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十四章 贺若弼很生气
    王华强扭头看着王颁,继续说道:“现在长江中上游的陈国各寨求救的消息象雪片一样地传到陈国朝廷,可是奸臣施文庆和沈客卿却把这些文书全部压下不报。(百度搜 7书网 7qIsHu.COm )

    而现任南朝尚书令,身为百官之首的江总,也收了这两人的贿赂,帮着他们一起欺瞒陈叔宝。

    景彦兄,你说那裴蕴派过来的使者告诉了我们这些南朝事情,要是这样的南朝还不给灭,那真的是老天无眼了!”

    王颁笑道:“不错,所谓众志成城,如果南人君臣一心,将士用命,象北齐那样即使打过了江去,还是一败涂地。反过来现在的南陈,君昏臣庸,即使有千艘八艚船守在这里,也改变不了覆灭的命运。”

    说到这里,王颁的表情突然变得可怕起来,眼睛也开始泛红:“只恨老贼陈霸先早死,我不能亲手报仇,只能在他的子孙身上报复了。”

    王华强想到了来之前父亲正告过自己的事情,心中一凛,默然无语。

    王华伟那大嗓门的声音伴随着马蹄声传了过来:“王将军,二哥,贺总管军令,要我们速速前去!”

    一个时辰后,三十里外的广陵城外吴州总管行营内,王颁和王华强换上了一身皮甲,并肩而立。

    甲胄做得很合身,王华强这次从军也是第一次穿甲胄,只觉得这种熟牛皮的硬甲穿起来很舒服,并不影响身体的舒展。

    坐在两人面前的,则是吴州总管,隋朝名将贺若弼。

    他的个子不算很高,七尺三寸而已,四十多岁,鼻翼间两道深深的法令纹,眼睛不大,但是神光中透出一股威严,高鼻梁,赤面长髯,兽面连环甲,外罩白色将袍,大将的气场尤在王世积之上。

    帐内除了两个亲兵,没有其他的人,贺若弼在两人刚进来时,正左手捧着一份军报,仔细地看着,两人入帐后,他的眼睛也一直没有从那本军报中移开过,甚至在两人禀报自己奉命前来的时候,他也只是轻轻地“唔”了一声。

    王华强这是第二次见到贺若弼,除去王颁三个月前刚来这里时,带自己见过一次贺若弼外,这几个月是第一次被贺若弼主动召见,即使是上次的见面,贺若弼的态度也是相当的冷淡,公事公办地说了两句话后,就打发二人离开。

    事后王颁和王华强也对此事进行进交流,王颁说了不少贺若弼不为人知的过去。

    贺若弼乃是将门虎子,鲜卑人,父亲贺若敦乃是北周大将,一向以武勇而闻名,但也被当时的北周大权臣宇文护所忌,抓住他口出怨言的把柄,将其赐死。

    贺若敦在临死前,曾把贺若弼叫到面前,以锥子把他的舌头刺出血来,警告他说,自己就是因为管不住嘴才死的,所谓病从口入,祸从口出,以后一定要管住自己的嘴,不要乱说话,这才能保住自己的命。

    贺若敦还说,自己平生的志向就是打过长江,平定天下,自己是没戏了,希望自己的儿子一定要继承自己的遗愿。

    贺若弼眼睁睁地看着父亲在自己面前喝下毒酒,痛苦地死去,而贺若敦的临终遗言却刻在了他的脑子里。

    成年后的贺若弼不仅继承了父亲的武勇,更是熟读兵书战策,遍涉经史,文武双全。被当时的北周齐王宇文宪所看中,引为幕僚。

    后来北周武帝宇文邕趁机诛杀控制朝政十几年,连废三个皇帝的大权臣宇文宪,并亲征灭掉北齐,而贺若敦也被平反昭雪,作为罪人之子的贺若弼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出来做官了。

