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十五章 漂白 六
    县衙书阁。

    牧景和李严两人席地而坐,中间隔着一条长长的案几,在案几上摆着一个酒壶,几个酒盏,酒壶之中的酒香味和浓,丝丝雾雾,宛如青烟,袅袅而起,氤氲整个房舍之中。

    “这青年难道就是历史上的那个李严吗?”

    牧景手握着酒盏,沉默不语,但是他的一双眼眸闪烁的光芒不时之间有些斜睨,在不经意的时候轻轻的打量一下面前的青年李严。

    他已经查阅了一下县衙人事档案,这个青年名为李严,字正方,刚刚过二十岁,舞阴主簿,是蔡图目前最信任的人之一。

    在三国历史上,蜀汉有一个能臣,也名为李严。

    这个李严可了不得,他是的刘备的托孤大臣之一,才能非同一般,虽不如诸葛亮,但是在某方面诸葛亮想要稳定朝廷,也离不开他的帮助,他还协助诸葛亮的制定的《蜀科》,也就是的蜀国的法律。

    此李严可是彼李严?

    他心中有些把握不准。

    他的记忆之中,好像蜀汉大臣李严,也是南阳人,不会这么巧吧。

    “牧景,牧元图?”李严的目光也在打量牧景,想要看看这个被县令大人称赞的少年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

    两人的心思转动了很快,所以沉默也很快就打破了。

    “李主簿,你的意思是,县令大人已经同意了,但是要必须要我们先出兵灭了县城之中的朱氏一族?”

    牧景把玩手中的酒盏,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如果是杀了县丞朱湛,我们自然是义不容辞,毕竟挡住我们生存的,都是敌人,但是灭了朱氏一族的满门是不是太狠了?”

    不管这个李严是不是历史上你的那个蜀汉大臣李严,不可否认,他就是一个狠人,一开口就是灭人满门,这可不是一般的心狠手辣啊。

    牧景一直以为自己制定的这个计划已经够天衣无缝了,偷天换日之下,改头换脸,换一个身份在舞阴生存下来,积累实力,等待的汉室的落幕,东山再起。

    但是计划还是出现一个纰漏了。

    这还是李严亲自为他指出来的一个纰漏。

    县尉朱湛。

    这个人的存在会影响他们立足舞阴,所以他们必须除去。

    不过灭门的手段,在牧景这个现代人的灵魂的思想之中,还是有些过分了。

    “朱氏不除,舞阴不平!”李严淡然的说道:“牧少当家,尔等该明白,县尉一职,非闲职,既然牧山当家有意为舞阴守卫一方,得拿出点诚意来吧!”

    朱湛是县令蔡图治理舞阴最大的阻碍,朱湛身后是朱氏一族,更有舞阴县十几个家族支持,他们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了蔡图,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土地,掌控舞阴的粮食,坊市,蔡图这个县令才感觉一直郁郁不得志。

    但是只要平了朱氏一族,舞阴县的乡绅豪门就不成气候,届时只能任由县衙主宰。

    对于他们来说,牧山的出现倒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黄巾军乃是农民军,天生就是就是世家豪门的一个死敌,是士族不共戴天的仇人,在某方面来说,他们的起义就已经注定了失败,这因为东汉末年,是一个士族的时代。

    但是黄巾军用来对付一些世家豪门绝对是一柄利刃。

    当年宛城之中上百的南阳世家名门,地方豪强被黄巾军的铁骑踏破,导致如今的南阳,基本上已经不存在几个世家了,就连郡级以上的地方豪强也是少之又少。

    所以李严准备利用牧山的人马来对付朱氏一族,既可以铲除朱氏一族,也能削弱牧山的兵力,方便蔡图日后的掌控,可谓是一石二鸟之策。

    “据我所知,朱氏一族,私兵不少啊?”

    牧景眯眼,有人想要他们当刀,他不反对,毕竟有利用价值,才有生存价值,但是得有点好处才行。

    “朱氏一族,青壮过千,挑取精兵数百,不在话下,在加上其他家族相助,兵马过千,绝对没问题,若是他们狠一点,可以挤出三千青壮为兵!”

