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娇术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寻访
    因有了从前一番渊源,李劲夫妇几乎是竭尽所能地招待了两人。

    李妻并没有夸大其词,她的厨艺当真是拿得出手的。

    一大盘子卤得十分入味的驴肉,一碟子咸菜,一盘加了白醋溜的白菜,一盘子与鸡蛋同炒的新鲜黑耳,虽然都不是什么金贵东西,可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县的半道之上,已是极难得的了。

    两人道了一回谢,配着一壶叶脉翠绿、汤色嫩黄明亮的靖安白茶,吃了一顿舒舒服服的午饭。

    虽然还是大中午,李劲却早把茶铺的招布倒过来挂了,等到把最后一个客人送走,他就闭了门,进来寻顾延章说话。

    “还未来得及恭喜恩公!我前月从同窗处得了今科消息,才知道恩公中了状元!”

    顾延章站起身来,行礼道谢,又道:“李兄叫我延章便可,切莫如此称呼。”

    两人互相寒暄了一阵,李劲又忙拉着妻子向季清菱行礼道谢,这才一并分位坐下。

    他虽然科场失利,如今看得透了,倒是当真放下了,向顾延章交代起自己这小半年来的动向,口气之中满是知足。

    “原有一个走得近的同窗,屡试不第,一气之下经商去了,他从前就机灵,后来得了一个过往行商的青眼,许了独女给他,虽不要他入赘,他想着自己兄弟多,岳丈这一处年纪大了,又只有一个女儿,便跟到了赣州……”

    “我当时走投无路,当真身上没几文钱了,正巧路过赣州,想起还有个熟人,便去寻了他。”

    “借了钱,原就想,回了家也无事可做,不过就是坐馆而已,哪一处坐馆不是坐,此处甚是安稳,人也富足,县乡里头倒有许多要启蒙的毛孩子,不如就在此处赚点子钱,好歹以后回乡也不至于囊中空空,不回乡,此处也不差……”

    “那同窗?如今是在会昌县里头做生意……什么生意?都做!做得不大不小,也倒腾柑橘、也卖茶叶,他人比我聪明多了,头脑也好使,他那岳家在会昌扎根上百年了,虽然在赣州城里头算不上厉害,可在会昌县里头,说话也能做得数!”

    李劲一气儿说了许多话,把什么都交代过了,才想起来问道:“官人,你此刻怎的在这处?琼林宴后,正该衣锦还乡才是……”

    顾延章数次纠正,对方始终不肯改换称呼,他也只得罢了,听得问,便道:“我也不瞒李兄,我得官正在赣州,想着上任前来走一回。”

    李劲着实愣了一下。

    他叹了口气,道:“我算是服了,若是我得了状元,不再把四处招摇遍了,是不肯赴任的……怨不得我只能当个白身,你却是官人……”

    虽是犹豫了一下,他鼓足了勇气,还是问道:“我虽没能耐,却也有心搭把手,只不晓得能做得什么用?”

    顾延章却是认真道:“当真有一桩事待要拜托李兄了,烦请帮着写个帖子,教我带去那会昌县,也请李兄那一位同窗做个指引。”

    ***

    会昌县,清溪乡,罗塘村。

    眼见头顶日头越发地大了,张老汉用胳膊抹了把满头满脸的汗,把田垄的泥给重新拦上了,洗了洗手脚,这才收拾东西回家。

    会昌四季分明,因得四面环山,并无酷暑,然而即便这样,大中午的,若是继续在外头干活,到得晚上,非得中暑不可。

    夏日天热,村子里又都是乡里乡亲的,门一般都不锁,他家中门也是半掩着,还没来得及跨进去,张老大便听得里头他弟弟在说话。

    “去赣州?有两条道,一条旱道,一条水道,旱道打右水、高排那一路往下,小半日功夫就能到,旱道要走上大半日,只如今这一阵子雨水太多了,赣江涨水,不敢随便行舟……”

    张老汉有些疑惑。

    听这话头,倒似跟外人在说话,村里头少来生人,也不知道是什么事。

    一面想着,一面往里面打量了一眼。

    堂屋里坐着四五个人,瘸了半条腿、又被用砖块垫平的烂桌子上头,摆了一筐子还青着的早桃,并几个大大的涩梨——家里甚时舍得买这东西了?倒是费钱!

    他一眼就瞧见当中一个,其人坐在地上的草蒲团上,却比起余下几人都高了一大截,看起来像是个秀才公,又比秀才要健实多了,对方身着青布襕衫,见得自己进来,立时便站起身来。

    “大哥,这是田八带过来的秀才公,说是听说咱们村你种地种得最好,特来问几句话。”张老二忙跟着站起身来,先介绍了来人,又对来人介绍自家哥哥,“这便是我大哥了!”

    田八那个忘八,净给人找闲事!

    一个读书的,来寻自家这个种地的,有啥好问的?

    张老汉心中还在嘀咕着,那人已是朝着自己行了个礼,口中道:“打搅了张公了!”

    哎呀,当真是个秀才公!

    张老汉连忙把手擦了擦,作了个揖道:“不敢当,只不晓得秀才公有甚好问的,我却是只会种田种地,旁的都不会!”

    “也无旁事,我原是在书院里头进学,先生给布置了功课,回头要问农课。”那人笑一笑,面上满是谦和之意,“我是外地来此读书的,不怕您笑话,家中原本做生意,田也没有下过,甚都不清楚,幸而有熟人认得您弟弟,便把我带过来了,只有些问题,怕是要叨扰诸位了。”

    张老汉一面听着这人说话,一面早看到了一旁碗柜上头放着的几盒子礼,虽不晓得里面装的是什么,可只瞅那外头的盒子,就知道不是便宜货。

    他面上便带出笑来,道:“只管问,只管问!”

    只你问,我怎的答,却是我的事情了。要是问我地为甚种得比旁人好,这是我的聪明处,却不肯告诉你的!

    张老汉坐到桌边,便同那后生说起话来。

    他一面听,一面答,先还提防两分,后来见问的净是此处几月下种,几月插秧,一亩田能出多少石谷子,一石谷子能出多少米,各自银钱几何,是在县里卖,还是拖去城里卖,税赋几分,有无蝗灾,有无水涝等等半点都不要紧的话,又见那后生一脸认真地拿笔记,十足一个书呆子,倒是放下心来,同几个弟弟唾沫横飞地吹起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