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十一章【驮街】(上)
    慕容飞烟却因为那易元堂大夫的一番话听得云里雾里,心中暗忖,他又懂得什么医术了?仗义出手?就他?说他仗势欺人我信,说他治病救人,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胡小天在一名囚犯的面前蹲了下去,一脸阴险地望着他,那名囚犯正是昨晚被他用竹管戳到喉咙的那个,这囚犯显然也认出了胡小天这个罪魁祸首,心中对他恨极,一双眼睛恶狠狠瞪着他。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这年月干什么都不容易,当飞贼无非是为了求财,可求财把自己的性命给丢掉了是不是有点不值得?”

    两名飞贼对望了一眼,然后同时恶狠狠地望着胡小天,那名喉头未伤,脸上生满络腮胡子的飞贼道:“要杀就杀,休要废话!”

    胡小天呵呵笑了起来,昨晚这名飞贼就特别的硬气,看来的确是有些血性,过了这么久仍然没有丝毫软化的迹象。他不屑道:“你们夜闯尚书府,意图谋害我的性命,就算杀你们十回也不为过!”

    慕容飞烟一旁听着,心中暗叹,这厮果然又胡说八道,这两名飞贼虽然有罪,可罪不至死,他分明在危言耸听。

    那名飞贼冷笑道:“以为我是吓大的?按照大康律例我们还罪不至死吧?”

    胡小天啧啧赞道:“看来你还懂些法律,不是法盲啊,那就更麻烦了,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本来还有望活命,现在只能死路一条了。”

    那名飞贼知道他在出言恐吓,哼了一声,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

    胡小天道:“我只是为你们感到可惜,这年头懂得法律的飞贼实在是不多见,虽然我不了解两位,可是我也能够看出,两位应该是飞贼界出类拔萃的人物,不但年轻英俊,武功高强,而且还精读法律,只有学习法律,懂的法律,才能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钻法律的空子,你们虽然是贼,但是和普通的飞贼不同,你们有头脑,以你们的聪明才智原本又希望在盗窃事业中有所建树,甚至成就一番伟业,只可惜这次却在小河沟里翻了船,连我都为你们深感惋惜。”

    慕容飞烟一旁听着,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这胡小天也太能歪搅胡缠了,他的这套理论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居然赞美起两个飞贼来了,听他话中的意思竟似为两位飞贼失手被擒而感到惋惜。

    两名飞贼干脆保持沉默一言不发。

    胡小天又道:“像你们这么有头脑的飞贼本不该被人利用的,你们以为自己英勇义气,却不知道昨晚你们潜入我家的时候,已经提前有人向我透露了消息,否则我怎么会在第一时间发现你们潜入?”

    慕容飞烟眨了眨眼睛,他提前得到了消息?昨晚他怎么没说?这混小子果然知情不报,回头再找你算账!

    两名飞贼的目光也变得有些惊愕,胡小天根本就是在信口胡言,但是他的这番谎话说得可信度极高,两名飞贼自己也在奇怪,为什么昨晚他们的行动还没开始就已经被识破,用竹管刚刚戳破窗纸,正准备往里面吹迷魂香,就被人一巴掌将竹管反拍到自己的喉咙里?为什么对方总能抢先一步?搞了半天人家早就有了线报,他们应该是让人给出卖了。

    胡小天道:“我知道被人出卖的滋味并不好受,其实我心里也不好受,那人故意给我透露消息,让我集全府家丁之力去抓你们,而他却趁着我们将注意力集中在你们身上的时候,偷了我们家的宝贝,一把火烧了集雅轩,在这一点上咱们都是受害者。”

    两名飞贼同时抿了抿嘴唇,他们身陷囹圄,现在看来的确是被人设计,想要脱身已经是难上加难了。

    胡小天道:“不如咱们做个交易!”

    那脸上生满络腮胡子的飞贼道:“你休要花言巧语,无非是想哄骗我们罢了,真把我们当成三岁小孩子了?”

    胡小天道:“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人最讲道理,我不为难你们,只是把话给你们说清楚,这件案子如果查不到元凶,我们胡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爸是什么人你们想必也应该知道,京兆府必然会给我们一个交代,他们如果真要是找不到元凶,最终的结果只能将所有的事情栽倒你们头上,还不怕你们不承认,我身边的这位慕容捕头,她掌握了一千八百种刑法,一百七十二种死法,真想要让你们说实话还不容易?”