    宇文邕一生在外征战,对自己的儿子去疏于教育,太子宇文赟道德败坏,又纵情声色,还警告左右近臣都不敢把这事上报给宇文邕。

    当时的重臣乌丸轨准备直言进谏,劝皇帝废掉太子,并拉上贺若弼一起进谏。

    但贺若弼上了殿后却从宇文邕的话里听出皇帝对太子的行径一无所知,根本不可能轻易废了太子,而且当时宇文邕因为操劳过度已经重病,于是贺若弼在殿上一言不发,甚至在乌丸轨拉他作证时也是一问三不知。

    结果宇文邕没有当场表态,只说会查证此事,退出大殿后乌丸轨气急败坏地责怪贺若弼临阵退缩,而贺若弼却说出了“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这句名言。

    宇文邕的查证还没来得及展开,自己就先死了,太子宇文赟即位后果然第一个就杀了乌丸轨,而贺若弼却因为这次管住了嘴而逃过一劫。

    此后贺若弼曾随北周战神韦孝宽攻取陈朝的两淮地区,其中贺若弼出谋划策,居功至伟,也因功被封为寿州刺史,此后杨坚篡位,尉迟迥谋反时,杨坚曾担心同为胡人的贺若弼会起兵响应,因此紧急将其召回。

    开皇二年时,已经坐稳皇位的杨坚想要一统天下,平定江南,向当时的尚书左仆射高熲询问谁可镇守江淮,高熲则答道:“朝臣之中,文韬武略,没有强过贺若弼的。”

    杨坚则大笑道:“独孤公所言极是!”于是便诏命贺若弼为吴州总管,镇守江淮。

    明眼人都知道杨坚是要以贺若弼为主,攻取江淮,贺若弼终于有了实践父亲遗命的机会,欣然前往,并写给时任寿州总管的老将源雄,立诗明志:“交河骠骑幕,合浦伏波营,勿使麒麟上,无我二人名。”

    开皇三年的那次南征因为北方突厥的入侵而作罢,而从开皇七年开始,贺若弼就不断上书杨坚,献上平陈策略,并终于在今年等到了这个机会。

    当时王华强听到贺若弼的这些往事后,便断言贺若弼对自己二人态度冷淡,一定是不想让两人立下头功,抢了自己的风头。

    王颁则长叹一声,说自己只是为报父仇,不想抢了任何人的功,却不曾想到躺着也中枪,平白地遭了贺若弼的猜忌。

    现在多说无益,先期渡江接应是杨广亲自下的旨意,贺若弼最多也只能来个非暴力不合作,在军粮供应上做做文章,还不至于坏了自己的事,所以这几个月来,王华强和王颁一向自行其事,并没有和贺若弼扯上什么关系。

    现在两人站在帐中已经有了一会儿,贺若弼还是这副冷淡的态度,就连脾气涵养一向修炼得不错的王华强,心中也有了几分怒意。

    贺若弼的声音在这个时候缓缓地响起,而眼睛依然盯着手中的塘报:“两位这些天来天天到江边探查,可曾找到什么偷渡江的好机会?”

    王颁心中虽然有气,但在军帐中,作为低阶军官也不敢失了礼数,一拱手,回报道:“回总管,这些天来南陈军加强了在江面的战船巡察,包括夜间也是如此,现在还不是寒冬,江上没有雾,我们想要偷渡很困难。”

    贺若弼重重地“哼”了一声,抬起头,目光犀利,刺得王华强心中一凛:“偷渡困难?王颁,当时你跟皇上拍胸脯打保票说一定能潜入江南,以为内应的时候,可没说这话啊。

    我来问你,你说你在江南的内应每十天的过江送情报从来没有断过,他既然可以派人过来,你为何就没本事过去?”

    王华强心中雪亮,这贺若弼是故意找磋的,但身边的王颁只能拱手回道:“回总管,我们偷渡是要五六百人的,虽然不是大军,但目标也不小。怎么着也得几十条渔船,所以只要不起雾,还是会被发现的。

    而对面的裴将军,他每次派人来只是一个人,而且此人水性绝佳,是自己游过长江的,所以才不会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