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玄界之门 > 第四十一章 拼命
    爆鸣声一响。

    最前面一只刚刚跳跃而起的血犬,一声哀鸣,体表血花一现,整个身躯向后倒射而出,并“砰”的一声,被一根羽箭硬生生钉在了附近的一颗小树上。

    其他四只血犬一惊,还未来及作出其他反应时,又是两根羽箭一闪而逝,从两只血犬脑门处贯穿而入,让它们吭都没吭一声刻倒地毙命。

    “是血刚弓!快让剩下的血犬躲起来”金五爷一见此景,再光一扫石牧手中所持的紫色巨弓,当即一愣的忙吩咐道。

    即使以金家实力,培养这几只血犬也是大不易的!

    犬仆眼见三只血犬瞬间被杀,原本已经大为心痛,一听金五爷此言,口中毫不犹豫出刺耳的嘶吼声。

    剩余的两只血犬,当即同时转身,一个向附近某个灌木疯狂冲去,一个直接跳到了旁边的一颗大树后。

    “嗖”“嗖”两下破空声。

    一只血犬方冲到灌木丛前,就被羽箭贯穿脖颈的飞出数丈远去。

    另一只更是哀鸣一声,身躯被羽箭直接洞穿树干而过的钉在了地面上。

    五只血犬转眼间就被石牧用血刚弓硬生生击毙了。

    “我要杀了你!”

    犬仆见此,两眼立刻通红了起来,大叫一声,身形仿若野兽般的四肢着地,向石牧这边狂冲而去。

    这五头血犬都是他从小就由犬仆亲手养大的,平常待之仿若亲生儿子一般,此刻瞬间全毙命在石牧手中,竟让他失去了理智,只想过去将石牧亲手撕个粉碎。

    “笨蛋,快回来。”金五爷见此大怒,急忙大叫一声。

    不过犬仆却犹若未闻,只四肢着地下,身形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变得难以捉摸之极。

    石牧见此,脸色凝重,二话不说的单手往身后一抓,手中竟然多出了三枚羽箭,并同时搭在了弓弦上,手指仿若弹琴般的猛一滑动。

    三声爆鸣声几乎同时响起,三根羽箭几乎连成一条黑线的从巨弓上激射而出。

    正在奔跑中的犬仆,猛然一跳而起,让第一枚羽箭从身下处激射而过,身躯再猛然一扭,让第二枚羽箭紧擦耳边的一闪而过,第三枚羽箭却再也无法躲过了。

    一声惨叫后,他就被第三枚激射而至的羽箭贯穿左眼而过,尸体向后倒飞出好长一段距离后,才重重落在了地上。

    金五爷见此,脸色顿时铁青无比起来。,

    就在这时,远处爆鸣声一响,赫然又是三枚羽箭激射而来。不过这一次的目标,却是金五爷旁边的鹰仆了。

    鹰仆见到五只血犬和犬仆的下场后,原本就是又惊有惧,一见这次羽箭目标竟是自己后,大叫一声“五爷救命”,人就立刻趴到地面上。

    旁边的金五爷见此,冷哼一声,双手中的金色短棒,忽然“唰”“唰”“唰”三声向旁边击出。

    “咔嚓”三声脆响后,三根羽箭被从附近虚空中闪现而出,折成六截的落到了地面上。

    “废物,给我留在这里,我来亲自对付这个贱种。”金五爷冲鹰仆低骂了一声后,身形一动,整个人就向前飞出,每一跳都轻飘飘的足有五六丈远,转眼间就冲出了二十多丈。

    远处石牧见此,瞳孔微微一缩,单手再往背后一抓后顿时又有三根羽箭抓到手中,再一次三箭同出。

    “砰”“砰”“砰”三声。

    三根羽箭毫无意外被金五爷手中短棒轻易击飞。

    这一次,石牧倒吸了一口凉气,终于真正体验到了后天初期和中期武者间的巨大差距,不过当他单手下意识的再往身后一抓后,身形却徒然一僵。

    其背后的箭囊中赫然空空如也,再无任何一根羽箭了。

    此刻,金五爷再几个飞跃后,已经近身到十余丈之处了。

    石牧不及多想什么,一咬牙后,将手中紫色巨弓一抛,将腰间的日月刃一抽而出,单足猛然一踩地面,竟然迎着对面强敌的冲了出去,手腕一抖,九道刀影飞卷而出。

    “一息九斩!你竟然将风驰刀法修炼到了大成地步。不过就算如此,你也要死!”

    刀影笼罩之下,金五爷的声音冷酷之极。

    下一刻,一声铜锣般的巨响骤然传出,金濛濛棍影狂闪而现,九道刀影全都一卷而灭。

    石牧更是只觉手中一热,从对金色棍影中传出的庞然能量几乎是和吴童交手时的两倍以上,虎口再次崩裂而开,日月刃兵刃“嗖”的一声,瞬间脱手而出,冲天而去。

    就在这时,他面前狂风一卷,一根金色鬼魅般的闪现而出,重重捣向其面门。

    石牧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一声低吼,另一条手臂一挥,一拳狠狠砸向了金色短棒上。

    “轰”的一声。

    金色短棒被拳头砸的微微一偏,当即向下一滑的点在了其一侧的肩头上。

    石牧瞬间只觉肩头处仿佛被什么巨物撞上一般,“蹬蹬”向后退出数步,痛彻心扉的感觉瞬间传来。

    “哼,原来穿了我儿的金丝甲,我说为何没有一击捣碎你的骨头。也好,那就让你尝尝我苦修多年的血煞掌厉害!”

    金五爷见自己没能一棍敲碎石牧的肩骨,也大感意外,但目光再仔细一扫石牧破烂衣衫内露出的丝丝金光后,才冷哼一声的怒极道。

    下一刻,他将两手中金色短棒一抛,身形一飘,再次横跨数丈距离的欺近到了石牧近前处,一只狂涨大半的血色手掌蓦然出现在石牧面前,带着一股腥臭气息的一拍而下,让人闻之欲呕。

    石牧面对对方这般诡异攻击,竟然不闪不避,反而双目疯狂之意一闪而过后,只是怒吼一声,突然原本抓着日月刃的手臂猛然一抖,缠在其手腕上的某根细细链条当即一阵叮当作响。

    原本飞落一旁的日月刃猛然间向石牧所在一弹而回,并在途中滴溜溜一转,化为一轮巨大银色刃轮恶狠狠斩来。

    以银色刃轮来势之凶猛,大有将金五爷连同石牧一同切成四截的同归于尽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