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玄界之门 > 第三十章 离意
    “冯离倒是有心了。  ”

    石牧喃喃的说道,抚摸一遍紫色长弓,脸上满是掩不住的喜爱之色。

    低一看。

    在包裹中,赫然还有找个皮袋,里面装着一捆淡黄色长箭,箭头是黑铁打造,尾部镶有整齐的黑羽。

    石牧从皮袋中抽出一根长箭搭在弓箭上,试着对着窗外比划了一二后,就忍不住带着弓箭皮袋离开了屋子。

    整整一天,石牧都留在庄园中练习新到手的紫钢弓。

    他以前就曾经在武馆学过弓弩之术,故而没有多久,就将紫钢弓掌握了个七七八八,甚至在路过的庄园下人眼中,在其只拉开紫钢弓小半情形下,十箭中已经有三四箭能射中五十多步外的靶子,算是十分惊人了。

    ……

    晚上。

    庄园大厅中。

    “石大哥,你要去边塞三州,去加入军武堂?”钟秀睁大了眼睛,吃惊的问道。

    “不错,我打算过几天就走。”石牧平静的说道。

    “石大哥若是走了的话,那我怎么办,这个庄园呢?”少女怔怔的问道。

    “附近田地和城中的酒楼,我前两天已经让张锁卖掉了。至于钟姑娘的话,你可以有两个选择,一是我可以送你到珍姨那里去,想来吴家就算对你还存心不良,也绝不敢得罪金家的。二是你可以先跟我一起上路。你以前曾经说过,你们钟家虽然没有什么人了,但你母亲那边还有一个远方表姑在卢龙府清水城,此城也离边塞不远,我可以先送你到那里投亲去。”石牧胸有成竹的说道。

    “石大哥,我能不能还留在你身边?你单独一人到新地方话,身边正好缺少一个做饭斟茶的丫头。”钟秀听到石牧这般回答,微微地下头去,半晌后,才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回道。

    “钟姑娘,那边塞三州是紧挨蛮族荒原,经常有大队蛮族入侵。我当日虽然没有答应钟大叔的遗言,但又怎能将你带到那般危险之地。况且我这次过去,主要想参加边军的军武堂,要好好的修炼武功,多半不会在外面另外单独找住处居住的。”石牧仿佛听不出眼前少女话中的丝丝情意,摇摇头的拒绝道。

    听到石牧这般回答,少女脸色白了一白,好一会儿后,才再抬起螓,嘴唇微咬的说道:

    “若是石大哥真不方便我留在身边的话,那小妹还是投亲去吧。”

    “很好。既然你有了决定,几天也准备一下,我们到时一起上路就行了。”石牧听了,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就在石牧做好准备,打算子过几天就离开丰城的时候,,第二天大早的某件意外事情,彻底打乱了其计划。

    ……

    “你说什么,有人在骑马踩踏我们庄子的田地,什么人这般大胆?”石牧望着眼前慌忙回报的张锁,眉头皱了一皱。

    “其他人我不认得,但为的那人是金家五老爷家的田少爷,我当初曾经见过他一面,不会认错的。石少爷,这可怎么办,我们虽然已将田地卖给其他人了但还未真正转交,若是这些田地被糟蹋的不成样子,恐怕那些买家不会愿意的。”张锁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田少爷,就是那个金田吧。好,我去看一看。”石牧只是略一思量,也就想明白这所谓的“田少爷”是何人了,当即目光一冷。

    要不是,金家那位五老爷说动金家老祖,夺取了原本给他的气灵丹给了金田,他恐怕还不一定非要远离丰城的。

    他虽然性格沉稳,此刻一听捣乱之人是金田,心中也不禁“腾”的一下,满是怒火起来。

    石牧当即走出了庄园,直奔不远的大片田地而去。

    不多时,他就到了某块田地边上,一眼就看到在这块田地中心处,正有数名穿着华美服饰的少年,骑着高头大马,在田地追逐一头花色狐狸。

    这狐狸个头不大,但在田地中来回跳跃不停,十分的灵活,纵然这般多人在马上大声嬉笑吆喝的追逐不停,一时间也根本无法抓住。

    石牧看着田地中被花狐和马匹早糟蹋不成样子的青苗,脸色变得铁青起来。。

    “石少爷,那个人就是金田?”

    这时候,张锁喘着粗气的跟了上来,并指着人群中某个塌鼻子蓝袍少年说道。

    石牧h闻言,冷冷扫了少年一眼,忽然大步向田地中间走去。

    正好这时,那头花狐一个拐弯,竟然带着那几名少年直奔石牧所在冲了过来,为的正是蓝袍少年。

    金田等人显然也看到了石牧,不过其他几名少年略一犹豫后,马不觉迟缓了几分,只有金田却毫不理会,仍然狂抽身下马匹几下,向石牧狠狠狠撞来。

    “金田,住手。”

    “你在干什么?”

    后面几名少年见此,大吃一惊,纷纷出口喝止同伴,不过金田根本一副犹若未闻的样子。

    石牧见此,双目一眯,忽然足下一抬腿,就“砰”的一声,将从附近跑过的花狐给踢了一个跟头,然后肩头再一晃,让过了急冲过来的马头,一拳冲马身狠狠一捣而出。

    “轰“的一声巨响。

    蓝袍少年和身下马匹,横着直接飞出丈许远去,连人带马重重摔到了地上。

    “啊”

    后面其他几名少年见此,惊呼出口,纷纷赶了过来。

    “你这贱种,想找死”

    就在这时,蓝袍少年竟然将压在身上的马身一推而开,狂怒的一跳而起,竟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的样子,不过其胸前刮破衣衫处,隐约透出丝丝金光。

    “吓死我了!金田竟然没事!”

    “这个人就是七姨名义上的儿子石牧?好大的力气!“

    “听说他曾经号称丰城第一武徒过的,但看起来也很普通嘛。”

    “咦,金田这家伙怎么把金丝甲穿了出来。”

    “就是,这东西可是五伯视若性命的东西,平常我等摸一下都不行的。”

    后面几名明显也是金家子弟少年,见到金田没事,也大松了口气,纷纷勒住马匹的窃窃私语起来。

    “你竟然敢对我出手,我要宰了你。”

    金田这时却根本不顾同伴的反应,疯般的将身上衣衫彻底撕扯而下,露出一身金灿灿的软甲,同时“锵啷”一声,就将腰间的长剑拽了出来。

    石牧听到金田先前话语,再看着对面长剑反射出的明晃晃寒光,双目骤然眯缝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