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异度荒村 > 第48章 被剥夺的幸福
    之前的那些事情,难道真的与李默蕾有关?王景羿的死,刘潋和我身上出现的危险,说不定,真的是李默蕾造成的。毕竟,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李默蕾不是鬼。但是,叶冥砂又是怎么回事?这次的任务是有两个鬼?

    师远想道。

    众人快速地奔逃,李默蕾在后面越追越近,很快便要再次追上。

    所有人都是恐惧万分,尤其是跑在最后的安岭娴。

    师远回头看去,他看到,李默蕾的手臂向前平伸,手指尖已经快要碰到安岭娴的背部。

    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安岭娴就会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默蕾突然停住了脚步。

    这一幕被好几人看在眼里,但是,没有人停下来。

    众人都是继续跑着,很快便来到了村西墓地附近。

    奋力的奔逃令众人均是感到异常疲惫,好几人都是大口喘着粗气,停下脚步休息。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李默蕾突然停止追赶,但是对已经精疲力尽的众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好事。

    不过,师远却是眉头紧皱,他感觉这次的任务,陷入了巨大的混乱之中。

    安岭娴脸色惨白。她刚才几乎是在鬼门关门前走了一遭,此刻死里逃生,顿时全身虚脱。

    “太可怕了,刚才……真是危险。”

    即便是这个时候,她也依然是结结巴巴。

    “不要掉以轻心。”

    师远提醒着,同时向后看去。

    他远远地看到,李默蕾还站在刚才停下脚步的位置,从他们现在所站的地方看去,李默蕾只是一个很小的身影。

    但是,那毫无疑问就是她。

    她到底想干什么?再这样下去,叶冥砂的情报也没有机会去查。

    师远想道。

    李默蕾所站在位置,就在罗亚森家门口不远处。众人即使想要回去,也根本没法回去。

    现在是午夜,众人只能在外面休息。

    师远建议众人轮流休息,一部分人负责看守。但是,眼下的情况太危险了,根本就没有人敢真的睡着。

    就这样坚持了两三个小时,见李默蕾始终没有什么动静,众人缓缓地放下了心,有几个人迷迷糊糊地陷入了睡眠之中。

    罗亚森的脑子一团混乱,似乎什么也听不懂一样,对师远等人的问话充耳不闻。

    师远无奈,只好自己继续尝试查找关于叶冥砂的信息。网络虽然极为便利,但终究有些信息是无法通过普通的检索查到的。师远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他也只能不断地在普通的网站上搜索。

    花了不少工夫,但始终没有什么进展。

    仇恨。相似。同一天出生……

    师远在心中不断地思索着这些词语,努力地想要将碎片拼合起来,但却始终是无法做到。

    这些线索,还太少,根本不足以拼出完整的画面。

    忽然,师远无意中看到,在某个论坛上有一个帖子,标题为《我是一个被抱错的孩子,我该怎么办?》。

    抱错?等下,阎氲宁和叶冥砂,会不会是这种情况?

    师远立刻仔细查看那则帖子的发帖时间和发帖人的ID。时间是七月三日,发帖人的ID为“被剥夺的幸福”。

    这个人,会不会就是叶冥砂?

    师远立刻查看帖子的内容。

    “被剥夺的幸福”讲述了自己寻找身世的过程,并发现当年自己是被抱错的。她发现,自己的亲生父母十分富有,那个与她身份互换的女孩享受着这一切,她却每天生活在困苦之中。她想要回属于自己的人生。

    这似乎是一个不算特别的故事,师远虽然可以从字里行间感受到“被剥夺的幸福”的痛苦和怨怒,但是,却总觉得少了什么关键的东西。

    死亡。

    至少在发帖时,叶冥砂是活着的。两天后,她就被活活烧死。这两者之间,是否有什么关联?

    师远继续向下查看帖子的回复。

    回复数量不算太多,但是师远发现,其中有一个名叫“黑乌山”的用户极为活跃。

    黑乌山?暗鸦岭?

    在回帖当中,黑乌山先是对“被剥夺的幸福”表达了同情,随后便积极地为她出谋划策。

    最终,黑乌山提议,让她施行一个“仪式”。

    所谓“仪式”,就是让她准备草人、被诅咒者的血液、白色蜡烛、猪油等道具,在地上绘制“法阵”,按照一定的程序念诵“咒语”,从而与被诅咒者互换身份。如此一来,她就可以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被剥夺的幸福”完全信以为真,对黑乌山千恩万谢。

    师远微微皱眉。他注意到了“被诅咒者的血液”这几个字。

    按照帖子内容来看,“被诅咒者”应该指的就是阎氲宁。

    在罗亚森找到的旧新闻的图片当中,师远记得,他看到了一滩血液。

    那个,难道就是“被诅咒者的血液”?

    “阎氲宁,七月三日到七月五日之间,你是否受过伤或大量失血?”

    师远立刻转头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阎氲宁惊讶地道,“七月四号那天,我找的第一份工作要求我去体检。体检需要抽血,结果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护士抽了很多血,我当时还以为我要死了……”

    回忆着当时那一幕,阎氲宁的脸色变得煞白。

    她记得清清楚楚,她以为那只是一次普通的抽血,结果,那名护士竟然抽走了她大量的血液。她眼看着自己的血流入了一个如同大型试管一样的东西中,自己的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阎氲宁几乎快要晕厥。

    “果然……”

    师远下意识地说着。

    但是,叶冥砂又是如何做到的?难道她认识那名护士?可是,即便如此,也不能随便大量抽血吧?

    这时,一个念头跃入了脑海。

    那个护士,就是“黑乌山”。

    亦或者,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那么一个人。

    总之,叶冥砂快速地准备好了一切,进行了那个“仪式”。

    只是,那个过程出现了问题,导致失火,并最终烧死了她自己。

    或许,从她出生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这次的死亡。而那抱错的意外,也是必然发生的,是她命运的一部分。如今,叶冥砂成了这个任务的一个“道具”。而这,也是她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