    李严道。

    “那李主簿为何认为我们区区三百兵马,能对付得了他们?”牧景冷笑。

    “他们说到底只是乌合之众,而牧当家的兵马,虽只有三百,但是据我所知,倒是当年南阳大战之后的老兵,绝对是精锐,加上牧当家这一员悍将,出其不意,必胜无疑!”李严笑眯眯的道。

    “若是我等不愿意呢?”牧景有一种比较怪异的情绪,谈着谈着,本来是他主导的,但是现在好像被人反客为主了,这个李严不可小觑啊。

    “那就请牧少当家和牧当家好心一点,给我们留一个全尸,然后尔等还是逃命去吧!”李严冷冷的说道:“这个祸患无法解决,我和县令大人宁可杀身成仁,亦然不会同流合污!”

    “你威胁我?”

    “牧少当家不也威胁县令大人吗?”

    “好!”

    牧景拍案而起,冷然若笑:“既然李主簿话说到这一步了,这一仗,我们打,但是有两个条件!”

    “请说!”

    “第一,我有俘虏七百,县令大人必须亲自说服这些俘虏听从吾父号令,自此之后,归于吾父统帅!”

    “俘虏七百?皆为县兵乎?”

    李严瞳孔微微收缩,他小看了牧山,牧山不仅仅击溃了一千二百县兵,还俘虏的其中七百,这本事可不小啊。

    “是!”

    “我可以代表县令大人答应尔等!”李严知道,此战凶险,他们已经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朱湛不死,他和蔡图就得死。

    “第二,事成之后,我要朱氏一族的一半土地!”

    “土地可以,毕竟你们的麾下有不少人,若是成立村庄,没有土地,根本无法生存,但是只能给你一成!”李严冷冷的说道:“朱氏这些年搜刮民脂民膏,兼并百姓土地,他们的土地,都是舞阴百姓的土地,该还之于民!”

    “一成太少了!”

    牧景摇摇头,道:“没有三成土地,我们不会出兵!”

    “好!”李严想了想,眸光看了一眼牧景的坚决。

    “还有一个问题,他们如今龟缩不出,我们兵马并不多,若是强攻,无法攻打进去!”牧景见李严都答应了,松了一口气,不过想到了如今城中的环境不宜作战,顿时有些为难。

    “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只要你们能让他相信,县尊大人已经死于尔等之手,他必然会出兵!”

    李严自信的说道:“届时汝等诱引之出城而战,胜算必然大增!”

    “李主簿可精通武略?”牧景询问。

    “某虽读些许兵书,但只是纸上谈兵!”李严摇摇头,有些谦虚。

    “李主簿应当知道,此战关乎我们所以人的身家性命,胜了,吾等皆然能存活下来,败了,吾等都得死,不如李主簿为军师,协助吾父,倾力一战,如何?”

    牧景拱手道。

    “吾为军师?”李严有些犹豫。

    “李主簿,吾父部将,皆为骁勇之兵,不畏战,不怕战,但是就少一个能临战决谋之辈,另外,七百县兵参战,必然是军令不明,需有人亲自镇压之!”

    牧景就是想要把李严绑上父亲的船上。

    在乱世之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兵,不是粮,是人才,有了人才,就有兵,就有粮,就有地盘。

    即将面对汉末最大的一个乱世纷争,不是立足舞阴就能太平天下了,黄巾之乱过去了,还有董卓乱政,还有关东大战,还有诸侯割据,还有三国乱世,他们想要生存,无论是依附诸侯,还是自立一方,都需要人才辅助。

    他这是未雨绸缪。

    “言之有理!”

    李严点点头,他认为牧景说的很有道理,特别是后面这个理由,那七百县兵俘虏就算有县令出面,一时三刻也不会安心,如果有他亲自临场,倒是能镇压一二。

    “好,某家答应你!”李严拱手行礼,点头应承。

    “那就有劳李主簿了!”

    牧景阴阴一笑,上了船,就别想要下船了,这个李严不管是不是历史上那个蜀汉的肱骨大臣,自此之后,都要烙印上的牧山的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