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重生炼气士 > 第五十八章:再遇
    青鸾收起双翼,稳稳落在仙门内,迎面正好挡下进来的飞龙驾辇,不等主人发话,青蓝色的蛟龙一声苍然龙吟,鼻子中喷出热气,像是极为不满的样子,不了那青鸾却高昂鸾首,细长的眼睛望向远方,根本不鸟对方。

    “姐夫,你上次还想躲我,这次跑不了吧?”

    青鸾背上盛放着的雕纹仙座,一个穿着红色棉衣的小姑娘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看着周易,忽得发现周易座下的踢云乌骓,便好奇道:“姐夫你怎么要这么小的坐骑,你看我的青鸾,巡天官说翅膀一张有三十丈呢!”

    “谁是你姐夫啊!”

    周易感觉哭笑不得,没想到在外景灵台竟又遇到了这个小姑娘,就是她上次把周易给逼下线的,熊孩子真是惹不得啊,他这踢云乌骓都被人家的青鸾给鄙视了。

    青鸾可是价值四万金的大奢侈之物,周易惊叹之余,也对这小姑娘的背景好奇起来。

    现在大多资金都被用于建立组织的各种准备上。这小姑娘究竟是哪路神仙罩着,竟然出手如此阔绰?要知道这些座驾可不是联盟币可以购买的,必须是《彼岸》货币,一个组织的核心人物花这点钱倒也应该,但给小孩子用的话,确实是浪费了。,…,

    青鸾挡去了飞龙驾辇的去路,对路是个熊孩子,这边的主人没办法,只得先做出让步,巨大的飞龙驾辇化作丝丝缕缕雾气被收入信节当中,一青年与一年轻妇人从中走出,青年穿着一身秀剑青色道袍,长得极为俊美,甚至多了几分妖异,妇人则是一身淡青色长裙,面容满是和蔼温柔,看见青鸾上的小姑娘,不禁露出一丝笑容。

    “刚才多有冒犯,还望阁下莫要见怪。”

    青年从周易身边走过,一脸和善的施礼,开口说道。

    “没什么。阁下请便。”

    周易拱拱手,也没多说什么,眼前这位青年隐约有些眼熟,但一时还真难以想起是哪位,至于那妇人更不认识,总之相逢是缘,自然是礼貌答话,只是不愿多做交谈,也就让他去了。人家明显是看到他这“小姨子”都有一只青鸾坐骑,还以为他是个不拘一格的一方强人,这才会搭话,再想攀枝的话就没意思了。

    说句实在话,周易可不想和这些人搭上什么具体的关系,这一世炼气士,他只想自己安安稳稳,闷声发大财而已,并不想像前世那般冲击最强者,名满天下。,…,

    眼前这位青年,还有那个一直叫他姐夫的小姑娘,周易没有过多的兴的去了解对方的背景,只想快些脱身便可。

    见到对方这样说话,青年也不再多说。转身陪同那位妇人一同往灵台里走去。

    “姐夫你怕他们干啥呀!”

    “你别管,也别跟着我!”

    小姑娘坐在青鸾上眨着眼睛问道,有些不满的样子,周易一听更不高兴了,严肃地警告完后,驾着踢云乌骓飞下灵台。

    “你躲不了的!你的小黑马跑不过我的青鸾!”

    见到周易逃走,小姑娘撅着嘴大声地呼喊道,青鸾羽翼一张,紧随踢云乌骓飞去。

    “天机,你可认识方才那骑马的?”

    灵台上,方才那个年轻妇人回头望着青鸾随踢云乌骓远去,忽然开口问那青年,声音柔情温婉,令人倾心。

    “不认识,但看样子像是最近传得极火的那个李代桃僵,职业圈里对此消息封锁得挺紧。那人应该是叫周易,在一个叫天梁的小工作室做委托,和东极大荒有什么关系谁都不知道,但明显没参加过测试。前些日子好像卷入了燕击水和一笑红尘的恩怨,也闹得挺厉害。倒是芍姐,你什么时候关注这些事情了?”…,

    ,…,

    这个叫天机的青年一脸微笑地回答着,办理过相关手续后,二人拿到了查看灵台货品的权限。

    “我有一远方表妹在昆仑拜师,记名弟子转正时过不去,就是那个周易接委托帮过的。”

    “原来如此。”

    打开货品列表后,天机随意翻阅了下,很快露出惊喜的表情,大喜道:“芍姐你看!已经有珊瑚了,还有七尺的珊瑚,夜明珠也有十六颗,虽然有点少,但也能为开发虚陵洞天拖延些时日。”

    “老子昨日从函谷关出来,据说去了太白山洞,中原京兆府已经聚集了千万人,看来是要向合力打玄德洞天的禁制了。”

    “土鸡瓦狗而已。”天机满是不屑,旋即变成了一脸微笑,安慰道:芍姐你最近关注的事情很多啊!别想这些事了,安安心心休养就是,议长现在枯坐峨眉。已经坐实了问鼎天下的位子,这些事你就别放在心上了。”

    二人行至寄售台,正巧碰上妖身的牛头怪耍无赖,用庞大的身躯挡在寄售台前,出演一妖舌战群雄的把戏。,…,

    “南昆道友,别来无恙啊!还记得当年东海神鳌岛上的旧事否?”

    看到那位牛头妖站着位置不动,天机微笑地走上前来打招呼,那叫做南昆的牛头妖寻声看去,顿时牛脸一黑,响雷般的声音呼和起来:

    “问天机,等我成了妖仙必然去中州讨回场子!”

