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家仙田 > 第26章 污水难处理
    当李青云看到青龙西瓜以每份998元的天价出现时,终于知道福满楼有多黑,比起人家真正商人,自己有多纯真。( 百 度搜 7 书 网 7qiSHu.Com )

    这份果盘,撑死不过一斤,中间还掺杂许多普通水果做的花边,成本价不到100,现在却卖998,十倍的利润,只要转转手就能赚到。

    “我太善良了。”重重叹息一声,李青云开始专心唱歌,不再理会已经定下的西瓜价格。也不理会其他人对西瓜美味的疯狂赞美。

    大家都是年轻人,工作效率很高。第二天下午,胡大海就把别墅效果图发给了李青云。虽然事前拍了很多现场图片,但设计出的效果依然和现实有些出入,李青云不太满意。最后两人一合计,等处理完公园改造前期的工作后,胡大海带设计师去李家寨,亲临现场,再做最终定稿。

    李青云把蜀香阁、福满楼的蔬菜瓜果送去之后,一天的工作就完成了,余下的时间可以睡觉,也可以数钱,也可以边睡边数钱。不过他没这么无聊,抽时间返回小空间,统计现有的瓜果蔬菜还能支撑多久。

    空间中的蔬菜瓜果生命力旺盛,但毕竟没有脱离植物的天性,经过高产的旺盛期,现在已经有些衰弱,产量明显不足。幸好存货足,还能支撑一段时间。

    人参长势喜人,郁郁葱葱,以惊人的速度,长叶开花。或许土地中含有的营养物质很高,或者这环境适合人参成长,外部时间十多天,空间内部时间一百多天,已经开出一枚三片叶的复叶,几点黄绿相间的小花。

    这种疯狂长势,让李青云有些忧心,因为长势太快,他怕影响人参的质量。长一枚复叶相当于一年参龄,以空间植物的长势,根本不科学嘛。

    不过李青云现在早就不信科学了,不然他早就疯了。

    空间的黑土地仍在缓慢的增长,这么多天,总共扩张的土地只能种下四株人参,而且也只能种在四个角。不过他发现朦胧的天空有些奇特的亮光,不像太阳光芒,也不像月亮的光芒,具体的光源无法用语言形容,或者像宝石的光泽,或者是莹火虫的微光。

    至少,整个空间有了一丝光源,不再像以前那样死气沉沉,像九幽地狱一样。

    李青云还没从空间变化的喜悦中出来,就被外面的电话声吵得心烦。今天胡大海和谢康已经催促过几次,要他去人民公园实地考察,以便快速建立一个工程进度网站。

    表妹杨玉奴也在,这正是他想避开的原因。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以前欺负过的小表妹如今变成了大美女,他反而不知道该如何相处。

    有些事做了是**,不做是**不如。男人难做啊!

    李青云开着租来的皮卡,到达人民公园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临近夏季,日头很毒,不过街上的美女很养眼,短袖短裙,肤白腿长,背影能把男人绝杀,正面或许能把人秒杀。不过很多男人依然乐此不彼的给她们增加回头率。

    一下车,就闻到环绕公园的小河里散发出阵阵恶臭,走近一看,乌黑的河水中带着墨绿的颜色,上面飘浮着零散的食品袋、饮料瓶等物。一些丑陋的微生物在水中扭动,模样让人毛骨悚然。

    建立于红色年代的人民公园早就像风烛残年的老人,腐朽不堪,不说灰暗残缺的建筑,就单是这条围绕公园的小河,就让一些环保公司头痛不已。公园中心还有一个小湖泊,名叫悦心湖,如今也是恶臭难闻,鱼虾不生。

    谢康接手人民公园的改造重建,确实是一个大工程,难度也超级大。

    公园已经封闭,门口贴着鲜红的告示,有安保人员专门把守,不让外人再进来。李青云走到门口,正要说明来意,谢康和胡大海已经到门口迎接。

    抛去朋友间的友情,光是对方这份重视就足以让李青云感动。

    “李工程师,终于把你盼来了。”

    “哈哈,小云子,你再不过来,我就绑架你表妹,逼你过来。”

