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悠闲 > 第五十章 晚会
    大学时代对于很多人来说,最开心或者最记忆犹新的,莫过于迎新晚会。那是一个学长学姐学弟学妹们展示自己的舞台,前两者要观察一下后辈之中有没有出众的小鲜肉小鲜花,而后两者则要观察一下,前辈之中有没有可以下手的存在。

    蒋智跟赵东健两个家伙在宿舍的时间要么是睡觉要么就是打游戏,偶尔清醒过来,就拿着电脑看点某个岛国盛产的爱情动作大片。当然,这时候叶雷阳自然也会放下手里面的书挤过去跟两个人一起研究男女主角的演技。其中蒋智比较喜欢剧情类的,而赵东健则喜欢欧美的大洋马,反倒是叶雷阳无所谓,他在意的是脸。

    必须要承认,这个寝室虽然人数跟其他寝室相比少一个人,但三个人的感情却是相当的不错。赵东健虽然家里条件没有蒋智跟叶雷阳少,但身为老大这家伙把自己能做到的全都做到了,上课帮两个经常逃课的家伙点名答到,课后的笔记也都拿给叶雷阳,平时宿舍的卫生也都一尘不染。而蒋智虽说是个富二代,可在叶雷阳和赵东健面前也是一点架子没有,像赵东健用他东西就跟使唤自家物品一样,蒋智也没一点牢骚,甚至偶尔发现寝室缺点什么东西了,他也不吭声,默默的买回来扔在桌子上。

    这一届的新生晚会,比往年要晚几个月,因为滨州师大新建了一座大礼堂,可以容纳近千人观看,所以这一次的迎新晚会,硬是被拖了两个月。

    而一直到十几年过去,这一次的晚会,依然成为某些人记忆当中最美好的一段回忆。

    一开场是一个让人大吃一惊的节目,一个扮相古装的家伙上来唱了一段大青衣,前世跟过一个剧组的叶雷阳听的出来,这家伙在国粹上起码下了十年的苦功,正当叶雷阳跟蒋智兴致勃勃的讨论这美女是哪个专业的时候,一旁的包打听赵东健幽幽的告诉他们,那是个爷们。

    身段和嗓音比女人还好的纯爷们一曲唱罢悄然离场。

    也许是觉得刚刚的男扮女装大青衣让人有点接受不了,接下来是一场现代舞,几个长发披肩的美女来了一段劲歌热舞,统一的精致小西装,清一色的性感黑丝袜,黑高跟鞋,音乐响起那一瞬间,一个整齐的脱衣服动作把小西装扔掉,之后展现出来的东西,让每一个正处于青春热血的少年们瞬间就觉得荷尔蒙激素直线狂飙。

    八个身材火爆的美女穿着黑色高跟,站在舞台上随着音乐不断扭动自己的身体,从这个节目开始到结束,整个礼堂里就没有停止过欢呼。

    “卧槽,领舞那个太有范儿了!”蒋智目瞪口呆的看着舞台,就差口水没掉下来了。

    “日语系的大美女,我同学的同学,老二,你要是有意思,哥哥帮你要电话。”赵东健嘿嘿一笑,眨了眨眼睛看向叶雷阳和蒋智。

    “老三你别跟我抢!”蒋智顿时瞪起眼睛看向叶雷阳,他就喜欢这种性感美女。

    叶雷阳一阵无语,看了看台上的几个美女,他还真认识两个,就是王美谕的那两个室友,高雪和张萌。蒋智看上的那个赫然正是高雪。

    对这女孩子的印象一般,叶雷阳怎么说也有那么多年混迹娱乐圈的经验,从梳妆打扮上就能看出一个人是什么类型,再加上两个人交谈了几句,叶雷阳自然能够看出来,这个女孩是那种纯粹的拜金女。

    什么是拜金女郎?说白了,就是跟你在一起,不看你帅不帅,也不在乎爱不爱,只要你兜里的皮夹有钱,剩下的什么都不是问题。

    叶雷阳对这种女生不感兴趣,他也没有那个闲钱花在这种女生身上。当然,虽然他不喜欢这种女生,但他并不介意蒋智跟对方交往。周瑜打黄盖—你情我愿,又不是小孩子,都有自己的世界观和人生观,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是人家自己的自由。虽然叶雷阳很想对那些有事儿没事儿无病说什么世界观不同的人说一句:“连世界都TM没观过,你哪里来的世界观”。

    对热血飞扬的年轻人来说,异性无疑是最有吸引力的存在。那种整天泡在网吧游戏里的宅男,很多年以后基本上都会得到一个蠢货的评价。

    叶雷阳听着高雪和张萌等人退场时候的欢呼声就知道,今夜肯定有不少牲口要睡不着了。

    接下来的表演叶雷阳没有太过在意,说实话并不是内容不精彩,而是他忽然觉得有点意兴阑珊,这就好像看一场演唱会,高潮部分过去了,剩下的对于一个成年男人的灵魂而言,着实没什么吸引力。

    但对于大部分的学生而言,这确实是一个可以让自己体内年轻的荷尔蒙彻底宣泄的场所,整场晚会都回荡着学生们的尖叫声,直到某个人的出现。

    某个身影走上台,叶雷阳的身体瞬间绷直了。

    那是一个清丽的女孩子,抱着一把白色吉他上台后,平静坐在一张椅子上,空荡荡的舞台就只有那个看上去冷若冰霜,注定会成为很多人大学时代过去很多年一旦想起依旧念念不忘的独特女孩,她调了下弦,轻声吐露开场白道:“很多年后,我们都会慢慢长大,身边的一切时过境迁,希望那些曾经的美好,永远留在大家的记忆里。”

    整个礼堂鸦雀无声,只有那清冷的声音响起。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他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啦想她。

    啦她还在开吗?

    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啦想她,

    啦她还在开吗?

    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herehavealltheflowegone?

    heretheflowegone?

    herehavealltheyounggirlsgone?

    heredidtheyallgone?

    herehavealltheyoungmengone?

    herethesoldiegone?

    herehaveallthegraveyardsgone?

    herehavealltheyg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