    “那些事以后再说,但现在你得给让条路了恐怕!”

    天机露出一丝轻蔑的笑,轻轻一拂袖,周身真气出体,化成一道无形的罡气墙,将自己护于其中,脚步跟随行上,无名之力弹动,硬是将六丈高的妖身给挤了开来。

    “他修炼了白阳图解。”

    围观者很快看出这套奇异的功法来路。天机身边好似有无形真气向外排斥,阻绝一切,加之他们谁人不认识问天机,略一思考联系,便得出了答案。

    “各位道友,这寄售台的珊瑚、夜明珠,峨眉蜀山剑便全部笑纳了,望各位给个面子,不必争抢,问天机在此多谢了。”

    将南昆从寄售台前挤开后,问天机和善地向周围众人大声传话,算是坐实了要买这些东西的决心。,…,

    “是那位派你来此?”

    “敢问蜀山剑何时建立正式组织?”

    “峨眉探过虚陵洞天了吗?”

    他这话说完,便有不少自恃身份底蕴不差的人搭话,问天机只是笑笑。没有作答。

    “天机,这蟠龙六叶枝是蟠龙树的幼苗吧?”

    一个温柔地声音从背后响起,那些询问之人看见说话之声,立刻闭上了嘴,这女人一身霓裳,清雅不中不失美艳,一看便知是尊贵大方的贵人,见到她说话,这些有身份的人如同见了鬼般立刻禁了声,不敢再言。

    “芍姐,这东西提高组织建设指数并不多……哎呀是我忘了,我的错我的错,芍姐放心,一定买下!”

    问天机一拍额头,连说两声我的错,心中更是大呼失误,议长当年定情时蟠龙树可是关键,还有专人提醒过他,这一晃神居然就忘了!险些成了大失误。

    “各位就别问了,他最近也是忙的焦头烂额,蜀山剑也没想的那么神秘,各位十之**都能猜到,要不我和天机也不会在这儿了。”

    问天机这位芍姐盯着那株蟠龙六叶枝许久,终于回过头来,一脸温和地和众人说道,那些原本还自恃有地位有身份的,立刻陪着笑点头称是。…,

    ,…,

    ……

    黄庭外景,一匹踢云乌骓自天际横行,身后一只巨大的青鸾缓缓扇着翅膀,紧紧跟随在后面。

    “我说姑奶奶,我真不是你姐夫,你真认错人了,可能也就长相像点,你就比跟我了,我就一混饭吃的,还有事要做呢!”

    “胡说,你说话语气都和原来一样,还想蒙骗我?”

    “放屁,你们这些大财主家说话哪是这样?”

    “对!就是你这样子说的,你还要骗我!”

    周易感觉自己被打败了,被一个小姑娘给彻底打败了,无奈之下只得从天上下来,落在了外景的大街上,用信节收起了踢云乌骓。

    “哎呀我的妈呀!”

    他前脚刚落地,后面紧跟着就传来了惨叫声,赶紧回头一看。这小姑奶奶也驾着青鸾落地,但毕竟不比周易落地般平稳,青鸾飞落时巨大的爪子直接将一个玩家给按倒在地上,一群玩家在一边看热闹,巡逻天兵天将提着神枪就冲了过来。

    “灵空仙界,不许妄自动手!拿下!”

    “对不起啊!我也没发现脚下有人。”,…,

    小姑娘从青鸾背上跳下来,闪着无辜的大眼睛解释着。见到是未成年人,这些天兵天将顿时收起刀兵,换成一副平和的表情冲着周围大声呼喊道:“这是谁家的小孩,请监护人带走自家孩子。”

    十几位天兵天将冲着人群大声喊着,全然没有理青鸾爪下的那位玩家,这位兄弟也是可怜,虽然不疼不痒,但被一只鸟给按在地上叫众人围观。实在是大失颜面,当即大声说道:“我要投诉!先把我放出来!这智能太差了!只照顾小孩了!”

    “你就别怨了,人间的智能更差,一有事卫兵只会念着未成年人保护条例跟着小孩跑,才不会管你这真正的受害者!”

    一旁的玩家也在起哄,看来也是受熊孩子的困扰许久,周易有些汗颜地走上前来,他这刚一过来,小姑娘就大声叫姐夫,天兵天将立刻回头,将周易团团包围起来。

    “黄庭外景乃是天界仙地,如果再擅自离开被监护人发生事故,周易,你将面临联盟法律起诉,以及大额的处罚金,此次事故,官方将在你的《彼岸》记录中增添一次警告,请慎重对待。”,…,

    随着为首天将一番话说出来。周易脸都绿了,他什么都没干,竟然惹上了这警告程序,围观的玩家们有幸灾乐祸的,也有不知道警告为何物以为惩罚很轻的,但看周易的脸色,也看出了其中的不一般:叫你牛逼,叫你买坐骑,这下脸绿了吧?

    “姐夫,没关系,我身边那些人早就被警告了!”

    小姑娘还不知深浅的地说着,周易痛心疾首道:“小姑娘,求你先把那位道友给放了……”

    “周易。”

    围观人群中一个声音传出,继而骚动着人群散开,一席淡白长裙出现在众人眼前,清雅淡素的身影立刻激起人潮中的惊呼声。

    “是你?”

    周易略感诧异,这人也不是谁,正是周易重生后的第一次委托任务的雇主,昆仑女剑仙慕雪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