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家仙田 > 第13章 初步设想
    饭桌上,村长想拆自己带的泸州老窖,不过一闻到陈年老酒的香味,他非常有自知之明的没再坚持。( 百 度 搜 7书网 7qiShu.Com )他带的泸州老窖不错,一百多一箱,在当地算是好酒,可是和这陈年老酒一比,不说天地之别,但也差的远。

    五斤酒,司机张哲不喝,吴筱雨和助理楚娟一人一杯,其余的被刘所长、村长、李承文、李青云瓜分。如果是劣酒,大多男人都会推脱,说自己酒量不好。可是遇到真正好酒,爱酒的男人会抢着喝的。

    什么我来晚了,自罚三杯,我说错话了,自罚五杯。在云荒市,李青云就遇到一回,朋友生日,请人来喝酒。在电话里,都说自己还要加班,喝酒可以,但最多二两,多了不喝。可是一开酒,发现是茅台,总共就两瓶,一桌子十来个男人开始抢着喝。

    那是李青云第一次喝茅台,印象深刻。茅台酒的酱香味非常独特,爱之人为之疯狂,受不住酱香味的一口难咽。相比茅台,李青云更喜欢陈放多年的浓香老酒,那香味醇美得让人心碎。

    平时话不多的男人,喝酒之后,也成了话痨。一向忠厚诚实话不多的李承文,向新镇长大倒苦水,说村里到镇上的路太窄,太难走,大车进不来,一些养鱼的农民因为这段路,小车拉鱼到镇上倒大车,鱼容易死不说,还多花人工费,吃了不少亏。一堆话抱怨完了,又问吴镇长这段七八里的山路啥时候能拓宽?

    其实今天村长来喝酒,主要也是想问这事,他比别人更心急。李青云家的池塘在南地,最靠近青龙镇,实际距离不过六里地。而他家养的鱼在村子北边,实际距离有十来里。上次他儿子拉鱼去镇上,差点掉山沟里摔死。

    一顿饭下来,关系更亲近些,称呼也叫顺了嘴:“李叔你放心,来青龙镇之前我就做过调查。这里的农村环境不错,本该是富裕的鱼米之乡,可是这山势太复杂,山路太难修,交通不便,所以才导致青龙镇的贫穷落后。我可以先给你透个话,李家寨将是我第一个经济试点。李家寨富起来了,才能带动其他村的致富积极性。这一段山路,我们修定了。”

    直到下午三点多,吴筱雨一行人才告辞离开。他们的车子停在了村子南边,有一处宽敞的打谷场,可以停车,也可调头。

    李青云一家人把他们送上车,仍然不停的挥手。家里来了镇上的官,是件涨脸面的事。村里其他人听到风声,都出来看。当吴筱雨坐的面包车离开时,全村已出来六十多个人。

    村长也不忘宣扬李青云的好,说新来的镇长是他同学,两个还交换了手机号码呢。因为这个殊荣他没有,所以羡慕得不行。那可是私人号码,不是办公室号码。

    这下子更加热闹了,众人都转着李青云父母,一个劲的说着称赞的话,把陈秀芝高兴得脸都笑酸了。这么涨脸的事,跟儿子刚考上大学那会没两样,好几年没得到村里人的恭维了,真有点怀念。

    李青云趁机离开,往自家地里走去。再往南走几分钟,往东一拐,就是他家的耕地。山里的地不太规整,不时的冒出一个小山坡,一块小洼地的,已经算不错的平整大田。地前面是个小池塘,池塘面积有两亩多,面积在村里的所有池塘中能排前十。

    池塘和公路隔着一片小树林,主要是核桃树,周边夹杂一些桃树、柿子树、橘子树。小树林种在山坡上,周围是乱石和小泥坑,没人重视。所以按照村里的规据,这样的附属杂乱地方,离谁家近就归谁。若有争议,会请村长以及德高望重的老人调节,调节后,村里盖章,有法律作用。

    类似的地形有很多,村里都是这么处理的。所以这块地从李青云爷爷分家时,就归李青云家所有。李青云还有一个大伯,地分在北边,耕地比这里大,但池塘比这小。

    山坡上的地质不好,不指望这些果树能产生多大的经济效益,主要防止公路边的水土流失,以及更高山坡上的巨石。

    池塘里的低部微浊,水面很清澈,由于是死水塘,水草很多。正因为水草的存在,才能保持水质的良好状态。池塘周围长有一圈芦苇,以及其它常见的野草,也有几种比较便宜的中药草,平时也没人采摘。

    李青云的父亲并不擅长养鱼,也不太喜欢养鱼,因为赚不到几个钱,甚至有两年还赔了钱。平时这个池塘采取是自然养殖法,就是每年往里撒些鱼苗,然后任其自生自灭。镇上来人收鱼时,就下网捕捞,大的卖掉,小的继续扔进去养。

    这样养出来的鱼质量不错,和野生的没多大区别,缺点是产量不高,捕鱼时麻烦,还经常有大鱼漏掉。如果像鲶鱼、黑鱼之类的大鱼存在,一些小鱼苗就惨了,完成成为大鱼口中的食物。

