时候,贺将军就对我们非常冷淡,几个月了才见两次面,我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

    堂哥,你是朝廷大将,能不能帮忙向贺将军求求情,请他看在同为朝廷效力的份上,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呢?”

    王世积凑上前来,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说道:“贤弟可知你们哪里得罪了贺将军?”

    王华强装得一脸茫然,摇了摇头:“小弟怎么知道啊,巴结他还来不及呢,来了以后也是天天跟着景彦兄一起到江边探查,就是江南来人的消息也从不敢对他隐瞒,自问并没有做错什么啊。”

    王世积摇了摇头:“你们啊,做得越多,他越不高兴。贺将军是这次南征在建康方向的大将,这攻破敌都的大功怎么会舍得拱手让人?连晋王都给他硬顶着不让进广陵城,不要说你们这支偷渡小分队了。”

    王华强的脸上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狠狠地一拍自己的大腿:“哎呀,原来是这么回事,景彦兄是直接向皇上上书得来的这个差使,难怪贺将军会不高兴。

    可是我们也不能因为他不高兴,就不去做事吧。景彦兄可是在皇上面前也拍了胸脯的,若是无所作为,那可是欺君之罪了。对了,堂兄,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们这些人担负的任务?”

    王世积微微一笑:“王景彦跟陈朝的仇恨路人皆知,这次他面圣之后直接就招募了数百壮士,想做什么还不是一目了然吗?而你们三兄弟上次那样故意气我,只怕也是想拒绝我的招揽,跟着这王颁更好建功吧。”

    王华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堂兄,你怎么这个也知道呀,家父的意思你也知道,就想我们这几个这次能建功,您的幕府里的能人太多,我们怕出不了头,所以……”

    王世积摆了摆手,阻止王华强继续说下去:“行了,这事到此为止,不用多说了,我要是为这事跟你们置气,今天也不会来找你们了。

    其实贺将军现在也是两头为难,江面上陈朝的防守也很严密,他如果想要强渡,就凭现在手中这十余万不习水战,又无大型战船的北方军士,是根本不可能成功的,唯一的机会就是偷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