    慕容飞烟狠狠瞪了这厮一眼,当真是信口雌黄,自己何时掌握了这么多种的刑法?

    胡小天又道:“想不想将这一千八百种刑法全部尝尽,然后再死?”

    两名飞贼的脸色已经变了,那名白面无须的飞贼遭遇到胡小天冷酷的眼神,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胡小天没有继续恐吓,起身道:“好好想想吧,是代人受过还是老老实实将真相说出来,何去何从你们自己选择。”胡小天转身欲走。

    一个嘶哑的声音道:“若是我们将实话说出来,你能不能保我们不死?”说话的正是被胡小天伤了喉咙的那一个。

    络腮胡子的那名飞贼大吼道:“不要信他,他根本就是在危言耸听。”

    胡小天忽然转过身去,猛地挥出了一记勾拳,狠狠击中那名络腮胡子飞贼的下颌,这一记重拳打得他昏死了过去,胡小天的这一拳完全出乎慕容飞烟的意料之外,她再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胡小天转过身去,悄悄向她使了个眼色道:“拖出去杀了!”

    慕容飞烟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虽然是捕快,可是也没有随便处死囚犯的权力,更何况这两名囚犯还未经审理。胡小天的真正用意不是杀人,而是要恐吓另外一名飞贼。

    到了现在这种状况,慕容飞烟只能配合胡小天的行动,她叫来两名捕快,将那名已经晕过去的飞贼拖了出去。当然不会真把他给杀了,而是送到另外一件牢房内关起来。另外那名伤了喉咙的飞贼原本就惊恐万分,再看到同伴被他一拳放倒,然后拖了出去,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内心的防线已经完全崩塌。

    胡小天望着他冷冷道:“要死要活,全在你的一念之间!”

    那飞贼颤声道:“你保证不能杀我……”

    胡小天冷笑道:“爱说不说!”他转身欲走,那飞贼惨叫道:“我招,我招!是赵正豪找我们,他说要绑架你换一笔银子,还说你们府里有他的内应……”

    慕容飞烟此时不得不佩服胡小天的机智和口才,这厮软硬兼施,连刑具都没上,就吓得这名飞贼将所知道的一切交代了出来。她怒视那名飞贼道:“到哪里能够找到赵正豪?”

    那飞贼颤声道:“我不知道……我……我只知道他有个朋友叫莫绍麒,是驮街的马贩子……你们找他或许能够有些线索。”

    胡小天和慕容飞烟两人走出牢房,外面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经放晴,乍一从黑暗的牢房来到阳光明媚的室外,两人的眼睛都有些不能适应,几乎在同时眯起了双目。

    慕容飞烟纤手在额前挡住光线,看了胡小天一眼道:“有一套啊,居然能把那飞贼吓成这个样子?”

    胡小天淡然笑道:“没什么特别的,你身为捕快,连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两名飞贼必须要分开关押,将他们关在一起,彼此不但可以相互沟通,而且在心理上会相互支持,也会相互监视,攻破他们心理防线的难度比起他们单独的时候要大上一倍,昨晚的事情摆明了他们是被出卖,其实他们早已认清了这一点,只是心中不愿承认罢了,我所做的只是帮助他们认清被人出卖的现实,进而对背后的这个罪魁祸首产生怨恨之心,别人将他们害得这么惨,他们又有什么必要为那人保密?”

    慕容飞烟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心中却真正有些佩服这厮的头脑,亲眼目睹他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攻破飞贼内心防线的全过程,慕容飞烟对这厮的阴险狡诈又有了更深层的认识,她的双目适应了外面的阳光,看了看胡小天笑得阳光灿烂的面孔,轻声道:“之前当真有人向你告密?”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只是诱骗他们说实话的手段。”

    慕容飞烟哦了一声,心中将信将疑道:“你们家里到底丢了什么东西?”

    胡小天微笑道:“认识我这么久,难道你不知道我从来都不说实话?”

    慕容飞烟被他给气了个半死,怒道:“知情不报……”

    胡小天道:“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而不是恩将仇报,咱们虽然暂时还不是朋友,但是并不排除可以成为好搭档的可能,接下来咱们是不是尽快前往驮街,找到那个莫绍麟,幸运的话,这案子说不定今天就能破了,功劳全算你的。”

    慕容飞烟道:“我办案的时候,最讨厌不相干的人插手!”