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龙符 > 第四十一章 降魔之刃
    “居然是武学宗师。”古尘沙见对方出手,就知其真正修为,也暗暗惊讶,这次三县邪教和蛮族之中真是高手如云,连霸南省都只有两个宗师坐诊,而攻打个小镇子都有两个宗师。

    前面个邪教头目宗师已经冲上镇子城墙去杀人了,这个宗师手持“熔血之刃”要砍杀古尘沙。

    这刀血气森森,摄魂夺魄,上面似有魔力,锋利程度绝不是一般宝刀可媲美的,古尘沙不用看就知绝不能让此刀割破皮肤。

    此刀虽不如龙骨剑,却也拥有恐怖杀伤力。

    “好刀,正愁没有兵器,就送上门来。”古尘沙连道境二变的黑煞蝙蝠都杀了,哪里还会在意普通的武学宗师?

    他脚下挪移,连续闪烁,把刀芒避开,双目明察秋毫,瞬间就找到了破绽,突出手掌,从背后震断了此邪教头目的心脉。

    在击杀邪教头目的刹那,他意念沟通祭天之台空间,空间就把这头目的鲜血精华和魂魄吸收进去,悬浮在祭坛上空,成为血球。

    “熔血之刃”随后掉落,被古尘沙一把抓住,居然重达百斤,也不知道是什么钢铁所铸,挥舞起来血腥逼人,仔细观察,就发现其中有血色符箓闪烁不定,其中传来嗜血意念,夹杂着一套狂暴的刀法传入自己脑海,要把自己变成嗜血狂魔,到处去杀人。

    也就是说,谁抓住这把刀,就要被刀做控制。

    每杀一人,这刀上的符箓都似乎会吸取走那人的精血元气甚至灵魂,增强刀本身的威力。

    “好邪恶的刀。”古尘沙急速回忆自己所读的邪教秘闻,灵光闪烁,顿有记录浮现在脑海。

    “嗜血教杀人祭祀血神炼刀,先炼七口熔血之刃,以合七杀之意,各自斩杀生灵,然后合一,成为人魔血刀,再炼进步,则可成地魔血刀,最后大成,就成天魔血刀,此刀就是天魔,天魔就是此刀,一旦练成,天血雨,夜鬼哭,鲜血淹没人间.....上古之时,有绝世血魔练成此刀,被古天子镇压,毁此刀祭天,得降魔之刃......”

    简单来说,这口邪刀被人掌握,就会狂性大发,是刀控制人,不是人控制刀。

    “哼!小小熔血之刃,就想控制我?简直笑话!”古尘沙意念冥想,刀已经消失,进入祭天之台中。

    嗡!

    古尘沙毁刀祭。

    那刀陡然炸开,血光冤魂甚至还有邪恶血神意志都被天道吸走,转而在祭坛上出现一口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兵刃。

    “降魔之刃的雏形?”古尘沙意念稍动,这兵器落入掌中,重达也是百斤,青光莹莹,稍微晃动就摇头摆尾,似条青龙,有灵性:“此剑锋利,虽不如龙骨剑,但如果找到另外六口熔血之刃,祭祀天道,就可获得超越人魔血刀的降魔之刃,那个时候,未必就输于龙骨剑。”

    真正的降魔之刃可斩伤天魔,现在这雏形威力连万分之一都不到,但仍旧是神兵利器,有此兵器配合日月杀,加上祭天之台空间的隐藏,那恐怕连铜皮铁骨的强者都可伤害。

    如果没有神兵利器,哪怕古尘沙施展日月杀,凭借肉掌打击,杀死黑煞蝙蝠这种道境二变的高手也许可以,但对三变铜皮铁骨那无能为力。

    “主帅死了,主帅死了!”

    许多邪教徒看得清楚,突然有人跃上高台,一招就斩杀主帅,夺走熔血之刃。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邪教徒心神动摇,甚至边缘的教徒就开始溃散。

    本来邪教徒就是百姓胁迫,纵然是稍微训练,洗脑,喝了些激发潜能邪恶符水,万万不能和训练十多年的精锐士兵相比,这就注定了历史上,邪教造反几乎没有成功的例子。

    古尘沙懒得管这些,手持“降魔之刃”的雏形,跃下高台,直奔镇子上的城墙而去,要击杀剩下的那个武道宗师。

    当他跃上城墙,惊讶发现,这邪教头目宗师本来要大开杀戒,但却被五个年轻人抵挡住。

    五个年轻人,都持剑,组成剑阵,左右穿插,威力极大,似天罗地网,春蚕吐丝,把这邪教头目宗师牵制住,一时之间这邪教头目宗师居然还奈何不了五个年轻人。

    五个年轻人修为也很不错,都是武学大师,凡境三重“出神入化”,这对于镇子来说,简直就是奇迹。

    就算是省城富豪弟子,想要修成武学大师也是难上加难,百里挑一。

    要知道,武学大师进入军队,只要稍微立点军工,杀点蛮族,就有资格成为六品将军。大永朝廷规定,凡是六品到四品之上的武官,都必须要是武学大师。而三品以上的,就必须要武学宗师。

