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七章敲定脚跟
    第六十七章敲定脚跟

    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的店铺被大火烧掉这种感觉实在是很糟糕,即便是手里捧着很多银子,铁心源还是有一种要杀人的冲动……

    假如,假如……

    店铺真的是洛水烧掉的,他这时候应该会坐在一辆着火的马车上痛苦地嘶嚎才行。

    也因为如此,抱着银子走在街上的铁心源心中一点都不高兴,这不是银子的事情,他觉得是这样,但是又说不出来自己到底想要干什么。

    很多犯罪的起源就是出于无聊……

    闲着没事的时候看见别人家的钱袋没有装好……闲着没事的时候看见一个小孩子抱着一块黄金……闲着没事的时候现别人家的牛在吃自家的麦子……闲着没事的时候现邻居家的漂亮闺女正在洗澡……闲着没事的时候现别人吧自家的店铺给烧了……

    危楼正在大肆的庆祝自己的上梁仪式,这是危楼上最重要的一根梁柱,只要这根大梁架上去,整座危楼的架构就算是完成了。

    汝阳王有很多的儿子,但是他自己说自己只有十四个儿子,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想当濮王的汝阳王认为自己有希望成器的儿子只有十四个,其余的不过是酒囊饭袋而已。

    今天主持危楼上梁仪式的就是他的第六个儿子赵宗谊。

    赵宗谊并不大,十一二岁的样子,头上戴着紫金冠,穿着宽大的袍服,举杯敬天地的模样中规中矩,即便是站在寒冷的工地上吹风,也没有表露出为难之意,多少有些英气。

    如果让母亲看到这一幕会更加伤心的,人家的儿子在起高楼,自家的儿子却抱着一大包来路不明的银子落水狗一样的看着别人喜气洋洋的生活,这就是一种伤痛。

    铁心源没有在这里多加停留,母亲回家去了,一定很伤心,估计到现在都没有吃饭,自己应该赶快回去安慰一下她。.

    走进家门的时候铁心源愣住了。

    院子里非常的干净,六只吃的饱饱的小狗正在狐狸的带领下歪歪扭扭的撒欢,厨房里面传来浓郁的香味,不用猜,这就是红烧肉的味道,自从母亲听铁心源描述之后学会了这道菜之后,每多做一次味道就香浓一分。

    走进屋子现母亲正在把饭菜往桌子上端,饭菜极为丰盛,一小桶白花花的米饭正冒着热气,看样子饭菜刚出锅不久。

    “娘,您没事吧?”铁心源抱着门框狐疑的瞅着母亲。

    王柔花回头看了儿子一眼,指指木盆里的热水道:“先洗洗,然后吃饭,下午我们还要去找新铺面,见见几位中人。”

    铁心源把怀里的银子放在桌子上道:“这是洛水先生给的,他说请您不要伤心,就当店铺是他烧掉的,这是赔款。”

    王柔花冷哼一声道:“如果是真是他烧的,老娘会打断他的狗腿!”

    铁心源有点为难的道:“钱,咱们还要不要?”

    王柔花摸摸儿子的圆脑袋笑道:“要啊,为什么不要?咱家的店铺就算不是他烧的,他也是帮凶。”

    铁心源见母亲一如既往的正常,也就放心了,洗了手之后就坐在小桌子前面准备吃饭。

    第一块肉自然是吹凉了给狐狸的,狐狸用嘴接过去之后在嘴里转两个圈子就吐在地上,那些小狗立刻就围拢过来舔食,然后狐狸就继续张着嘴等铁心源把肉块吹凉了喂它。

    眼看狐狸又要把肉吐掉,王柔花一巴掌拍在狐狸的脑门上,狐狸咕咚一声就把肉吞下去了。

    “小狗现在还不能吃肉,吃一点意思一下就成。  ”

    狐狸像狗一样呜呜的叫唤两声,就带着那群小狗去了院子,它清楚,只要自己把肉吃了,后面就没有肉给自己吃了,这是这个家庭的规矩。

    铁心源刨了两口米饭吞下去之后对母亲道:“今天是危楼上大梁的日子,濮王家的六王子来了。”

    王柔花不屑的道:“我大宋可没有王子这一说,即便他父亲是王爷,他也不一定能当上王,如果不是赵允让当年识大体,在陛下出生之后用佛门大礼将陛下迎接回来,就他这样招摇的样子,早死十八回了。”

    吃过丰盛的午餐,铁心源回屋睡了一会,迷迷糊糊地听到母亲好像在和别人吵嘴,就一骨碌爬了起来,撒上鞋子出了门。

    母亲站在门口,满脸通红,胸口起伏的厉害,看样子被气得不轻,再看看对面,才看到一个穿着阴阳鞋子的中人笑眯眯的站在皇城范围之外,一副吃定了母亲的样子。

    “铁娘子,你家的店铺被烧掉了,那块地也就不值钱了,有人八十贯钱买你家的地,这是一门好生意啊,缘何要拒绝呢,再等些时日,你家的那块地如果被官府征用,那可就一文钱都不会有了。