    李青云知道,村里和父亲抱有同样想法的农民特别多,觉得地头有池塘随便养点鱼就行,卖掉就卖,掉不掉就自己吃,没有专门养殖的想法。所以,多是鲫鱼、鲤鱼、草鱼、鲢鱼的混合养法,把鱼苗往池塘一扔,就不管事了。由于扔的鱼苗少,连饲料钱都省了。

    李青云在城里生活几年,知道这些鱼都是常见鱼,卖不上好价钱。再加上鱼贩子以大车过不来为由,刻意压价,村民们养鱼的念头越来越弱。

    “若是养一些价格极高的珍贵鱼种,这两亩多的池塘足够用了。这样,也能给李家寨的养鱼者带来新的思路。回头去镇上网吧查一查资料,顺便在水产论坛拉拉广告,吸引一些不太黑心的鱼贩子来合作。”

    他的笔记本电脑带回来了,可是村里没有网线。用手机上网?那网速能把人急白头。更何况他现在的手机是老款普通机,没上网功能。他甚至想拉根电话线回来,拨号上网。

    地头有两间茅草屋,是西瓜成熟时,夜里看西瓜的。不是怕人偷,主要是怕野兽败坏。前几年西瓜成熟时,从山里下来一群猴子,一夜之间,连吃带毁坏,村里种的西瓜被毁去三分之一,损失惨重。从那之后,村民才开始重视保护工作,都在田间地头搭建茅草屋。

    看到茅草屋,李青云心中一动,正愁没地方转移五爷爷家的自酿酒,先让他们搬到这里,自己再悄悄放进小空间的酒窖里,应该可以说得通。

    茅草屋没锁,推门进去,里面有一股潮味,只放一张旧木板床,连张桌子都没有。空地方不大,放不下多少酒。茅草屋后面有几片竹子,地质不好,没种庄稼,因为爷爷原来的小药店盖在这里,后来才搬到镇上的。

    能种庄稼的地方,已被父母种满。远处种的是土豆套玉米,近处一段种的是西瓜,所以茅草棚子才搭这边。

    李青云走了一圈,地方不小。等赚到钱,他打算在这里盖一栋别墅似的楼房,两层加阁楼,算是两层半,可着空地方盖。什么两室一厅三室一厅,弱爆了,把这片空地合理规划,盖好后五室两厅都有可能,还是两层的。至于上面的阁楼,盖高点,可以隔热,也可以放杂物。

    汪汪!汪汪!金币和铜币不知怎么找来了,兴奋的乱叫,打断了李青云的幻想。两只狗崽子见到李青云就咬住裤腿子,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赖皮的模样。

    不用想,肯定想讨空间泉水喝,不给它们喝,估计咬住他的裤腿子一下午。

    空间里随时都为它们准备着小碗,现在倒水非常熟悉,哗哗两声,两碗里的水就满了。两只小狗瞬间松开他的裤腿,一狗一碗,咕噜咕噜猛喝,中间都不带停歇的。

    这时,突然听到一阵摩托车的声音,由远及近,并听到有人喊自己:“福娃哥,你在地里不?这里有你的一个包裹!”

    李青云从茅草屋后面转过来一看,原来是同村的玩伴猫蛋,从小盯自己屁股后面玩大的。猫蛋比李青云小了几岁,模样清秀,身材中等,自从进入镇邮政所当快递员之后,皮肤一天比一天黑,远远一看,就一口白牙最显眼。

    他骑的是邮政所的摩托车,摩托后面是绿色的信件帆布包,现在又多了一个小货架,还能做ems的送货业务。

    “猫蛋啊,我在呢。”李青云走过去,在他肩膀上捶了一拳,笑道,“你小娃子行啊,转眼就成国家正式工作人员了,看你穿这身衣服挺精神的嘛!”

    “正式个毛线!福娃哥你别笑话俺了!风来里雨里去,一个月三百多块钱,都不想干了。你知道我家里情况,我再不找份赚钱的职业,找媳妇都困难。”猫蛋把一个包装严密的小包裹递给李青云,又掏出一只圆珠笔让他签字。

    “有你大爷和大娘帮你操心,你娶媳妇的事不用愁。如果心里有满意的,告诉你大娘,我让她帮你说道说道去。”李青云笑道。

    “福娃哥,我哪好意思再麻烦大爷大娘,如果不是你们这些年的周济,我和我爹早饿死了。”提起这事,猫蛋一个大小伙子眼圈都红了。

    猫蛋的父亲早年帮人盖房子,一次事故摔断了双腿,还没出院,家里钱就花光了,借了一屁股债。当时猫蛋才两三岁,他娘一时承受不住打击,出去打工再也没回来。平时靠村里人送衣送食,才长大成人。由于和李青云家离的近,受李青云父母的恩情最大。

    这份邮政局的工作是李青云的四爷爷托人找的,干了几年,总算让猫蛋家喘过一口气。

    “呵呵,以前的事别提了。嗯,等过几天去我家,咱哥俩合计合计,在村里找点发财门路。”李青云安慰道。

    猫蛋眼睛突然一亮,惊喜的叫道:“你说啥?福娃哥你不回城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