    “这是什么剑法?五行俱全,丝丝入扣,似春雨,似夏雷,似秋霜,似冬雪,似炎阳。”古尘沙冲杀到城墙上,稍微观察,就发现这五个年轻人潜力十足,似得到过奇遇,手中的剑也奇古,不似现在所铸。

    不过,想要收拾下眼前这邪教头目武道宗师却不是那么容易。

    “熔血之刃!”就在此时,这武宗头目反手拔出背后兵刃,血光爆射,又是一口熔血之刃出现了。

    此刃一出,顿时五个年轻人头晕目眩,危在旦夕。

    古尘沙身躯横跃,掌中“降魔之刃”雏形洒出一片剑芒。

    当!

    血光全部消除,溶血之刃消失不见,邪教头目武道宗师整个人跪下地上,头颅已滚落下城墙。

    “一招杀死武宗?”五个年轻人清醒过来,几乎震惊得呆滞住:“难道是道境仙人?”

    在许多凡人眼力,道境不食人烟火,吐纳天地灵气,就已经是“仙人”。

    “现在头目已被杀死,那些邪教徒也失去支撑力,立刻出击,驱散教徒。”古尘沙挥手。

    “诸位,开门冲杀!”五个年轻人振臂一呼,顿时应者云集,这些镇民都来了士气,打开城门杀出。

    那些邪教徒抵挡一阵,奈何没有高手压阵,实在是难以为继,都纷纷四散而逃。

    镇民也不去追赶,就收兵回城,怕邪教还有高手前来袭击。

    “鄙人乃镇长,感谢大侠相救,感谢大侠尊姓大名?”镇长带领那五个年轻人,还有几个老者连忙来拜见古尘沙。

    “我乃十九皇子古尘沙,受封尘国公,以钦差大臣的身份来到献州,现要带兵剿灭霸南省邪教叛乱,你们不要怕,朝廷大军已经随时都整装待发,我特来查看敌情。”古尘沙倒不隐瞒自己身份。

    “什么?”镇长听傻了,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大官估计就是县令,或者知府,连巡抚对于他来说都是只能仰望的存在,不过他也是读书人,穿着打扮素有修养,连忙跪下,对五个年轻人道:“你们还不跪下。”

    当下,所有人跪了一地。

    “不知十九殿下驾临,我等罪该万死!”

    “起来吧,眼下是非常时期。”古尘沙挥挥手:“眼下这个镇子不能待下去,邪教和蛮族高手如云,两个宗师死之后,肯定会派更强的高手前来。你们怎么不去霸南省城?”

    “殿下,我们全镇有上万人,全部撤退,拖家带口怎么跑?恐怕还没到霸南省城就被邪教追上,或者自己累死。再说省城人口也满了,很多县城人都朝省城跑去避难,连城都不能进去。我们商量过,只有死守镇子,共同存亡。”一个年轻人连忙道。

    “也是。”古尘沙放眼望去,镇子里面还有许多老人,妇女小孩,这些人一天也走不了百十来里,更别说戴上金银细软干粮食物,上万人就算到了省城,都无法安排,每天吃喝开销,排泄都是大数目。

    他稍微思索,也知道眼下坚守镇子是没办法的办法。

    “你们五人叫什么?我刚才看武功颇为不错,剑术更是传承上古,怎么不去考武官?为朝廷效力。”古尘沙问着。

    “他们是五个其中有个是老朽犬子,还有其他四个是镇上大户的儿子,五个从小就玩到大,结为异性兄弟,平时尊古之圣训,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到处游历,反正现在水路方便,也不知道在那座山里得到了五卷剑经,各自修行一卷,居有小成。本来他们也想去考武官,但正好邪教爆发,人心惶惶,朝廷大军也都收缩,就耽搁了。现在遇到十九爷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正好为十九爷效力,希望能谋个出身。”这镇长倒善于抓住机会。

    “你们五人大有潜力,我手下也正缺人,但还要看你们自己的意思。”古尘沙想想自己府邸中全部是龙雨云的人也极为不妥,眼前这五人有奇遇,剑法奇妙,身家清白,若能招揽培养,却是好属下。

    “还不快谢过十九殿下!”镇长看见五个青年愣愣的,顿时大发雷霆。

    “谢过十九爷。”五人连忙磕头。

    “既然如此,你们等事后去京城我府邸找管事太监小义子,我给你们写份手令。”古尘沙想想:“眼下,你们还要保护镇子,但武功还是浅薄了些,找个僻静之处,我指点你们几招后,还要离开这里,深入虎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