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重生炼气士 > 第二十九章:神庭岭大开杀戒
    有关神亭岭的传说不少,据说三国时小霸王孙策与太史慈在此酣战,算是个龙争虎斗之地。

    这处山脉距离太湖不远,风景也是优美异常,唯一不好的是,此刻这里已经上演一番大战,一阵邪风滚滚,一群衣着鲜亮诡异的剑仙和另一伙剑仙正在大打出手。

    “韩猛,我无意与你相斗,都是一个区的,行事还是别太绝的好!”

    这伙剑仙为首的,正是从太湖边上飞遁出来的百谷,连带着一伙跟着他走的剑仙,其中不少看见援手,原本被韩猛拦在外面的人,这些人本来是听张世云的号令,来太湖集会的,路上却被韩猛给截了,本来都要逼着投诚了,百谷这一伙突然杀出来,顿时又交起战来。

    韩猛手持一把红色飞剑,带着一群师兄弟紧紧追着一路退避的百谷一行,这一路已经从南岭打到了北山上。

    “哼!你们帮着周易孤立我时。可曾想过留一线退路?现在说他们没瓜葛了,还想糊弄我?就算你们分裂了,不跟老子,全都吃不了兜着走!我先灭了你们,等我们大师兄一来,便冲进太湖里,把张世云打的跪地求饶!”,…,

    说罢,韩猛露出一丝冷笑,飞剑力劈,一伙人剑芒如雨,杀的百谷等人纷纷退避。

    “韩师弟,你们的矛盾不必如此动气,只要能到我手下做事,照样可以当兄弟,凤凰,你说是也不是?”

    忽得一阵妖风滚滚,一个红衣长袍的玩家御剑飞至,韩猛一听大喜,正要喊“大师兄”时,却看见这玩家直接飞到了刘凤美旁边,顿时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哈哈!韩猛,你朋友都跟人跑了!还追杀我们,你有本事就去找周益!欺负我们算什么本事?你以为毒手摩什手下有个大弟子。我玄龟岛就没有?”

    百谷见状大笑,韩猛暴怒之下眉头倒竖,话都说出来,只管冲上去和百谷拼命去了。

    “凤凰,你说韩师弟有个对头,也是混职业的,按布局来说是会来支援这帮人的,怎么还没见影子?”

    韩猛的大师兄飞落在神亭岭上,刘凤美紧跟着飞下来,二人也不理那头上的剑仙大战,就般安静地走在神亭岭山道上,欣赏着一路风景山色。

    “应该是要来,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请大师兄您来的。”,…,

    刘凤美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此刻她穿着一身古装长裙,背负一把飞剑,也颇有几分姿色,但却蹙着眉头,一丝担心已经写在了脸上。

    女子向来是要留心的。她分明记得,那会周益只是个贫嘴的小角色,可看完韩猛、王军友斗剑后回来,局势却产生极大变化,几乎所有人都站到周益那边,听张世云那么一说,她才知道周易现在已经成了职业者。

    可是,她分明记得梁青女带着周益过来,当着全年级的面,在操场将她狠狠羞辱的场景,她就算没将周益放在心上,只是玩玩而已,也不能忍受对方叫人这样羞辱她!

    “你不必这么紧张,在我面前何必这么拘谨。”韩猛这位大师兄见状,还以为刘凤美蹙眉是因为拘束,便长笑一声,安慰道。

    你这样羞辱我,我就让你后悔一辈子!刘凤美眼中闪过一丝怨毒,忽得长叹一声,哀怨道:“大师兄,说句实话,我不指望韩猛能给我报仇,那个周易是混职业的,还跟了区里执委的儿子混,韩猛现实里斗不过他,在这《彼岸中》怕也也打他不过……可是,那个周易人品低下,分了手还带新欢当众羞辱我……”…,

    ,…,

    刘凤美说到此处,似是说到了伤心处,眼中仿佛泪水盈眶,韩猛这大师兄一慌,赶忙上前抓住她的肩膀,一脸正气道:

    “别伤心!怕什么?我能给你做得了主。那个周易我已经打听道了,不就是天梁的吗?他们那几个执事都得给我脸!”

