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六十九章 喜酒之约
    “咳咳咳…”

    一连串剧烈的咳嗽,小白的嘴角处已经流出了一道殷红的鲜血。

    再被唐卡的血雾包围之后,小白当即醒悟,不过还是为时已晚,那一口血雾之中被吸入体内后,小白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仿佛被铁锤猛然敲击过了一半,不断地汹涌翻腾着。小白见状当即不顾一切地身形向后暴退,手中的飞链如同疯狂的流星拖尾一般疯狂地乱舞着,将原本想要进一步追击的唐卡封住了进路。

    汗水从小白冰凉的额头上流淌下来,他只觉得自己体内的鲜血如同开水一般沸腾起来,不过身体却并未发烫,反而感到阵阵寒冷。小白之后那血雾已经在自己的体内开始肆意地作祟,不过对于这种进入自己体内看不见摸不到的东西,小白也是无可奈何。

    唐卡追击没有得手也并没有再次追击,反正目的已经达成,她自没有再多麻烦一遭的必要,苍白的脸颊露出从容的冷笑道:“这么快就吐血了?像你这样的渎者可是活不了太长时间的呢。”

    小白伸手用衣袖擦了擦嘴角处的鲜血,虽然体内已然翻涌沉重不已,不过脸上还是保持着刚刚自信从容的神情,好像只是被唐卡的奇袭简单误伤了一下而已,全都无关大碍。

    唐卡歪头看着小白那从容的样子,眼中流露出几分敬佩的神情。她自己的手段自然是清楚不已,这招血雾奇袭虽然并非是什么难以施展的秘书奇力,不过却也算是唐卡的压箱底绝技,轻易时并不会站露出来。

    每个人的鲜血都存在着细微的差异,即便是同一血型的人在注射后也并不能保证百分百不会发生危险,而不同血型人之间注射则必然会导致溶血现象,极度危险。

    唐卡是拥有操控血液能力的渎者,其体内的血液型号早已经发生了一种异变,无论是进入任何人的体内都必然会引起溶血反应。

    刚刚小白吸入了一口血雾之后,唐卡的无数血液分子已经进入了小白的体内,开始与其鲜血发生了大量的反噬反应。若非小白反应及时近乎全身而退,否则其现在早已经溶血而亡。

    “如何,能够硬撑下来虽然看上去够硬气,不过滋味如何还是自己最清楚。”唐卡寒声道,身上所散发出的摄人威势令人感到心头一震。

    小白冷笑一声,左手一番,那银色的短刀径自在他的手上翻转起几个刀花,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可见其手稳得令人发指。

    唐卡见状也不禁有些一愣,血雾这一手她虽然很少使用,不过每次对敌都是屡试不爽,不想眼前这个白发少年竟然看上去毫发无伤,这让唐卡也不禁心中产生了些许质疑,缓缓地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那就让我们继续打下去吧。”说罢爆喝一声,整个人携着血色巨镰如同杀红眼的狂神一般瞬间将领而来,刀头劈头盖脸地向着小白席卷而来。

    小白的淡然让蒙骗住了唐卡,不过身体所承受的伤痛还是令其痛苦不已,要知道那不是两手简单的耍帅就能解决的问题。

    口中的钢牙近乎要被咬碎,不过小白还是任何退却的意思,今日即便战死也绝不后退。

    银色飞链再度脱手,游龙狂蛇一般在空中乱舞着,向着唐卡疯袭而去,银色短刀蓄势待发,很快两个人再度战在了一起。

    ...

    空酒瓶被扔回给了小白,骷髅男孩的脸颊变得微红起来,不过由于脸上的文身加之夜里光线暗淡,让旁人无法看清。

    骷髅男孩打了一个心满意足的酒嗝后道:“谢谢你的酒,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之后还要有事情要去做呢。你保重,抽机会替我向维尼带好。”说罢回身准备离开。

    “小狼!”小白还是忍不住张口叫出了骷髅男孩的名字,骷髅男孩的身体一怔,瞬间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被定在那里,良久才反应过来,他并没有回身,只是轻笑道:“这个名字可有念头没有听到了。”

    小白苦涩地说道:“你要好红的,如果你能活着回来,我还请你喝酒,多好的酒都可以。”

    骷髅男孩嘿嘿一笑道:“是吗?这可是你说的,哎呀呀,素来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这次终于大方了一下,我可要好好想想该怎样宰你一笔。”说话用手按了按头顶上的礼帽,随后道:“我对酒并没什么嗜好,如果真要喝的话,我更希望能喝到你和维尼的喜酒。”

    “我答应你。”泪水已经不争气地从小白的脸上流淌下来。

    骷髅男孩没有回头,自是看不见小白脸上的泪水,而小白也看不到他脸上的模样。

    “再见,兄弟。”骷髅男孩朗声道,随后黑色的身影消失不见。

    最终,这份承诺成为空谈,那一句告别也成了骷髅男孩对小白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

    嗤的一声响,唐卡的镰头飞速地划过了小白的小腿部,鲜血登时流淌而出。

    小白哼了一声,最终还是没有叫出声来。

    事实证明,有的时候实力的勉强不来的,中招后的小白无论是身体敏捷度还是出手力度与之前相比都大打折扣。最可悲的是对于这一点,唐卡很快便发现了其中的奥妙。

    虽然吸入的血雾数量并不多,不过还是给小白以伤害,既然如此唐卡又怎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当即发起更加凌厉的攻击,只让小白痛苦之时更加喘不过气来,最终稍一疏忽便被唐卡所伤。

    唐卡傲然地将血色巨镰向身后一负道:“记住今天的日子,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忌日。”这句话虽然老套,不过却很符合现在所发展的情形。

    小白的脸色也略加苍白起来,他的眼前突然浮现出维尼开朗的笑脸以及骷髅男孩小狼满身的疮痍,最终一抹苦笑浮现在脸颊,最终自己还是没有听从他的警示。

    “你还没有喝到我和维尼的喜酒,我又怎么会轻易地死掉呢。”小白口中喃喃自语着,说罢飞链与短刀同时收入袖中。

    唐卡见状一愣,她还以为是小白放弃了抵抗,不想小白突然闭上了眼睛,口中念出一段晦涩难懂的咒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