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不死神凰 > 第1204章 左道之谋
    “呵呵!”左道之祖闻言,并不以为意,只是微微一笑,然后胸有成竹的道:“你们要是就这样投过去,人家恐怕只会认准你们是诈降,有的也会把你们扒皮抽筋。新笔 趣阁Ww┡W.Ωbaquge.COM可如果你们献上一份,足够打动地祖大礼的话,那他们就肯定不会拒绝你们了!”

    “打动地祖的大礼?”黑日娘娘立刻就忍不住叫道:“那样的至宝,我们怎么可能有?”

    “别说我们了,恐怕就连三位魔祖,也未必能拿出让地祖满意的宝物来!”食人魔也忍不住抱怨道:“人家地祖实力天下第一,又活了那么久,什么宝贝没见过呀?”

    左道之祖笑而不语,只是淡淡的看了毒心魔佛一眼。

    毒心魔佛毕竟是老狐狸,立刻就有所领悟,犹豫一下之后,便苦笑道:“前辈,您是不是早就在我们身边了?”

    “呵呵!”左道之祖笑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

    这一下,其他两人也恍然大悟。黑日娘娘随即就叫道,“原来,你是看上了麟祖祖庭!”

    “麟祖,为天下三祖之一,所有带毛之辈的祖先,严格意义上来说,就连我们人族,都属于他的后代!”左道之祖淡淡的道:“麟祖实力之强横,更非地祖所能媲美,他的祖庭,自然是人人想要,我也不例外!”

    说到这儿的时候,左道之祖稍微停了一下,然后略显无奈的道:“只是可惜,麟祖祖庭与我无缘!”

    毒心魔佛三人闻听此言,都以为对方在戏弄自己,极其不屑的撇嘴冷笑,心中暗道,‘真要是和你无缘,你还会来这儿废话吗?’

    左道之祖何等样人?你看这三人的脸色,就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

    不过他也不生气,反而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你以为我在忽悠你们?你们也不想想,就凭你们三个废渣,有什么值得我忽悠的?要不是用得着你们,我反手就把你拍成肉饼了!”

    “嗯?”今天的话,毒心魔佛三人齐齐打了一个冷颤,再也不敢露出不敬之色。

    黑日娘娘赶紧赔笑道:“前辈哪里话来?晚辈三人可没胆子说您忽悠我们,我们只是奇怪,只要前辈肯出马,加上我们账户的坐标,这麟祖祖庭岂不是手到擒来?又何必非让地祖横插一手呢?”

    “是啊!”食人魔也赶紧道:“地祖毕竟是天下第一人,他要是出手,恐怕一口就把肉都吃了,咱们或许连汤都喝不到!”

    “唉!”左道之祖却是无奈的叹息一声,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麟祖祖庭的位置已经暴露了呢?其他倒都已经开始瓜分,完全没我的份儿!”

    “啊!”毒心魔佛三人顿时齐齐惊呼一声。

    毒心魔佛马上就震惊的说道:“这不可能,麟祖祖庭的坐标只有我知道,他们怎么可能知晓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之所以能够推算出麟祖祖庭的位置,是因为你结合了佛门和魔道两家,关于麟祖祖庭的消息,然后才推算出来,对不对?”

    “的确如此!”毒心魔佛这时候也顾不得保密了,急忙把这些事情和盘托出,说道:“我在佛门得到一片麟祖祖庭的鳞甲,又从魔道三祖师那里,打听到一些关于麟祖祖庭的消息,随后我又花了上千万年时间,不停的用这片鳞甲进行感应,才能勉强推算出麟祖祖庭的位置。”

    “你只是结合两家的消息,就能推演出麟祖祖庭的位置,而现在,天下八大道祖,已经来了五个,除了我和地祖,以及坐镇佛门的过去佛祖之外,其他人都到齐了!结合这么多人的消息和力量,麟祖祖庭的位置也就不再神秘。”

    “原来如此!”毒心魔佛随即就全明白过来,马上便惊呼道:“怪不得方烈和佛门突然攻打无法仙市,原来他们并非是为了无法仙市而来,恐怕从一开始,他们的目的就是困住三位魔祖!”

    “这是为何?”黑日娘娘有些不解的问道:“难道麟祖祖庭和三位魔祖之间还有关联不成?”

    “当然有关联!”毒心魔佛马上就解释道:“事实上,麟祖祖庭就在距离无尽魔渊不太远的地方,如果想破开麟祖祖庭的禁制,就必须要道祖出手,大动干戈,那时候,产生的元气波动肯定会惊动无尽魔渊之内的三位魔祖。”

    “我也明白了!”黑日娘娘也随即醒悟过来,说道:“他们是害怕三位魔祖干扰到他们开启麟祖祖庭的行动,所以干脆提前下手,先把三位魔祖给困住,然后他们就能安心取宝了!”