    刘凤美听到这话,身子向前一倒,直接扑在了对方怀中,在这神亭岭中,若让人看见,还真算是一处风景。

    “结束拍摄系统,存档。”

    不远处的山亭中,周易默默将这一切拍了下来,随后摇摇头,长叹一声,便化作剑光飞起,向天上打斗那些人飞去。

    他本来很早就来到神亭岭上,老远便望见韩猛百谷两方打斗,只是他记起王军友的邮件,说刘凤美也参与过阻杀,心想这位姑奶奶跟着韩猛一起阻杀了他好哥们。这仇怎么不报,便飞落到神亭岭上,想先看看情况,等把人数弄清楚再动手,不巧正遇上这两位你情我侬,便顺手拍了下来,留作后手。

    周易感叹这仇怨得多大,刘凤美才能不惜代价,来堵死周易的职业路,终究是年轻人啊!刚才偷偷用龙眼玉石窥视,刘凤美已经20级,等级比他还高,至于另外一个人,周易还不敢去探测,怕被发现,这番叹息过后,周易便直冲苍穹,开始他的计划来。,…,

    “谁!”

    韩猛的大师兄在周易冲天而起时,也终于惊觉,目光所到处,竟是一道速度快到极致的剑芒飞起,白光中九天星辰浮沉护道,刹若壮丽银河倒悬飞上,只一眼便知不是简单货色。

    “你遭受了金龙法眼注视,姓名、等级暴露。全属性下降3%”

    几乎同一时刻,护体剑气中一道金光向众人一扫,在场所有人都接到了系统提示,莫名其妙中不禁多出些骇然。

    “韩猛这边有二十三人,百谷这边有十一人,要迅速解决战斗,正好试试飞剑护道!”

    周易眼眸中闪过一冰冷,手中飞剑“嗖”地飞出,脚下祥云升腾,云端之上刚站稳脚,便状态全开,两仪伏魔图立于头顶,伤害立刻翻倍,九颗混沌星辰围在周身运转,固本守元;一手作势操控飞雪剑,一手小衍五行流光击出,刹那间光华大绽,一息之间连挂三人。

    “周易!是你!”

    韩猛大喝一声,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刚要御使飞剑,一道银芒穿胸而过,紧接着流光直击脑门,还未反应过来,便化作一道光转生去了。,…,

    “23级了。等级都不低啊!”

    击杀韩猛后,周易片刻不停,神通大展,继续大杀特杀!

    “周兄,多谢支援!”

    百谷这边,一群人呼喊助威,看见周易大显神威,一个照面便挂掉了韩猛,一时间喜不自胜,唯独百谷惊骇之余,不免多出分担心,刚一分神,一道流光直接将百谷的胸口穿透,紧接着银芒飞闪,收去了他的人头,动作行云流水,送他转生去了。

    “如果有本命剑胎,我这御使飞剑的手也能空下来,那便是真正的飞剑护道,倒时空缺一手再有九天星辰诛魔剑气,这基础才算圆满啊!”

    “周易!是我们啊!你杀错人了!”

    周易一边想着自己这些事,一边屠杀着交战双方,传来的呼喊也浑然不放进耳里,原本那些以为来救兵的,在被飞雪剑连斩五人后,也终于醒悟过来,当下也挺起飞剑,向周易攻击起来。…,

    “这半路杀出的杀神就是韩猛那仇敌?”