    李青云笑着和谢康握手,却对胡大海骂道:“爬一边玩去!你想绑架我表妹,已经在心里预谋很久了吧?我和你说好,表妹以后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如果她出了事,不管是不是你干的,我都找你算账。”

    “我擦,你这是赖上哥哥我了呀?”胡大海叫苦叫冤。

    几人开过玩笑,坐上公园观光电瓶车,带李青云考察几个重点整改区。以前李青云来过人民公园,次数还不少,对这里比较熟悉。

    作为老公园,面积宽广,地处云荒市中心,如果推平变成商业大楼,肯定寸土寸金。不是没有市领导提出这样的计划,只不过被上面否决了,据说是某位曾经在云荒市生活过的中央大佬亲自发了话。

    有山有水有草地,有小树林、有花海、有小湖泊……如果不是年久失修,环境破坏严重,这个公园的景点依然是云荒市所有公园的龙头。

    胡大海早就准备好单反照相机,对一些重点改造区域的破败情况做了重点拍摄。简单了考察一圈,李青云发现最大的难点仍是水区。无论是护园河,还是悦心湖,都将是难中之难,所有的治理资金也将往这两处倾斜。

    外围浏览一圈后,观光车最终停在公园中心的小湖泊附近,天洁环保公司的几名员工正在湖边取样调查。

    天洁环保公司的老总王洁亲自带队,杨玉奴等几名员工多在周围做辅助性工作。远远望向悦心湖,整个小湖像块绿色的破布,有股淡淡的酸臭味,湖面没有一丝水草,更不见鱼儿露面。

    远远的,杨玉奴就跑来打招呼:“表哥,你来了呀。这水真脏,我们老总说,这水想要治理干净非常难。唉,要是把咱们仙带河的水引进来就好啦。”

    李青云笑道:“别傻了,隔了几百里的山路,引进来花费也比正常治理高数倍。你去忙吧,别管我,我来拍几张图片,建网站用。”

    杨玉奴美眸一亮,抿嘴笑道:“建网站?不如也帮我们公司建一个宣传网站吧。我们老总昨天还抱怨,说是没公司网站,都不好意思散名片了。”

    “你们老总没白疼你,把你表哥当苦力使呀?回头把公司资料给我。”李青云调笑一句,算是答应下来。

    一个简单的公司宣传网站非常简单,只要有相应的资料,几个小时就能搞定。如果有合适的模版,一小时内搞定也属于正常速度。可以免费做,但租网站空间需要一点钱,不追求速度,没有访问人数压力,一年一两百元的小空间就能满足。所以,答应之后,也没和她提钱的事。

    “谢谢表哥。”杨玉奴的眼睛笑成了月牙状,非常幸福的摇着李青云的胳膊。

    收集完人民公园的图片资料,又详细询问过谢康的要求,李青云告辞离开。两人又把李青云送出公园,离开时,李青云说后天就会回山村,会在回村之前把网站设计好。

    网站当然是越快完成越好,虽然李青云没答应帮他们维护更新网站,但两人都没有丝毫怪罪,毕竟李青云的理由太真实,真实得让人生不出任何埋怨。

    因为,山村没通网络啊!

    胡大海也当场保证,会尽快带建筑设计师去李家寨,帮李青云搞定小别墅的事。当然,胡大海醉翁之意不在酒,能借李青云的关系搭上吴筱雨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李青云的速度很快,对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小网站,只花半天时间就搞定了。同时,也收到了杨玉奴所在公司的资料,借用一个公司宣传通用模版,帮她完成了网站设计。

    域名申请时,和他们做了沟通,很快选定,并申请备案。在申请结果出来之前,已经能在网络上打开所做的网页。经过简单测试,一切正常,成熟模版的方便之处就体现在这里。

    一次性给蜀香阁和福满楼送了五天的货,并告诉他们,下次要货,必须去(灵)山县青龙镇自提。至于原因,李青云没解释。

    牛逼的供货商不需要解释。没等蜀香阁和福满楼的人反应过来,李青云已处理完云荒市的琐事,坐上了直达(灵)山县的大巴。

    平时去(灵)山县的人并不多,按点发车时,座位经常空余半数以上。今天却有些古怪,竟然有些拥挤,乘客多是中老年,不到发车时间,已经没有坐位。

    车站规定,去各县的大巴半小时一班,不得延误,违者将重罚。由于常常拉不满,对超载倒没有太严格的检查。所以到了发车时间,连车厢走道里都站满了人。

    快关车门时,却听一老人在车门外喊道:“师傅,等一下。”