    “这些该死的家伙,真是没事儿找事儿,为了取到宝贝,给咱们找了多少麻烦啊?”食人魔一脸郁闷地骂道。

    “好啦!现在不是说这些废话的时候!”左道之祖随后不急不忙的说道,“你们三个如果想自救,现在就只有一个办法,将麟祖祖庭的位置,告知地祖,求他出手庇护你们!”

    毒心魔佛三人也都是老狐狸,瞬间就明白了左道之祖的心思。

    人家其他道祖一起联手开麟祖祖庭,地祖是因为地位太高,来了不好伺候,才被排除在外;而过去佛祖是因为佛门已经来了两位道祖,他只要坐在家坐震就行;唯独左道之祖,是完全没有理由的,被排除在外,等同于被其他道祖孤立了。

    很显然,这就充分说明了左道之祖这些年办的事情多么的不得人心,以至于这么好的事情,人家都不带他玩儿了。

    而左道之祖显然也不是个愿意吃亏的货色,在得知自己被排除在外之后,他就想出了一个阴招,打算坑这些道祖一次。

    当然,左道之祖并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上这么多道祖,那就几乎是找死,所以他才把主意打到地祖身上。

    以地祖的实力和地位,只要他肯出面,那么开麟祖祖庭的行动,就肯定只能以他为,包括战利品的分配,也是他说了算。

    那么,作为辅助地祖的左道之祖,也肯定会跟着占不少便宜。

    可是这其中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地祖在没有受到邀请的情况下,也不能无缘无故的插手别人的行动,这就等于是倚仗实力欺压别人,不仅坏了仙界的规矩,而且也容易引诸多道门对中央乡土的不满。

    地祖纵然是当世第一人,也不能这样毫无顾忌,所以,如果左道之祖想要拉地祖进场,那就不能只是通风报信这么简单,还必须给地祖一个充分的进场理由,或者借口才行。

    毫无疑问,毒心魔佛三人就是最好的借口。

    只要左道之祖把这三个人送到地祖面前,那么地祖就等于也有了麟祖祖庭的坐标,他便可以以此为借口,明目张胆的来到麟祖祖庭。

    然后便‘偶然’遇到正在开麟祖祖庭的诸多道祖,那么既然人家地祖也有坐标,而且亲自前来,其他道祖便没有理由把地祖赶走了。

    哪怕这些到时候再心不甘,情不愿,也只能捏着鼻子让地祖加入其中。

    当然,作为通风报信的左道之祖,也肯定会追随在地祖身边。

    一个是可以利用左道之祖的道祖身份,加大地祖的话语权,同时这也是地祖给于左道之祖应有的报酬。

    虽然这些事情,左道之祖并没有给毒心魔佛三人明说。可是身为活了上千万年的老狐狸,他们三个也都猜的出来,也都意识到左道之祖分明是在利用他们,而并非单纯的想要帮助他们活命。

    毒心魔佛其实心里很不甘心被人利用,因为这次明显是花钱免灾,白白交出了麟祖祖庭的坐标,得不到一点好处,最多就是保住性命,他们当然心中有所怨言。

    但是可惜,现在的情况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面对左道之祖这样的绝世凶人,毒心魔佛三人也不敢讨价还价。

    毒心魔佛只能无奈的叹息声,说道:“既然前辈愿意帮我们一把,我等三人也自然不能不识好歹。只是,我等三人便是逃过这一劫,日后也还要有个安身之所,不知大人能否为我们安排一下?”

    “是啊!”黑日娘娘也跟着委屈的道:“咱们三人可谓是遍地仇家,仙界根本呆不住,无尽魔渊也不在要咱们了,这样事到处乱晃,恐怕不出十年,我们就得死在别人手上!”

    “求前辈慈悲收留!”食人魔则干脆跪地苦求道:“要是不给我们安身之所的话,纵然勉强过了这一关,也活不长久。”

    左道之祖闻言,顿时就深深皱起了眉毛。

    其实说起来,左道之祖门下正缺精英,他的四位混元弟子,被方烈打死两个,区区两位混元金仙,显然不能支撑门户。

    而毒心魔佛三人,虽然不是天尊,却也是无尽魔渊的佼佼者,比他的两位大弟子都不差,要是能够加入左道旁门,竟然可以壮大自己宗门的力量。

    可问题是,毒心魔佛三人的仇家实在太多,太狠,无论是佛门,还是其他道门,都对这三人恨之入骨。

    左道之祖要是敢收留他们,恐怕瞬间就要成为仙界公敌,这个下场,光想一想,就足以让左道之祖这样的强者都感到心惊胆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