    空中那几位韩猛的师兄弟,同在毒手摩什门下拜师的这几位,在这飞速屠杀之下不免有些惊骇起来,一人刚刚剑芒斩出,正互相交谈时,蓝色的光粒已经飘到他身边,回光法剑斩下,一剑将他劈下山来,银芒随之飞来斩首,也就一时分神,便叫他转生而去。,…,

    片刻功夫百谷那方人已经死绝,剩余之人眼见那脚踏祥云、头顶两仪伏魔图的杀神大开杀戒,动作行云流水,毫无拖沓,如同割草般屠杀,等那九天星辰散去时,韩猛这些师兄弟只剩六人,这一场杀戮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已经死了大半,足足吓破了这些人的胆。

    “飞剑护道!不好,你赶紧走!”

    韩猛那位大师兄看见那银芒自行飞起,四处袭杀,脸上露出一丝惊骇,心道能在这大半个月过本命剑胎任务,恐怕是他对付不了的货色,又哪是这些小弟能对付的。便赶紧将刘凤美推开,叫她快跑,转身抬步飞起,直接身剑合一,化作一道绿色刀芒,暂且将逼上来的银芒击退,冲着身后还存活着的六位师弟厉声喝道:“你们对付不了他,还不快退!保护凤凰师妹回山!”

    说罢,绿光刀芒便如闪电般向周易袭来,动手间还顺带传音道:

    “在下青火神刀岳竹蜂,愿与道兄斗剑,还请放过这些菜鸟!”

    “哼!身剑合一?你以为我会与你近战斗剑?”,…,

    见到这绿色刀芒闪电般劈来,周易横眉冷笑,小衍五行流光接连打出,飞雪银芒突现,打掉了那刀芒不少的防御耐久。

    “五行标记?”

    刀芒中的岳竹峰微微吃了一惊,很快定下心来,拼命催动刀芒,破开流光封堵,强行冲近周易身前。

    “护体刀芒一破,你还不是任人宰割!”

    周易冷冷一笑。眼看那刀芒欺到身前,忽得伸手凌空一拍,厚土化生门凭空出现,瞬间挡下刀芒一击,周易往后一个退步,抬起右臂一作势,虚空伸出一张五色巨手,随着周易动作而捏起拳头,随之狠狠砸下,幻影透过厚土化生门,却实实在在击打在了刀芒之上,巨拳裹挟的威势,瞬间打破绿光刀芒,岳竹峰口吐一丝鲜血,向下坠落,那把绿色刀芒也被击飞了出去

    下一瞬间,岳竹峰和长刀交换了位置,额间都沁出了冷汗,方才那五色巨拳直接破了他的护体刀芒,伤害之高,着实令他震惊不已。

    “天梁何时竟有这号人物!周易……从未听说过啊!”

    想法归想法,岳竹峰虽是心惊,但手上动作却不敢停,李代桃僵这一瞬间,便一手收刀,一手祭出法宝,同时嘴上喝道:“道友不要欺人太甚!”,…,

    一展红烈烈的令旗高展。一条火龙从令旗上咆哮而出,岳竹峰脸上露出一丝狠毒,背后突然一道银芒穿胸而过。

    -496

    “你不过一个邪魔外道,还和我称道友?”

    在他一脸不可思议中,周易四肢散起蓝尘,堪堪躲过火龙的焰火吞噬,随之身体在空中一跃,手中一道道流光贯下,再次穿过他的胸口,在前胸留下一个碗口粗的缺口,同时银芒再现,岳竹峰头顶接连飘起伤害值,目光最后看到的,是对手一脸的冰冷,像是不屑,也像是嘲弄,继而自己的身体化作了白光,转生而去。

    “这些人究竟怎么了?连李代桃僵的真正用法都不知道,居然故意被击飞武器,以为我这点判断力都没有?”

    原本以为对手还有些战略,却没想到连这点基础的判断都没有,周易一摇头,看看急速飞远的六人,也不着急,飞剑一卷,将爆掉的物品收起,取消了两仪伏魔图的加倍消耗状态,连吞了几粒丹药,身剑合一,化作诸天星辰加持的剑芒,向逃走之人追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