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龙符 > 第六十五章 学习论道
    “却是如此,主人聪慧,已把握到脉络。”义明赞叹:“人类在太古时代,智慧从茹毛饮血到吃熟食,最后有高明智慧,花费了数百万年之久,而人会吸收灵气到现在,连数十万年都不到,所以想要彻底进化,那还早着呢。谈论这些时候尚早,还是落到具体情况上来,主人首先要学习聚灵阵之远离,以意念感受天地磁极,和武道精神结合,才有踏入道境之希望。”

    “你学识如此渊博,已不属于我们大永朝的博学鸿儒,蛮族难道也有文明?”古尘沙好奇,按照道理,蛮族没有什么文化,还是原始部落性质。

    “我们自然有文明,但因为邪神的引导,所以走上另外条路。”义明用心想了想,脸上出现矛盾神色:“我现在不再信仰邪神,就看得清楚了,邪神其实是在利用我们蛮族,把我们当做奴隶,为他在物质界杀戮,获取他们需要的灵魂。如果没有邪神,我们蛮族也可建立起和你们一样的王朝。”

    “不错,这都是邪神在作祟,但却没有办法,人是不可能反抗神,尤其是你们蛮族,信仰深入人心。”古尘沙心中暗喜,义明有这样想法,以后说不定真会改写归正。

    “以后主人修建府邸,我可主持,修建真正的聚灵阵。让主人整个府邸都充满灵气,却不外泄。”义明本身也是建筑大匠,主持修建神庙,无所不通。

    能到道境七变,绝对不是简单人物。

    当下,古尘沙向他学习聚灵之道,听他讲解各种风水磁极变化,又听他对于道境的理解和感悟,还有蛮族许多高手晋升道境的经验,甚至摩诃镇狱经中的武学也听到很多,对照巨灵神功,天子封神术,自己总结出系统的修行之法来。

    恍恍惚惚之间,他觉得天地缩小了,自己变大了,时间流逝得飞快,各种知识相互沉浮,却并不杂乱,而是非常协调,如清泉流淌在心中。

    不知不觉,就过去三天三夜,他完全沉醉在学习之中。

    最后从沉醉中醒来,他并没有任何疲惫之意,稍微运转气血,呼吸吐纳,体内血液如大河奔涌,顷刻就游走全身,每寸血肉都软似棉,坚似铁,对于日月炼和日月变又有新的体会。

    “主人受益匪浅,你的气血变化纠缠我都感觉到,博大却不汹涌,如日月永恒悬挂,此种功法,真是奇妙。”义明也在细细感受,偶尔出言指点。

    “摩诃镇狱经我觉得也不是邪门外道,相反是降魔之道,以包容万界的胸怀,镇压地狱邪魔,此经我细读了前面义理,觉得甚是符合法家的惩恶之道。”古尘沙再次讨教。

    “摩诃神既可正,也可邪,神话中他既是镇压地狱的神,也是地狱中各种恶魔邪神的王,所以摩诃镇狱经中有正有邪,难以分别,修炼此经的人也是如此,想成魔,想成仙,都是随着自己心意而来。”义明解释着:“不过此经有三卷,我的修为只能修第一卷而已,后两卷更加高深,也不是我所能接触到的。”

    “那蛮王卡罗到了什么修为。”古尘沙想起那天要从传送阵中过来的蛮王。

    “他已经到了道境十二变,摄魂夺魄之境,所到之处,方圆十里之地的人,都会被他的神念所操纵,变成听他话的人,这是用来对付永朝大军的杀手锏。”义明道:“道境九变以上是灵魂,神念,神识,精神的修为,十变乃一心千用,脑海中分出千百个自己,做不同事情,却都不冲突。到了此变,运算之强大,已匪夷所思,所以必须要琉璃玉身的大脑才可支持,若没有练成琉璃玉身,脑子就承受不了,一心十用都困难。甚至变成白痴。至于第十一变灵魂触须,就是你千百个念头好像触须似的以身体中心散发出去,感知四周各种情况,比亲眼所见都要清晰明白,更能隔空透视,甚至观察物质结构,这就是先天罡气无法办到之事。十三变摄魂夺魄,那就是千百个触须念头衍生出去之后,进入别人身体,压制别人的思维,从而操纵别人的身体。到达此变,行走在人间,就极其恐怖。”

    “灵魂触须,摄魂夺魄,此两招的确恐怖,无可抵挡。”古尘沙惊骇:“只要境界不如他的人,甚至不用看你,十里之内,就无声无息把你思维压制,让你变成他的提线木偶。先天罡气还是有形有质的东西,可以躲避,可以抵挡,但此心灵之力,那就根本无从防护。”