    铁心源笑道:“那块地我母亲已经卖给夜香郎了,按照咱们大宋的律法,凡是夜香用地,按照半价供给,听说夜香郎们打算把那里弄成一片粪池,等储藏的够多了,才会运出城卖给那些农户……”

    中人冷笑道:“我就看看有那个不要命的夜香郎敢要你家的土地堆置夜香,既然你们母子不识抬举,我也就不废话了,你们等着买地的钱全部打水漂吧。”

    说完之后就怒气冲冲的走了。

    “八十贯钱,咱们家是赔的,当初为娘买那块地的时候就花了两百一十贯钱,就这,还不算地面上的铺子。”

    “洛水赔了六十五贯钱,这些钱盖房子足够,却不够添置家什的,这一场大火,咱们家算是损失惨重了。”

    “儿啊,娘很想和这些混账东西拼了,可就是不敢啊。”

    铁心源把母亲扶到屋子里笑道:“当然不敢!在儿子眼里,您的命价值万贯,孩儿的命也价值万贯,虽说先生教过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话,可是咱们两个都是金贵的宝玉,就这样和烂瓦罐碰碎了,实在是不划算啊。

    不如咱们不拒绝,也不答应,等等再看,谁知道后面会不会有什么别的变故。”

    王柔花双手托着下巴道:“也是,八十贯钱卖掉之后,以后咱们娘俩再西水门一带就没法子生活了。

    濮王这次要欺负很多人,要是咱们家胆怯了把地卖掉,那里别的不想卖地的乡邻的日子就更加难过了,左右不过八十贯钱,不要也罢。”

    母子二人说的正欢,忽听得外面“嘟嘟嘟”的哨子声传了过来。

    王柔花瞅了儿子一眼道:“公主来了。”

    铁心源指指院子里正在把小狗往篮子里叼的狐狸道:“人家是来看小狗的,不是来看我的。”

    王柔花眉毛挑一下怒道:“我儿子长得唇红齿白俊秀可爱有什么不能看的?”

    铁心源黑着脸道:“唇红齿白也就罢了,俊秀可爱和我沾边吗?以后说话的时候不要昧着良心说。”

    王柔花大笑一声,给头上包好青色布帕子,裹上一件丹青色的大氅子就去跨院的牲口棚牵马,套上马车径直去了中人坊,铁家的汤饼店必须尽快开起来,否则那三个婆子家里就要断顿了。

    “铁心源,铁心源,南山有只羊,你吃肠,我吃肉……

    铁心源,铁心源,南山有只羊,你吃肠,我吃肉……”

    “好了,好了,肠子和肉都归你。”

    小公主怀里抱着一只小狗笑的咯咯的站在皇城墙上朝刚刚出门的铁心源吐舌头。

    “不错啊,已经开始学论语了,了不起啊。”

    “我家帝姬顶顶聪慧了,先生已经夸过好几次了。”

    “学论语就很了不起吗?前几日那个来找我的流鼻涕的胖子知道不?那家伙已经开始学习诗经了。至于我,楚辞已经学完了,先生如今正在教授对仗之学,过些天我就能作诗了。”

    小公主听铁心源吹得厉害,赶紧把身子凑到城墙边上问道:“晏相国五岁就能作诗,你如今也能作诗吗?听先生说,作诗很难的。”

    铁心源正要说话,王渐那张可恶的脸出现在城头,俯身瞅着一身绿袄的铁心源道:“好大的口气,咱家就听听你这个小蛤蟆能做出什么样的诗歌出来。

    哼哼哼,要是诗歌做得好,咱家就主动替你向陛下求情,免了你冒渎帝姬的大罪,如果诗歌做不好,哼哼哼,一顿板子你是逃不掉的。”

    铁心源苦恼的揉揉面孔抬头道:“您这就是不讲理了。”

    王渐哈哈大笑道:“道理都是我家的,皇家什么时候跟人讲过理?赶紧作诗,咱家也好帮你找一个脱罪的借口,不说别的,光是骗走公主的私蓄就是大罪一条。”

    小公主的嘴巴张的老大,抓着王渐的衣角道:“不是骗走的,是我拿给他的,要他帮我给父皇筹备千秋节礼物的。”

    王渐安慰公主道:“帝姬啊,这小子可恶透顶,如果不杀杀他的威风,以后还会更加无理的。”

    铁心源把两手聚拢在嘴边大声的朝城墙上吼道:“作出一好诗就能免掉以条罪名吗?我要是多做几怎么算?”

    王渐腆着大肚皮笑道:“我大宋向来是以文治国,你要是真能作出几好诗出来,官家免掉你几项不值钱的罪名也算是一段佳话!”

    ps:好不容易上一次三江封,赶紧推荐一下兄弟们的书三国大驯兽师讲的是周瑜他哥的奋斗史,书号3474492,有兴趣的可以看看,书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