    李青云坐在前面的靠窗位置,听这老人声音有些古怪,像从丹田发出的震音,虽然不大,但窗户玻璃却发出“嗡嗡”颤动声,和爷爷大声叫喊时产生的效果很像。

    打眼望去,却见一名六七十岁的瘦高老人扶着一名岁数相仿的老婆婆,快步奔来。老头身上跨着不大的行李包,与其说是扶着老婆婆,还不如说是抱着。因为李青云发现,在奔跑过程中,老婆婆的脚尖已经被老头托得离地,眼力不好的人根本发现不了。

    “慢点,慢点,老头子你就是脾气急,这班赶不上咱们坐下班车。哎哟,我这把老骨头都被你拎散了。”快到车门口时,还听到老婆婆的抱怨声。

    “老婆子啊,今天汤山疗养院第一次对外开放,去晚了多没意思,啥东西都被人家用过了,以你的洁癖性子不闹心?”老头声音洪亮,发音方式已经成为习惯,没发现这辆半新的大巴玻璃已经嗡嗡乱颤。

    老头皮肤黑中透红,动作迅捷矫健,老婆婆的腿脚不太好使,好不容易才被老头抱上车。千辛万苦挤上车后,才发现连过道都被人站满了,老头顿时傻了眼。

    “咋这么多人?连蹲的地方都没有了。老婆子,你腿脚不利索,我蹲车门口,你坐我背上吧。”

    “不坐,多难为情啊。”

    车上太挤,前排也多是中老年,没人有让位的意思。

    李青云坐不住了,忙冲老人喊道:“老奶奶,坐我这里吧。这路子不好走,看您腿脚不利索,别擦着碰着。”

    “不用了……”老婆婆还未说完,却被瘦黑的老头打断。

    老头子一副被侮辱的模样:“有我在,会让她擦着碰着?小伙子,你太小看我了。”

    李青云顿时一头冷汗,心想这是什么人啊,好歹话都听不出来。如果不是看你们年纪大,老婆婆的腿脚又不方便,谁不知道坐着舒服啊。

    老婆婆看出李青云的尴尬,却突然道谢:“谢谢你啊小伙子,别听这老头子的,整个是驴脾气,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好久没出来坐过大巴了,今天就享受一回老年人的待遇。”

    说着,她甩开老头的搀扶,向前两步,要接受李青云的好意。

    如果是漫画,李青云可以想象,自己头上一定布满了黑线。这俩老人都是属驴的呀。

    黑瘦老头咧嘴笑了笑,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六七十岁的人了,牙齿一个不缺,也没有松动的迹像。他也不觉得尴尬,又往前跟去,扶住老婆婆的胳膊。

    这是双排座,李青云在里,外面那中年乘客嫌麻烦,要求换位坐里面。李青云都不坐了,当然没意见,老婆婆也很好说话,就顺势坐在外面。

    黑瘦老头和李青云没地方站,只好扶住老婆婆所坐的椅背。此时,大巴车已经出站,进入高速公路,车速开始提高。虽然是高速公路,但山路高低不平,依然晃得厉害。

    车厢难得安静一会,那黑瘦老头突然一拍李青云的肩膀,笑道:“哈哈,这路果然不好走,小伙子不错。”

    这老头手上的力气非常大,还没拍中,李青云就觉得一股劲风朝自己袭来,下意识的一缩肩膀,卸去一大半的力量。就算如此,仍疼的一咧嘴,幸好他一直饮用空间泉水,食用空间蔬菜、鱼类,身材素质越来越强,这点疼痛还不会伤到他,但也酸涨得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