    “不错,力有很多等级,道境五变之下,都是用血肉之躯的蛮力。道境六变到十一变,却就是先天罡气,也就是内力。到了十二变,却就是神力!蛮力,内力,神,乃元神,乃精神。”义明细细解释:“这就等于古人用石器,然后青铜器,最后铁器。每次都会带来本质之变化。”

    “我已经熟悉了从凡境向道境之各种变化,还有怎么调动磁极震荡使得灵界时空的灵气泄露下来,说白了人体要踏入道境,也是气血震荡,呼吸协调,神智洞穿,使得人体内部构成个风水阵法,加强自身磁极的穿透力,使得灵气吸入体内,和气血融合,坚固肉身,开通百窍。”古尘沙完全明白了,经过学习领悟,他心灵晶莹剔透,从凡境到道境的变化都一遍遍推算,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此时,他才觉得,道境离自己真不远,只差那层薄薄的窗户纸,机缘一到,一捅就破。

    “不错,主人已经明白所有,就没有任何迷惑和犹豫,这对于修行是有好处的,不过主人要主意,天露不能乱用,此物有夺天地造化玄妙,你以后踏入道境,吸收灵气,再服用天露,相互结合,那修炼的速度能快十倍,天露是强化一切,可以赋予任何东西灵性。”义明再次指点:“道境一变就是吸收灵气,积蓄浑厚,这需要五到八年日夜勤练,然后改变肉体,到达二变九牛二虎之境,但主人如果服用天露中和灵气,那只要十天八天,就可到达二变,然后勤加练习,一年就可到三变,三年到四变,五年绝对到五变,天露之功效,还远不止于此。”

    “天露居然还有如此之多的运用?”古尘沙暗暗可惜,为了使螭龙铠进化,浪费足足四百滴天露,这算起来根本不值得:“对了,我还收取一柄破法仙剑,此剑要怎么收取?”

    古尘沙把螭龙铠穿上,伸手微抓,手上就多出柄银鱼似的仙剑。

    这仙剑从日月祭坛空间中出来,立刻爆发出威严,笔直冲天而起,就要破空飞出,连古尘沙身体都带了起来。

    还好有义明在,双手猛抓,先天罡气化为气泡,把这仙剑包裹在其中。

    仙剑不停挣扎,却就是逃脱不了道境七变高手的镇压。

    “此剑了不得。”义明脸上出现明显震惊:“它体内灵气积蓄不足,只有平时十分之一的力量,如果积蓄圆满,连我都镇压不住,当年我们蛮族占据不了献朝,其实无法,灭法,末法,断法,破法,五剑合璧,加上万法通天阵图,聚集在一起,组成庞大剑阵。足可以灭杀蛮帝。不过五口仙剑布置大阵之后,其中灵气就会消耗殆尽,必须要百年积蓄,才可布置第二次。”

    “原来如此。”古尘沙道:“我听尘家的人说,太师闻洪已经快修到道境二十七变,两界无间,到时候收回此剑,不知道是真是假。”

    “多半是真,太师闻洪此人惊天动地,修炼万星飞仙术,更得到过上古之神陨落的骸骨,融入身躯,增加千年苦修,这是旷世奇遇,才使得他远远超过常人。”义明还在镇压破法仙剑:“此剑其中有他的烙印,根本无法收取降服,除非有境界比他高之人,但哪里去找这种人?除非是大永天符大帝古踏仙,那弹指之间,就可炼化此剑。当然,如果我用摩诃献祭,斩杀生灵,利用摩诃神的力量,却可能抹掉太师闻洪的烙印。”

    “献祭?”古尘沙突然想到:“献祭摩诃神,那却不如找办法,献祭天道,却就很容易抹杀太师闻洪烙印了。但我却也没有从古书中找出献祭的方法。”

    “义明,你也是蛮族高层,可知我父皇修为到底何等程度?这次要对蛮族进行浩大战争,这可就是要直面邪神,你觉得我们有胜算不?”其实古尘沙最关心的是这个。

    “天符帝的修为乃古往今来,最强之大帝,哪怕古之天子也根本不及他。我屡次接到神谕,神都感觉恐惧,他应该真是到达了三十六变他化自在之境,而且是最高巅峰,随时都要突破,或者已经突破!但蛮族有诸多邪神,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正神也已对天符大帝不满,更有数以亿万里之遥的大威王朝也觉得危机,已和我们蛮族联手,要对抗天符帝的这次行动,这还不算,隐藏在许多洞天中的仙道门派也觉得天符帝太危险,已经开始联手,整个无尽大陆,不知道多少强者,天符帝要全部对抗他们,只怕也不是容易之事。”义明道:“这些事情,却就不是我们所能猜测的,哪怕天道也有不周全之处,我们都只是莽莽大势中微不足道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